走出人 走向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那是我人生最輝煌的時刻。我從二十一歲至退休,都是個基層領導,年年都是所謂「先進人物」、「勞動模範」,在多年的工作中養成了自高自大、一貫正確、瞧不起人和不讓人說等執著心。在邪黨的統治下,道德下滑,當領導張口就是罵人,訓人就是工作,五毒俱全,在無知中,造下很大業力,身體出現了多種疾病,如心臟病、腦血栓、痔瘡、皮膚病,腿疼等等。

幸運的是,我與大法有緣,在同修的幫助下,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走進了大法修煉。很快我身上的各種疾病不治而癒。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走在返本歸真的光明大道上。

我的思想轉變了,身體變了,老伴也變了

由於我從政三十八年,長期在邪黨隊伍裏養成很多壞習慣,在退休以前,自己無論在單位還是在家庭中都是一把手,自己說了算,養成了一種橫行霸道的作風。退休以後,家庭這一關就很難過了。老伴不修煉,我剛開始修煉她不反對。「七﹒二零」以後,由於邪黨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她很害怕,就極力反對我修煉。為此我們曾經幹了多次仗。

由於當時我對修煉大法態度非常堅定,可人也很強勢,她自然就管不了我,所以我堅持修煉下來。但由於法理不清,不知道修自己,不知道向內找,更談不上提高心性,儘管在同修面前能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能用大法標準去要求自己,在家中就放鬆了,特別是在老伴面前就更難修了。「七﹒二零」以後矛盾就越來越尖銳,以前她甚麼都不管,都是我說了算,現在她卻甚麼事都管,甚麼事都參與,而且說話還不講道理。有時我也知道這是給自己提高心性的,家庭是一個修煉的環境,但就是心理不平衡,有時把握不住,像常人一樣和她吵幾句。有時表面忍住了,心裏卻不平衡,只是一種強忍。不找自己、不修心性,時間長了產生一種怨恨心,瞧不起她的心,就這樣一次次錯過了提高心性的機會。這種狀態持續了幾年的時間。

二零一九年,我突然出現了病業上的生死大關,但在師父的保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闖了過來。這期間我才真正知道向內找,才知道自己修的太差勁了,表面看上去好像自己修的挺好的,細找自己,原來還有那麼多人心沒修去,那些執著的根子並沒有拔掉。一遇到適合它們的時候,舊勢力就興風作浪,加大、加強我的執著,認不清它就上當,給我造成修煉的困難、阻力和大關。

但另一方面看,通過我這次過病業關,使我家裏的常人徹底改變了對大法的看法,因為他們從中看到了大法師父講的法理都是真的,太神奇,太超常了。自那以後,我的妹妹、孫女,特別是老伴,在過年過節,特別是我不在家時,就給師父買供品,上香。

通過一件件事情,通過家人的改變,也讓我徹底的認識到修煉的嚴肅和幸福:要想實修,做好三件事,就必須向內找,提高心性,修好自己。我找到了我之所以在家庭中的關過的不好,最關鍵的原因一是不善,對老伴慈悲心不夠;二是沒有按師父要求做,沒有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師父說:「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2]「我經常說,你真心為別人好,沒有一點為私的心,你講出的話能使別人落淚。」[3]

這麼多年來,一次次的魔難,一次次的過關,其實都是師父為我苦心安排的,我卻一直不悟,不修自己,失去了提高的機會。

真是一關一難一層天。我的思想轉變了,老伴也變了,變的比以前還好。現在我也看到了她的許多優點:心地善良,勤勞,能幹,現在我才知道她是來幫助我提高心性來的,我真得謝謝她。

隨著心性的提高,我的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真是無病一身輕。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學大法人心變好,一改過去那種隨時要進行「階級鬥爭」的那種冷酷面孔,人變的和善了,與同齡人比人也顯得很年輕。幾年或十幾年沒見的老同事、老領導,遇到我都感到很驚訝:「你怎麼沒變啊,七十歲的人像個小伙子一樣!」

是大法改變了我,我的人生觀變了,生活習慣變了,身體變了,人生也就變了,真正走在了從人走向神的道路上。

在疫情中搶人、救人

作為大法弟子,面對疫情,就是抓緊時間講真相勸三退,讓眾生真正得救。疫情期間我們小區封的比較嚴,執勤人員兩班倒,出門登記、掃碼,規定每人只能兩天出去一次,一次只給兩個小時去買菜、買藥。街道上除了執勤的幾乎沒有行人。各個小區、各個路口都封了。給我們大法弟子救人帶來嚴重的不便。但反過來也是我們救人的好機會,我們是在疫情中搶人、救人,一天也不能耽誤。

有了救人的心,師父就加持我。頭兩天出去執勤人員告訴我只能兩天出去一次,一次兩個小時,不准超時。我沒聽他們的,就今天上午出去、明天下午出去,有時還在小區窄窄的人行道上打電話講真相救人。過了一些日子執勤人員不知為啥告訴我:「你可以天天出去,不用登記了。」我一聽很高興,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要抓緊時間多救人。

疫情爆發,人在大災面前都很無奈,此時講真相人們比較好接受,只要電話打通,就能退出邪黨組織──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有時救的多一些,有時救的少一些,怎麼也能救幾個人。我曾經跟師父表過態:「邪黨不解體,我講真相就不會停止。」這些年來,驕陽似火還是寒風刺骨,都沒擋住我救人的腳步。

現在我又學會了用電腦網絡發郵件救人,這一方法是疫情期間救人的好辦法。但對我來說開始真是一個難題:我的年齡較大、是個電腦盲,平日為邪黨工作,只動嘴、不動手。但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就得徹底改變以前的習慣,甚麼事都得自己動手去做,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難題,也是考驗和修煉提高的機會。

學打真相電話、發彩信、電腦發真相信的過程中,暴露和修去了我的愛面子心、虛榮心、不讓人說的心,急躁心、依賴心和做事粗心等等。使我從中得到真正的提高,就盡力按照師父要求我們的:「大法弟子目前就是三件事。一個是講真相,一個就是發正念──發正念包括自身和對身體外部形勢起作用,再一個就是自身的修煉、學好法。」[1]

現在我所接觸到的救人項目,都能較獨立的做好,達到救人的效果。也使我從人中走出來。

師父和大法給予了我一切,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