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朱利安尼:放任大選舞弊 我們將失去民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2020年11月25日下午,應賓州參議員馬斯特里亞諾(Doug Mastriano)要求,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參議院在葛底斯堡[1](Gettysburg)溫德姆酒店(Wyndham Hotel)舉行了關於選舉問題的聽證會。前紐約市長、川普總統的律師朱利安尼作為第一個證人發言。

以下是朱利安尼發言的譯文(小標題為譯者所加):

所有的尊敬的立法會議員們,我們非常的榮幸,也非常感激能給我們這樣一個機會讓我們發聲。一直以來,很多人都不讓我們發聲,包括媒體和其它地方立法會都不讓我們發聲。我們所希望的就是你們能夠聆聽事實,並做出評估。

選舉如何運作 關乎民主價值

我必須要告訴你們,在156年之前我們在葛底斯堡(Gettysburg)這裏,就在這片土地上,在這片空曠的土地上的三天堅持不懈的戰鬥,在血腥的肉搏和兩軍作戰中,當時有五萬人的死傷,那時我們共和國的命運真的危在旦夕:我們能否成為一個國家、一個政府?能否共享對我們來說是極其重要的價值?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我相信這些價值非常重要,不僅在這場選舉之中,而且在這場選舉的進行方式之中,我們將如何對待?如果我們允許將來重蹈覆轍,以這種方式進行選舉的話,我們就將失去我們的民主──代表我們人民的民主。

總統團隊遭媒體噤聲

在選舉的過程之中,我們差一點就要失去言論自由了。言論審查是前所未見的,那些大的高科技巨頭,大的網絡公司及一些大公司,他們只讓一方的聲音被聽到,他們拒絕讓另一方發聲。他們懼怕美國人民了解這些事實,如果人們了解了這些事實,就會看透他們的本質了。

6個州的舞弊手段非常相似

這次發生的選舉舞弊,包括稍後你們將從證人口中聽到的,其中有很多不同的領域,也有不同的執行方式,而最可怕的事情是它們非常的相似,至少在6個州裏面,我們的研究顯示,他們的行徑和手段非常相似。我們將會為你們描述這些來自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還有喬治亞州的證人,他們發現的事情都是相似的,主要是關於郵寄選票。

我們之前就在激烈討論到底要不要有郵寄選票。有很多的學者,還有很多的專家,他們都覺得郵寄選票十分危險,因為非常容易被偽造,也會帶來更多的舞弊狀況。包括大法官蘇特(David H. Souter)在內的很多人都警告過我們了。還有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以及前國務卿貝克爾(James Baker),在一份如何保護選舉安全的報告中也警告過我們。他們說保護選舉的一個方式就是不要進行廣泛的郵寄選票,因為每一個採用了這種方式的地方後來都出現了大規模的舞弊。信不信由你,《紐約時報》2012年的一篇文章中也提出了同樣的問題,他們現在自己都忘了。

我想你們會發現,當你去研究賓州的郵寄選票時,還有其他六個地方,這是一個很糟糕的錯誤。他們允許了一個黨派的領導者為所欲為,而這個領導者其實是個選舉舞弊的專家。我們今天的證人首先將會向你們展示在費城、阿拉格裏郡和另一個郡的郵寄選票沒有受到任何共和黨人的檢查,選票被藏起來不讓共和黨人檢查。

比如說在費城和阿拉格裏郡,我不能完全肯定地說,但是我相信那些證人將會向我們展示,共和黨人從未被允許看到任何一張選票。你知道這一切(驗票步驟)多麼重要,因為它直接關乎著選票是否有效。你只有一次驗證它是否有效的機會,就是當你把選票從信封中拿出來的時候。你一旦把它們分開了,你就再也無法認證了。你不能去重新計票了,也不能去檢查郵寄選票和機器選票是否一致,因為這是個私人的匿名選票,唯一能夠確認身份的就是這個信封,而當這個信封和選票一旦分開了就完了。

這就是為甚麼美國規定要在這個時候去檢查選票,在賓州和其它49個州以前都是這麼做的。有幾位證人在過去二、三十年來都是這麼做的,他們從來都沒有聽過,說竟然有這種情況,選票就直接的,沒有受到一個共和黨人、民主黨人或第三方的客觀審查就被丟進去,這是前所未見的,聽都沒有聽過的,這會讓舞弊的狀況大大增加。

你們想像一下,在你們的州,所有的共和黨人都被拒絕了,不被允許檢查選票,他們無法看見這些選票,這是從來都沒有發生的。不僅如此,在密西根州還有威斯康辛州等等州都是如此發生了。

民主黨公然操控選舉程序

在11月3日早上開始計票的時候,這其中的每一個地方,那些個民主黨的領導者,在受到民主黨高度控制的城市(他們都有腐敗的歷史,而費城有很長的選舉舞弊的歷史,我有證據,但我想我不需要拿出來),他們早上醒來竟然都不約而同的去這麼做,這樣的機率到底有多大?多年以來他們一直都在檢查缺席選票,卻突然之間,在每個州都有200多萬缺席選票的時候,不讓任何共和黨人去檢查。在匹斯堡、費城、底特律、密沃基、拉斯維加斯,他們難道不約而同的這麼想嗎?還是說這更像是一個共同的計劃?

而這個計劃一開始就是想要郵寄選票,因為它會給你更多的作弊機會。當你只有一小部份郵寄選票的時候,例如如果只有40萬張的話,你作弊的機會可能就小很多,但是如果你有250萬張的話,你就會有更多作弊的機會了。所以說當你聽到他們的證詞,關於他們不被允許去看到選票的時候,你們要理解其實這裏面的含義比那一張個人選票重要的多。

在選舉夜的時候,當我去睡覺的時候,可能你也是,川普總統在你們州是取得大幅領先的,大概是70萬到80萬張的優勢,這是非常多的選票,65%的選票當時已經被投進去了。在一般的情況下,如果說這是一個公正的媒體的話,你們州早就被拍板了,早就判定給川普了。

你知道弗吉尼亞州才開了10%的票的時候就已經以1%領先判定了,我覺得我們其實是贏了弗吉尼亞州,但那是另一場戰爭了。還有在密西根州,我們領先了30萬張票,威斯康辛更多,喬治亞開票開了90%的時候我們還領先。怎麼會一夜之間它們全部都翻轉過來了?第二天它們就「忽」的一下整個反轉過來了,這有可能嗎?我認為你們要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憑空多出的70萬張選票

還有好幾個統計數據,你們要密切關注。你們要好好的看看。我就提一下,然後讓我們的目擊證人發言。

我們已經計算過,證據也將顯示,在費城和阿拉格裏郡有682,770個郵寄選票被錄入了你們的選票系統,而這些選票都沒有受到任何共和黨人的檢查,而這些選票很有可能都是投給拜反右的,有可能是投給別人的,可能完全沒有任何的判斷身份的信息,可能是來自同一個人,他們可能有重複的選票,有可能上面根本就沒有選民的名字。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這些票到底是不是真的,而現在想要去檢查卻非常困難。我們可以去申請,要法庭調動這些證據,要他們的信封調過來。看到這682,770張選票和它們的信封被保留將會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我們想看到這些選票中到底有多少是空的。而根據你們州的法律,就是你們所定的法律,這些選票應該是非法的。

法官非常錯誤地說,你們想要剝奪600萬人的投票權嗎?我們不想要剝奪任何人的投票權,我們只是想要讓這68萬張選票無效,而讓7400萬人保有他們投票的權利,因為這就是這裏選票舞弊的狀況。

還有另外一個非常令人匪夷所思的統計數據,就是在賓州發出了182萬多(1,823,148)張郵寄選票,收回了140萬張,而計票時你們卻計出了250萬張。你們到底是怎麼數出來的?其中這70萬張的差距,你發出去的選票和你最後數進來的票中間,為甚麼會有個70萬張的差距呢?

2,589,242這個數字到昨天為止之前都是在你們政府網站上清清楚楚的寫著,但是昨天又被毫無理由地拿下去了。我非常好奇你們到底對此要怎麼解釋?我無法想像你們怎麼可以對選舉結果進行認證卻不對此(多出的70萬張)做出解釋。

還有22,686張郵寄選票在寄出的當天就被退回了,32,591張郵寄選票在寄出的第二天被退回了,還有2萬張選票在寄出之前就被退回了。當然還有這個數字很低,費城的騙子們對此很失望,因為他們只郵寄了8,021張死人票,可能死人郵寄投票比親自去投票(他們大概有3萬張那樣的選票)更容易。我們正在對費城附近的墓地記錄進行核對。你們還有4,984張從未提出申請的郵寄選票,等等等等。

擔起我們維護憲法的責任

你們的選舉,正因為這兩個郡,或許還有一個,對你們州來說這都是一個侮辱,是一個恥辱。而最後我也不用再提醒你們了,但是我要提醒美國人這一點,美國總統的選舉並不是你們州長來執行的,也不是你們的選舉委員來執行的。

美國的憲法在第二章第一節有非常明確的規定,到底誰有這個責任去運行這場選舉。這是我們憲法中所明確規定的。憲法沒有說某個人能夠決定誰成為總統,或者由媒體CNN來決定,而是說每一個州都應該任命一定數量的選舉人,這是州的立法會和議會來決定這一切的,這是你們的權利,也是你們的責任。

我認為你們都知道,你們也必須要去說服其他的人,包括共和黨和民主黨人,他們對你們州的人民是有責任的,他們對美國人民也是有責任的。因為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卻不用承擔後果的話,如果是他們可以把60多萬張郵寄選票莫名其妙的算進去,而且不讓任何一個共和黨人去審查這60多萬張選票,下一次誰知道他們不會做100萬張或200萬張票?我太了解那些騙子了,你給他們一寸,他們會要一英里。

現在請證人發言。

* * *

註﹕葛底斯堡戰役(Gettysburg Campaign)為美國內戰期間,在1863年6-7月之間所發生的一連串戰役的總稱,是美國內戰的轉折點。1861年美國爆發了南北戰爭,1776年才建國的美國面臨著國家的分裂。兩年半之後,即1863年的7月,在葛底斯堡發生了這次戰爭中最為慘烈的一場戰鬥,兩軍雙方共16萬人,5萬1千人傷亡。四個多月之後,即1863年11月19日,美國第十六任總統亞伯拉罕.林肯在葛底斯堡國家公墓的落成典禮上,發表了那篇最著名的演講。這篇演講只有10句話,267個詞,為時兩分鐘。在演講結尾處,林肯總統說:「這個國家,在上帝的保祐下,一定要得到自由和新生。這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一定不能從地球上消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