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家裏家外救人忙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五日】我丈夫的表叔是法輪大法修煉者。一次,他從外地來到我家,想在我們地區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我丈夫就幫他一起發。兩個人發放了一宿,天亮時才回家。回來後,丈夫跟我說:「表叔走路太快了,我追都追不上。這一宿為了攆他,我汗都出來了。」聽了丈夫的話,我隱約意識到大法修煉者不一般,但並沒有深入的去了解。

那時的我,正飽受病痛的折磨:過敏的臉腫得高高的離不開藥膏,否則就奇癢無比,整張臉跟乾旱許久的土地一樣,四處開裂;還患乳腺癌、子宮糜爛、眩暈症、耳鳴;腋下長的疙瘩就像雞蛋一樣大,為了不壓到它們,兩個胳膊不敢往下放,長期抬著;乳房更是腫脹不堪。為了治病,走遍了當地的大小醫院,四處求醫問診,西藥、中藥和針灸全都試了個遍,可病情依舊沒有改善。因為丈夫膽小,我沒敢跟他透露病情,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扛著,只能背著家人默默的流淚。

走進大法修煉 無病一身輕

一天晚上,丈夫因為過敏性鼻炎和哮喘發作,憋氣憋的不行,當時正值半夜兩點多,無處求醫問藥。我見他跪在床上抵住胸口,樣子十分痛苦,就提醒他說:「表叔不是叫你難受時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嗎?你趕緊試一試!」丈夫聽後就照做了。沒一會兒他就恢復正常了。從那以後,他天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表叔在我家的這段時間,問起我為甚麼供著佛像?我無奈的說:「有病亂求醫唄。」他就送給我一本《轉法輪》,叮囑我認真去看。可我捧起書只看了幾行字就睏的不行,就放下了。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鄰居老太太突然來我家串門,正好碰見我和妹妹要出門,她就問我們幹啥去?我告訴她:「還能幹啥去,去醫藥公司批藥唄!」老太太聽後,感歎道:「看看你們這兩個大病秧子,天天浪費錢在買藥上。有這錢,你們買肉吃不行嗎?快看看《轉法輪》這本書吧!」

這位老太太人稱她「五嬸」,也是位法輪功修煉者。在修煉之前,她可不是個好惹的主兒。曾經坐在房頂上,拍著大腿痛罵兒媳。作為鄰居,我當時還去拉過架。那時的她,不但脾氣暴躁,身體也不好,肌肉瘤密密麻麻的長在皮膚下,一摸都硌手,連算卦先生都說她活不過六十歲。

沒想到,五嬸修煉法輪大法後,脾氣徹底變了,身上的筋疙瘩也都消失了。她跟我講,有一次她想看大法書,正要去拿老花鏡時,老花鏡「喀吧」一聲斷開了。她立刻悟到,這是師父點化她眼睛好了。從此之後,她看書再也沒戴過老花鏡。

聽了五嬸的話,我心動了,我跟妹妹說:「你看五嬸的變化多大啊,咱們也修煉吧!」師父看我有了修煉的願望,就安排表叔再次來我家做客。表叔叮囑我說:「《轉法輪》這本書你一定要堅持看完,中間不要停。不然,你再拿起來就太難了。」

回想起第一次看《轉法輪》半途而廢的經歷,覺的表叔說的是那麼回事,當即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把《轉法輪》一氣看完。可當我拿起《轉法輪》看的時候,又睏得不行。這次我沒有放棄,就堅持看。在看到第五講的時候,因為睏的不行,書「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我撿起書,接著看。我就這樣學完了第一遍《轉法輪》。

我開始看第二遍的時候,突然高燒不退,一量體溫,發現體溫計都到頭了。可那種高燒和生病不一樣,一點兒都不難受。丈夫很害怕,想找醫生來給我輸液,我卻高興的勸阻了他,說:「我這不是發燒,是師父開始管我了!」就這樣,連續高燒三天,我人不但沒垮,還精神十足。凌晨五點就起床去餵雞,走路都是蹦著跳著走,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

高燒過後,我開始腹瀉,可騎自行車上街時,卻一點兒事也沒有,但是一到家就拉肚子。就這樣,整整排了三天。後來我的例假也變的不規律,出現了兩次十八天、一次十二天的經期。

伴隨著這些異常的狀態,我身上的業力被師父很快的推出去了。一次,我在煉兩側抱輪時,感覺耳朵在扇動,臉上像有蟲子在來回爬。我意識到,這是師父在為我清理耳鳴和皮膚過敏。還有一次煉功時,我感覺有人在背後推了我一把,轉過身去一看,一個人都沒有。我意識到是師父在為我調整身體。就這樣,四個月過後,腋下的疙瘩消失了,身體上的所有病症都不見了。

一身輕鬆的我居然還有些不適應,跑去問鄰居同修:「我突然不難受了,這可怎麼辦?是不是師父不管我了?」同修聽後,說:「你病都沒了,還難受啥!」從那以後,我的身體再沒出現過任何症狀。

做生意與救人兩不誤

修煉之後,我承包了當地一個遊樂園中的兩個項目,做起了生意。我做生意,不以賺錢為目地。我走進大法修煉時,《九評共產黨》已經發表,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所以每天上班時,我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跟人們講真相。我沒有害怕的觀念,看到哪裏有閒人,就去哪裏講。人多的地方我也講,最多一天能勸退十多人,少時也有四、五個人。有時為了讓人們多停留一會兒,把真相徹底聽明白,我還會主動贈給他們遊樂項目玩,一次講不完,就再贈一次。

長此以往,非但沒有賠錢,來我這裏玩的人反倒越來越多。高峰時期,日入兩萬元不止。因為遊客太多需要幫手,有不少當地的大學生來我這裏做兼職,每來一波人應聘,我就講一波真相。工期結束時,還給學生們帶上真相資料叮囑他們回去閱讀,傳給同學看。過程中,不但與這群學生結下了善緣,還邂逅了不少可貴的眾生。這裏僅舉幾例:

一天,有兩個小青年在我面前走過,嘴裏叨咕著說要找人去打架。我一聽,急忙上前講真相,順便告訴他們說:「孩子們,可不能打架啊!父母把你們拉扯這麼大,不容易。你們要是在鬥毆中出了事,他們該多痛苦啊!」我見兩人有所觸動,就給他們講了善惡有報的傳統文化故事。他們聽後,改變了想法,不但決定不去打架了,還同意退出他們加入過的中共組織。我很高興的說為他們起化名,對其中一位年輕點的說:「阿姨給你起個名字吧,叫陽光,就像太陽那樣燦爛的陽光!」那位青年聽後十分高興,當即表態說:「阿姨,這個名字真好聽,從此以後,我就叫陽光了!」

第二年,陽光帶著女朋友又來到了遊樂園,還專門到我所經營的項目前向我問好,說:「阿姨,您還認識我嗎?」我說:「看著面熟,記不清了。」他立刻表明身份道:「你不記的我了?我是陽光啊!」我這才想起來。仔細打量了他一下,發現小伙子的變化可太大了!原來的他,滿身戾氣,臉上的表情都是惡的,如今面相十分和善,整個人精神、帥氣,真的是變的陽光了。

一天中午,在遊客較少的時段,我看到一對老夫婦帶著小孫女坐在椅子上乘涼,我就拿了一瓶水送上去說:「天氣這麼熱,快給孩子喝點兒水,別中暑了。」老太太急忙道謝,我就順勢講起了真相。她聽後同意三退。可老爺子的表現正相反,故意避開我往前走。我追上前給他講真相,他還閃爍其詞,說自己啥都沒入過。我看他的衣著打扮像個當官的,知道他在敷衍我。

就在這時,已經明白真相的老太太著急了,對我高聲喊道:「他是黨員,還是個黨委書記!」我就開始系統的給老爺子講大法真相和藏字石預言。他聽後,仍不表態,我看穿他是體制內的人,一定很了解邪黨的本質,只是因為對邪黨的殘暴本性心有餘悸,才會如此迴避。我就跟他說:「你放心,咱們這附近沒別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今天你能聽到真相,是天意!我給你起個化名,你退出吧!」這時老爺子點頭同意了。

我回到屋裏拿出餅乾送給孩子吃。這時候,老爺子整個人全變了,十分熱情,和之前那個冷漠的老頭判若兩人。

過了一段時間,這個得救的老太太突然領著小孫子來找我,焦急的說:「他大姐,快幫幫我孫子吧!」原來老太太的孫子要去北京做心臟手術,她不放心,想讓我跟孩子講退隊的事。我一聽,趕緊給孩子退了少先隊,還送了他一個真相護身符,告訴他一定要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一定會幫助他,一定會平安無事的。臨走時,老太太讓孫子跟我道謝,我說:「別謝我。謝謝大法師父吧!」

在遊樂園中,我還遇見一對外地的母女,當時女兒去買東西了,留下母親守在原地。我跟這位母親談話後了解到,她剛剛失去了老伴,有些抑鬱,整個人的狀態委靡不振。我就給她講了大法真相。我看見隨著我講真相,她的眼神突然一下就亮了。果然,聽完真相後,老太太當即同意三退,還堅持用真名退。正在我跟她講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的好處時,她女兒回來了,聽見「法輪功」三個字當即阻攔說:「你跟我媽說這些幹甚麼?媽,咱們走!」沒想到老太太不但沒離開,還當場拒絕女兒說:「我不走,你大姨說話我愛聽,我們還沒說完呢!」

見母親態度堅決,女兒只得陪著坐下。我順勢反問道:「姑娘,你了解法輪功嗎?」女兒聽後搬出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我就從頭到尾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姑娘聽後,明白了自己是被矇蔽了,也同意三退了。還說要給自己的姐姐、姐夫都退了。我說:「三退需要本人同意,你得告訴他們,本人不點頭是不起作用的。」女孩聽後肯定的說:「我會告訴他們的,他們都聽我的。」我給了她三個真相護身符,她見母親沒有戴,就把自己的真相護身符從脖子上摘下來,鄭重的戴在了她母親的脖子上。老太太要給我一百塊錢,我謝絕了她。我說:「我們大法弟子是在救人,不收錢。你只要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心三退了,就是我們最大的欣慰。」

像這樣的例子太多了。隨著真相越講越廣,我接觸到的人也越來越多。得救的人有體制內的軍人、有政府裏的官員、有文質彬彬的大學生、還有痞裏痞氣的社會青年。我體會,不要以對方的身份和舉止來斷定人好救還是不好救,只要有救人的願望,師父就會安排有緣人前來讓我們救度。

公公翻天覆地的變化

相對於給路人講真相時的從容和自信,我在給公公講真相時卻屢次碰壁。其實,我的公公為人善良,忠厚本分。自從我結婚後,他就一直把我當親閨女看待,有甚麼好吃的菜都特意給我留著。平時我做出的決定,他也通通認可,從來不說一個「不」字。

但是對我修煉後講真相這件事很抗拒。因為他年輕時當過村裏的小隊長,文化大革命後期管理過生產,參與過政治,是邪黨害人運動的見證者。所以,對於邪黨的恐懼可謂深入骨髓。可家中的親人也是需要救度的眾生啊,我就給他講法輪功真相,可他不但不接受,還拍著桌子衝我吼道:「你才四十多歲,你經歷過甚麼?共產黨養活你,有吃有喝的,你知道啥?」

我不放棄,一有機會就跟他交流。結果,每次我們都爭的面紅耳赤,還把老爺子氣的不行。丈夫不讓我再給公公講了。當時我通過與同修交流,閱讀明慧網、《明慧週刊》裏的交流文章,意識到自己有爭鬥心、怨恨心和急躁心,還有一個強大的自我,這都是情,必須去掉。

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就不再和公公爭論了。我買了台DVD,在家中大量播放《九評共產黨》、《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等真相光盤。公公對這些都怕的不行,有時氣的甚至要砸電視機。後來,只要我一放光盤,他就馬上離開房間。

一次,家裏來了兩個親戚,我立刻播放《九評共產黨》給他們看,老爺子當即用手捂著臉,側過身去。看到他的樣子,我覺的很可笑,但很快認清這不是他,是他背後的邪惡生命和因素在阻礙他明真相。我當即發出一念:「我今天一定要清除他背後的這些邪惡因素!」此念一出,突然感到全身發冷,有點打哆嗦。大夏天的怎麼會冷呢?我意識到一定是邪惡衝著我來的。隨後,我發了近一個小時的正念解體邪惡。在正念的作用下,屋裏的三個人像被定住了似的,一句話都沒說,順利的看完了《九評共產黨》第六章。

後來在親屬同修的建議下,我把常人的電視頻道關掉了,在公婆的臥室裏安裝了新唐人電視,每天輪番播放新唐人的電視節目。兩年後,公公不但認可了大法,也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退出邪黨後,還和家人一起參與訴江。我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能保平安,他也照做。

一次,一架鐵梯子從兩米多高的房頂上掉下來,正好砸在公公的頭上。那時候公公已經八十多歲了,被鐵梯砸中的地方鮮血直流。在他孫子的叮囑下,老爺子馬上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去醫院縫了八針,醫生讓他住院觀察,他拒絕了。回家念了一宿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次日,丈夫擔心的詢問老爺子:「腦袋還疼不疼?」公公說:「不疼,就是有點發脹。」丈夫聽後感慨道:「這也太神奇了。紮個刺還得疼兩天呢,可老爺子居然沒事。」

類似的事情還發生過兩次,每次都是有驚無險。家人們都知道,這是因為公公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的緣故。

老爺子不但碰到意外時正念十足,在面對邪惡時也毫不怯懦。因為訴江,我們全家人被惡黨騷擾。惡警詢問老爺子:「為啥訴江?」老人直言道:「我兒媳原來渾身是病,後來煉法輪功煉好了。江澤民不讓煉,他迫害煉法輪功的人,我就告他。」

不久之後,公公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如今,老人已經離不開大法了。白天在家聽法,走路或睡覺前默念「法輪大法好」。老爺子現在面色紅潤,身體硬朗,看起來像個七十多歲的人,還能輕鬆的拎起二十斤的大米上樓。周圍的人都說:「這老爺子,能活一百八十歲。」

如今,我家四世同堂,上有93歲的老爺子,下到六歲的小孫子,全都修煉法輪大法。一家八口人沐浴在師父的浩蕩洪恩之中。

我代表全家人叩謝師尊,感恩師尊的慈悲保護與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明慧網第十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