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青年女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我十四歲時,與母親一起得法修煉至今,下面把我這二十年來的修煉點滴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放下一切 堅定修煉

二零零零年九月底,我與母親一起到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十月一日那天,我和母親在天安門廣場喊「法輪大法好!」被警察綁架到了看守所。後母親被非法勞教一年。因為我尚未成年,不能判我。但是因為我不放棄信仰法輪大法,他們也不讓我回家。我一直被非法關押了九個多月,最後警察勒索了我家三千元錢,才讓我回家。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堅定信仰,煉功,講真相,不配合惡警的要求,遭受多次電擊、鼻飼灌食、戴重型腳鐐、銬手銬、關小號等多種酷刑。在師父的保護下,我都堅定的闖了過來。後來我發放大法真相資料、講真相,又幾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洗腦班迫害。我兩次被無理開除學籍。

那時,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父親、親屬、市公安局長都試圖「轉化」我,利用各種手段,哄騙、恐嚇、酷刑等,想讓我違心的寫個「不煉了」,就放我回家上學。但是我們修的是真、善、忍,我怎麼能說假話呢?

師父說:「任何壓力不都是考驗對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堅定嗎?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1]我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我修煉大法沒有錯。最終,我放下了對前途和親情的執著,堅修大法,心不動。

我的家庭生活條件一直非常優越,我是獨生女,在家裏要甚麼有甚麼,想吃甚麼吃甚麼。被綁架的前一天,還吃著牛排與炸雞柳,可是在黑窩裏,吃發霉的棒子麵粥與幾片白水煮菜,碗底都是泥沙,有時還吃不飽,遭受了很多酷刑。雖然這麼大的反差,但是我心中有大法,有師父的保護,我闖了過來。

二、在各種環境中配合同修救度眾生

1、上學期間

後來,我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學。在大學裏,我很快聯繫上了離我學校非常近的一位阿姨同修。我可以每週末都住在她家,自製五百來份真相資料。週一,我把真相資料帶到學校,每天下課,我騎車出去發放七、八十份。一年下來,我發了上萬份真相資料。

同時,我也經常進入一些別的大學宿舍,挨屋發真相資料;有時和同修配合,去各大醫院的住院部,給住院的人發真相資料;有時去公園,給裏面的人面對面講真相,做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利用修車、修鞋、買東西的機會,面對面的給人講真相,勸三退;去商場給服務員講真相,做三退。

2、山區租房

二零一零年,我和一個外市的同修結了婚。結婚時,一切從簡,我們只是到北京的姑姑家住了幾天,就算旅行結婚了。我們雙方家庭的經濟條件都不錯,但是我們不想把太多的時間、精力、金錢用在這上邊,所以沒有穿婚紗,也沒有照結婚照,我們很簡單的就把婚事辦完了。

婚後,公婆為我們在市裏買了一套一百三十多平的單元房,我父母這邊的市裏也有一套二百多平的單元房。在兩邊,我們都可以如意的做好三件事,發揮自己的特長,全力投入到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中來。

丈夫的工作地點比較偏近山區,很清閒,不用經常去。但為了方便救度偏遠山區的眾生,我們放棄了回家住大房子的條件,選擇在附近租了一處非常簡陋的老房子。這老房子髒,蟲子又多,房裏牆壁上往下掉土,屋裏還跑老鼠。門口一條老街的房子基本全都倒塌了,到處是殘垣斷壁。我們考慮這裏來回走動的人少,環境清淨,方便做真相資料。於是,我們抱去了三台打印機,在那裏專門做真相資料,也救度那一帶的眾生。

3、小組配合

我們通過市裏同修的協調,找到了附近居住的同修,基本都是七、八十歲的老年同修,長期處於獨修狀態。我們就在我們的住處,成立了學法小組。我們一週三天,在一起集體學法,平時一起出去救人。有時凌晨三點多,有時半夜十一點多出發,我們集合驅車前往附近的村莊。進村下車後,兩人一組,挨家、挨戶不落的發放真相資料,然後再在下車處集合。

幾年下來,附近山區的每個村莊,我們基本都發了好幾輪。一般一週兩箱,五百份資料,現在已經發放了幾萬本真相冊子。

去年的一天早上,出去發資料回來開門時,我驚奇的發現,我們租住的百年老房的破舊木門上方開了一束優曇婆羅花,有十四朵。我們很激動,讓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也都看了,大家都很振奮。我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們呢!

大家有了修煉的整體後,互相關心,提高很快。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年女同修,經濟很困難,每月靠一百來塊錢的養老金自己獨自生活。她住的房子比我們租的房子條件還艱苦。一次,我去她家,她非要讓我把她的五百元錢拿走,做真相資料救人用。我知道這五百元錢她攢的是多麼的不容易,怎麼也不忍心拿她的錢。但她說,這錢不是給我們的,是給救人用的;我不拿,她就真生氣了。如此真誠的心,使我不能再推辭。

這位老同修雖然只念過兩年書,但每天在家學法、煉功,從不放鬆,不認識的字,就查字典。我送給她一些本和筆,她工工整整的抄了四遍《轉法輪》,平時還抄其他講法。一個小時的抱輪,她煉一年多了,每天堅持。疫情期間封村,她沒有真相資料,她就在家自己寫救人的短文,每篇二百來字,一共抄了二百來份,走出去,發給了周圍的鄉里鄉親。雖然文章中還是有錯別字,但她那顆真誠的心,實在讓人感動。

4、發揮特長

為了方便救人,我們買了一輛不用掛牌的摩托車發動機的紅色小車。我們給它起名叫「飛紅」。我們曾經開著它,時不時的往返六百多里地,去外市沿途救人。一路開車,一路發放真相資料,見人就給,我們配合的非常好。一年後,有同修想開車,我就將「飛紅」送給了同修。

我們又買了一輛不用掛牌的小黃汽車(老年代步車),我們給它起名叫「飛黃」。此車和汽車一樣,開起來更順手了。年輕人開這種車很不體面,但是為了路上開車發放真相資料安全,我們還是放下了這個愛面子的虛榮心。

有了「飛黃」,我們每次出門,幾乎都不閒著。不是一路在車上刷膠,沿途貼標語,就是一路發放真相資料,或是給同修開車,拉送資料。有時,我一邊開車,我丈夫一邊坐在車裏,向路人面對面發放小冊子、光盤等。每次幾十份,多時幾百份。

十月初長假期間,我們開車帶著同修,把周圍旅遊景點的路邊樹上都掛上了一兩米長的黃色大條幅,同時貼標語。過年期間,我們開車深入農村,開著車,走街串巷,發放明慧真相台曆,一次就能面遞幾百本,順便勸三退,效果非常好。

後來,我們經常開著車,大白天在村裏挨街轉,給街道兩邊的住戶門裏撇資料,左右「開弓」。在師父的加持下,準確率非常高。從較寬的街道中心,坐在車裏往各家扔,幾乎都能扔到院子裏;精心包裝好的資料會自己穿過門縫,進宅入戶,有的還會奇蹟般的自己掛在門上。這樣做,效率很高,發放很快。有一次,一不小心,扔資料,砸到一條大狗的頭上,可是大狗卻一聲沒叫,真是很神奇。

「飛黃」與我們配合的很好,已經八年了,風裏來雨裏去的,跑了七萬多公里的路了,救人過程中,從沒出過任何問題。因為開著「飛黃」,我們只能發放村莊的主街,小窄胡同開不進去。我們又買了一輛兩輪的摺疊小電車,我們給它起名「飛馬」,因為它體積小,平時可以裝在「飛黃」的後排座椅上。進了村,找地方停好了車,我們就把「飛馬」直接放下來,一人騎車,一人坐在後面,往各家發真相資料。

5、協調整體

幾年來,我們有緣先後認識了山裏不同村莊的一些同修。但是因為地方偏僻,聯繫不上他們,所以多年來,這些同修得不到真相資料,看不到《明慧週刊》,跟不上正法進程。

為了幫助這些同修,我們每隔一段時間,就去轉一圈,給他們定期送真相資料與《明慧週刊》,然後給他們安裝電腦,有時送給他們電腦,讓他們上明慧網,讓他們能跟上正法進程。有一段時間,我開車拉著我們小組的幾位同修,每週都驅車往返一個多小時,繞過十八彎的山路,去她們那裏,陪她們一同學法。直到後來她們那裏不方便,不讓我們過去了,才停止。

還有一個村,有兩家同修都修煉,但是從來都沒有走出來發過真相資料。我開車過去,拉她們出來,到小區,陪著她們爬樓梯發資料,帶動她們走出來。

其中一家的兒子比我們大兩歲,也修煉大法,但因為工作忙,時常不在家。年底一天,他在家時,我們開車拉著他到一個偏遠的山區,一起挨家挨戶進門送明慧年曆、真相小冊子。這個哥哥做的很好,沒有任何怕心,坦坦蕩蕩的見門就進,見人就送。一個村發下來,高高低低,不是上坡就是下坡,大家腳都磨的快不能走路了,但是我們都很開心。

6、疫情期間

今年大年三十,我和丈夫回公婆家過年。當晚,就聽到廣播說不讓串門,而且聽到初二就要封村。我們心裏很著急,不能被封在家裏呀!得趕快救人呀!因為不知道以後的情況怎麼樣,初二天未亮,我們就回到了我娘家。為了防止沒有資料救人,就及時聯繫了賣紙的商家,定了打印紙。我們每天製作幾百份真相小冊子,同時製作了很多名片大小的關注疫情的二維碼掃碼看真相的小卡片,打印後塑封。每天晚上,我們出去發放。

因為疫情嚴重,放到門上的真相資料,人們一般都不想動,怕有病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就把小冊子的封皮做成如何防止疫情等內容,做的很醒目,插到門上,一眼就看到。

也許是我們有這顆著急救人的心,我和母親與丈夫每天都能順利的出去。雖然有的小區很嚴,沒卡不能進入,但是我們每天出去,都能找到可以發放真相資料的小區,有的是從地下車庫進,有的是電子門,跟著別人進去,有的是簡單登記後再進去,我們就跟著別人填表。為了避免電梯監控,每人爬樓三十多層,再從樓頂往下發,把資料發完再回家,直到解封。

7、帶動同修

各地都有一些怕心重的同修,不敢做救人的事。不救人,心裏也難受,怕落下,救人又害怕,真是左右為難。還有一些被病業困擾的同修,不方便出門。對我們附近的這些同修,我都儘量的幫助他們,把我們做的三件事中,容易的、風險小的活兒,交給他們做,比如摺疊小冊子、裝塑料袋、打印,塑封卡片等等,能幹啥就讓他們幹啥。這樣,他們也做了三件事,也減輕了我們的負擔,他們也很高興,很願意做。期間,我負責送東西,教技術,最後再把做好的成品拿回來,發出去。

總之,只要能救人,甚麼事我們都能幹,不怕髒、不怕累、不怕花錢,因為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

三、不挑項目 補充空白

1、裝系統修機器

二零零五年,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很神奇的學會了一些常用打印機的簡單維修與維護,與不同品牌型號電腦加密系統的安裝。成了小技術員。這些年數不清一共安裝了多少電腦系統,修好了多少台打印機。早先是佳能等小型打印機的維修,現在是惠普等大型頁寬機的維修。師父給我了智慧,許多毛病手到病除。因為戴手套不好幹活,經常弄得滿手黑,還很難洗淨,但是我不講究也不在乎,只要機器能修好就行。

這些年也為了裝系統修機器去了很多地方,有本省有外省,有農村有城市。反正哪裏需要去哪裏。在師父的加持下,每次基本上能順利完成任務回來。

授人魚不如授人以漁。我不包不攬,安裝系統,維修機器,我也儘量的讓身邊的人學會,我不在時,別人也能解決。同時幫助每個有條件的同修建立資料點。我不怕麻煩,只要有人想學,我就提供幫助。同時給大家協調安排好怎樣才能獨立的購買耗材的安全渠道。儘量讓每個人都能長久獨立。

2、安裝衛星天線

在省城上學時,能給人安裝衛星天線的同修也不多,而且我認識的都是六、七十歲的大爺,為了配合同修,同時自己也能學習一些技術,我就在當地和大爺一起搭檔,有時還與外地來學裝鍋技術的年輕人配合。

寒冬臘月天,房頂上都是雪還很厚,走路鞋都埋在雪裏,還怕踩碎凍僵的保溫層的瓦。站在房頂腳不敢動。單元樓為了好上房,信號又好,買的鍋是分體的,需要一片一片組裝。擰螺絲又不方便戴手套,最後還要想辦法找東西把鍋壓穩。還要爬在又高又滑的房頂往下順線。有時一上房就好幾個小時,凍得手腳生疼,僵直不能彎曲。有的樓房很高,爬樓梯很困難,需要懸空蹬腿。有的需要在戶外露天爬四五層樓那麼高,還需要從四五層樓上往下順繩子,把壓鍋的石頭幾塊幾塊的從樓下提上來。暑伏天熱得滿臉通紅,渾身汗。我當時是一個女學生,在師父的加持下每次都很順利完成。

畢業回來後,家鄉的同修需要裝鍋,調鍋,我也去幫忙。婚後來到新的城市後,我看到那裏裝鍋是個空白項,我就把裝鍋技術教給了當地的同修,使得衛星天線在當地得到普及。

四、結語

修煉大法二十一年了,為了有更多時間做好三件事,我一直沒有找工作(因為家庭條件較好),全力投入到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證實法的事需要我幹啥,我就幹啥,不為名利,不講條件,不要報酬,只為多救人。

為了解決同修遇到的問題,我有時忙的吃不上飯,睡不好覺,經常搬著大機子走東家、串西家;搬樓上,抱樓下;背著真相資料,今天東,明天西;進城市,下鄉村;今天去高樓,明天去平房。方圓百里,都留下了我們救度眾生的足跡。

正法修煉已接近尾聲。修煉是無漏的,任何一顆人心都帶不到天上去。今後我要更加努力修好自己,不給自己的修煉路上留下遺憾。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明慧網第十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