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講清真相 歷屆學生得福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一名中學教師,二零零六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按真、善、忍的原則做人和教導學生,抓住機緣給學生們講大法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凡是我教的學生,我一屆沒落的都給他們講過大法真相。

我想,這些孩子們來到這個世上,是為了來得救、來得法的,不是只跟我來學人間這點知識的。師尊把他們送到我身邊,是讓我完成救度他們的偉大使命。這些學生都在期盼著得救,他們背後連帶著的無量眾生也在期盼著得救。

我教的學生,每個班最少四、五十人,最多七十多人。我一般每年教兩個班,為了能順利的講真相,我經常給學生和學生家長發正念。在學校時,近距離發正念;在家時,遠距離發正念;在課堂上,學生們之間互動時,我也發正念。

我一般在晚自習,學生比較放鬆的時間,給學生們講真相。我請老年同修在家裏幫我發正念。每次給學生們講完真相,他們退出少先隊後,我都用正念加持學生、學生家長、校領導,相信他們是善良的,都是來得救的,不會干擾我救人,不會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多年來,我多次排除干擾,平穩的走到現在。

一、排除干擾 堅持救學生

一次,我給兩個班的學生講完大法真相,做了「三退」後,個別學生家長給校長打電話,告知了此事。校長找到我未修煉的丈夫(我倆在同一所學校)給我施加壓力。

第二天早上,丈夫開車送我去上班的路上,就一直埋怨我、罵我,讓我保證以後不再給學生講真相,我不答應。他生氣的問我:「要是教育局知道了你煉法輪功,全市學校的老師都知道了你煉法輪功,你的面子往哪裏擱?」我立即笑道:「修煉大法,是全宇宙中無比榮耀的事情。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我願意他們都知道,他們都會羨慕我是大法弟子。」丈夫立即無語了。

不久,學校安裝了攝像頭,每個教室都有,而且是直對著講台。我明白這是另外空間的邪靈在嚇唬我,不讓我救學生。我就經常對攝像頭發正念,不准它被邪惡利用,干擾我救學生,我讓它記住「法輪大法好」,選擇美好的未來。

學期快結束的一個晚自習,我像往常一樣,戴著講課用的耳麥,開著教室門,正念十足,在攝像頭下堂堂正正的給學生講了大法真相。明白大法真相的學生都退了隊。

一天,我來到教導處,某同事告訴我說:「有的老師說了,這學期快結束了,小某老師(指我)又要給學生講法輪功真相了。」我笑了。我牢記師尊的教導:「一個不動能制萬動!」[1]誰說甚麼,我也不動心。另外空間的邪靈想嚇唬我,我不怕,誰也阻擋不了我救人。

我在心裏給他們加正念:我的領導和同事們已經認可了我講法輪功真相,也希望聽我講真相,他們好得救啊!果然,後來我給他們講真相,多數都聽,有的同意「三退」,還說謝謝我。給學生講真相,我還是按計劃進行。我悟到,越是堂堂正正的不怕,越沒事。師尊保護著我,平平安安的走了過來。

一次,在講真相之前,我問學生:「你們願不願意聽老師講法輪功的故事?誰願意聽,就舉手。」我看到好像全班學生都舉手了,卻沒發現一名坐在教室後面的學生沒舉手。學生們都願意聽我講真相,絕大多數學生都自願退出了少先隊。

這次我講完大法真相後,沒舉手的學生的家長發短信給班主任(也是級部主任),說我講法輪功,還讓她兒子退少先隊,讓她氣的發抖。級部主任不得不跟校長說了此事。於是,校長不讓我教課了。

我想,我不能聽舊勢力的安排,我要當主角,否定邪惡的迫害,我就走師尊安排的路。我對學生們說:「老師沒有錯,說的都是對你們好的事,是實話、真話。學校這樣對待老師是不對的。那位學生家長不明白真相,我不怪她。只是今後不能給大家上課了,老師捨不得你們。你們要記住老師講給你們的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

許多學生都哭了,我也禁不住流下了眼淚,善良的級部主任眼裏也充滿了淚水。我跟學生說:「你們把這件事告訴你們的家長,如果家長願意,可以給學校打電話,要求恢復老師上課的權利。」學生們得知是那個學生母親做的這件事,就都指責那個學生,那個學生的母親也不鬧了。

我平和的跟校長說:「我講真相是在救學生,而且我說的都是實話,是真話。你換老師也很為難,是吧?而且,我沒犯錯誤,你不應該剝奪我講課的權利。」我又找了副校長和兩個班的班主任,分別對他們說:「你們考慮考慮,想好了跟校長去談談,然後告訴我。」

校長本來就是保護我的,他同意我繼續上課。我堂堂正正的返回了講台,讓老師和學生們對大法有了正念。

二、正邪較量 邪不壓正

有一次,我在晚自習給學生講大法真相,一名女生被中共邪靈因素操控著搗亂,我就簡單的制止了她,心裏對她有點不滿。修煉很嚴肅,這個心性上的漏洞就被邪靈鑽了空子,這名女生回家告訴了家長。家長不明真相,打電話到校長室,威脅說如果校長不換老師,她就要反映到教體局。校長又不讓我上課了,讓後勤主任把我的辦公用品搬到實驗樓的一個小辦公室,也不讓我和其他教師接觸。

週一,鎮教委和校長通知我到會議室談話。我不驚不怕,我向師父說:「師父,弟子一切都聽師尊的,求師尊為我做主。」同時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和干擾大法弟子救人、阻礙這些世人得救的共產邪靈。

我來到會議室,面帶微笑的和他們打招呼,只當作是朋友見面一樣,氣氛很祥和。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必須當好主角,掌控今天這個局面。我沒把自己放在被教委主任等人「談話」的位置上。這時,教委主任說甚麼根據內部文件,法輪功是「×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不准在外邊煉,在家裏也不准煉。我立即站了起來,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信仰自由,迫害有罪!」他彷彿沒聽見,還在說著。我就開始發正念,他還在繼續說。

為了不讓他對大法犯罪,為他們好,我快步來到他身邊,大聲說:「某主任,你別這樣說。善惡有報,保護大法弟子有福報,迫害大法弟子有惡報。我希望你們都得福報,保平安。請你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平安。好了,今天就到這兒吧!」我的話音一落,就聽到有人說「嗯!」教委主任和他帶來的人都起身走了,另外空間的邪惡解體了。

沒想到,我剛一放鬆,校長就說:「你先別走,等一會兒學校有關方面負責人要找你談話。」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聽您的,一切求師父為我做主。」教委的人等一離開,我立即走出會議室,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一會兒,校長來了,我給他講大法真相。校長對大法有好感,已經答應退黨。他和氣的說:「某老師,現在他們都不在這兒,我跟你說說心裏話。你要保護好你自己,教委和學校都儘量在保護你。但是現在不能讓你繼續教課了,這是上面的意思。你要是覺的悶,就出去走走,散散心。」我指著沙發說:「您坐下,我有話跟您說。」他就坐下了。我就又給他講了更多的大法真相,勸他不要參與迫害,要保護好自己。我說:「你原來說同意退黨,我已經給你退了,你平安了。」他高興的說:「好,好,謝謝你。」以後,我給每屆學生講真相,他都暗暗的保護我。

三、苦心加用心 救單位同事

我們單位的同事近百人,歷經數年的時間,我幾乎給他們都講了大法真相。有個別沒有面對面講真相的人,我也用電話、彩信或請海外同修給他們講了真相。開始時,我不好意思開口講真相。後來我悟到,我身邊的同事就是自己該救的眾生,責任重大,責無旁貸。我單位的同事大都很善良,對我也挺好。我修煉法輪大法,多數同事對我是尊敬的。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2]。這些可貴的生命,歷史上都曾經是師尊的親人,我很珍惜他們,時時牽掛著他們。我提醒自己,務必在大淘汰來臨之前,給所有的人都講真相,為的是他們都能得救。

前幾年,先講基本真相,做鋪墊。我給他們每個人用彩信發真相;再用語音電話勸退;再找機會,面對面單獨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因為大多數人我沒有單獨接觸的機會,我就利用上下班和午餐時間,找機會給他們單獨講真相。

一天,我看到一個級主任在操場打籃球。我曾多次給他班的學生講過真相,他都保護了我。我對他說:「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你把你加入的那個黨、團、隊都退了吧?因為共產黨太壞了,殺人如麻。現在又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老天要清算它了!當時你舉著拳頭發誓,說要為它獻身,就是把命交給了它。」他說:「誰給它獻身?我才不給它獻身,我得好好活著。」我說:「好,那你把黨團隊退了吧,把這毒誓作廢,好好生活下去,好不好?」他痛快的說:「好!」我說:「祝賀你得救了!你跟家裏人也都說說,讓他們也平安,全家都平安!」他開心的笑著說:「謝謝!」

一天,一位中層幹部得了重感冒,見了我就說:「我快不行了,活不下去了。」我說:「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馬上就會好。」他念了,很快就好了。他高興的來找我,退了黨團隊,還要了真相U盤。

還有一位美術教師,就是不肯「三退」。我不放棄,又找機會給他講了好幾次真相,他還是無動於衷。這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瘟疫來了,學校讓他當防疫員。看到他穿上一身白色肥大的隔離衣進行演習,我對他生出了慈悲心,希望他這個善良的生命能安安全全的,不受中共病毒的侵襲。我發了正念之後,又去給他講了真相,再給他一個得救的機會。他害怕瘟疫,同時也被我的誠心善意感動了,終於答應退出了中共黨團隊。

一天中午午休時,我給一名代課的老師講真相。我告訴他因為教材中有誣蔑大法的內容,某政治教師照本宣科誣蔑大法,參與了迫害,這很危險,我告訴他許多教政治的教師遭了惡報。結果等我上完下午第一節課回到辦公室,那個代課的老師就接到校長的內線電話,然後,他衝我說:「某老師,校長叫你去。」

我來到校長室,校長說:「有個政治教師衝進辦公室來,就大聲吆喝:『校長,你管不管,你不管的話,俺全校政治老師要聯名上告到教體局了啊!』」校長問我:「你是怎麼給那位代課的老師講的?惹人家生氣了?」我向內找,知道自己錯了,有些話講的不合適,被邪靈鑽了空子。於是,發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人心,無怨無恨,像甚麼事沒發生一樣,依然對那些政治老師們好。

一天下午,我看辦公室只有我和代課老師兩人,我就給了他一個真相護身符,講了簡單的大法真相。他很高興的笑了,接過護身符說:「好,好,平安平安,謝謝你。」

一天,辦公室主任說本辦公室要舉行一次聚餐。我想這是師尊讓我去講真相,我就去了。當我一進飯館,看見了在座的十多個中層幹部,我明白了,這是師尊安排他們來聽真相的。坐下後,我一直默默的發正念。最後,我主動站起來,給大家敬茶。我說:「我今天跟各位主任坐在這裏吃飯很高興。你們都很善良,平時對我都挺好,都在保護我,我希望你們平安。請你們一定要記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平安躲過災難。」一位副校長馬上站起來,舉杯說:「來,讓我們在大法的保護下,健康長壽!」大家都站起來碰杯,開心的笑了。

一般教師可以隔一年教一個班,校長分派不下去時,就讓我每年教兩個班。我不計較,苦點累點我不怕,多教學生還可以多救人。我說:「我修煉大法,身體好。大法師父教我們幹工作不挑。」校長聽了,很高興的笑了,並在全體教師會上表揚我說:「某某老師每年教兩個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希望大家向她學習。」這樣,我給同事們講真相時,他們更接受了。

四、在校長室的談話

校長雖然退了黨,但在職位和利益的驅使下,還是不敢說法輪大法好。當著別的教師的面,還會吼我,即使不是發自內心的,影響也不好啊!我不怪他,但我看到有的教師因為他對我的態度,就不敢聽我講真相,我想影響別的教師、學生得救,這可不是小事。我想,我要進一步給學校領導們講真相,給大法一個正確的位置,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大法是合法的,把出版大法書籍有法律保護的文件給他們看看。

一天,一位中層負責老師叫我,說校長們找我有事。我知道機會來了,我必須做主角。我在心裏說:「一切求師尊做主!」我拿著自己在學校電腦上下載,然後打印的《國務院新聞出版總署第五十號文件》和一張平時用的工作表格就去了校長辦公室。我不是去配合他們談話的,而是去給他們講真相,救他們的。

一進校長室,我就看到他們已擺好了陣勢。有一個大沙發空著,他們讓我坐,我不坐,我就坐在邊上的一個凳子上。校長說:「得照個像,發給教體局,證明已經找你談過話了。」我立即說:「我不照,別給我照,你們別幹壞事。不要聽壞人的,不要參與迫害。」我用手去蓋準備拍照教師的手機,正色勸阻說:「某某,你別幹壞事,別照,這是對大法弟子犯罪,將來危險,會被淘汰。」他就不敢照了。

我說:「大家聽明白了,修煉法輪大法是完全合法的。我這裏有文件,你們看看。」校長說:「不看!」我說:「不看,我就讀給你們聽。」剛讀了文件的題目,校長就大聲說:「我叫派出所警察來抓你!」拿出手機好像要撥的樣子。這時候,前面說過的那位副校長立即站起來保護我,急促的吼我:你坐下!我說:「你看看這文件吧。」

我記住師尊說的:「修煉我們這一法門,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壓百邪,你不會出現任何問題。」[3]我守住心性,不和他們爭鬥,善意的理解校長的難處和壓力。為了給校長下台階,我態度平和的把表格給校長遞過去說:「校長,我是給你來送表的。」這時他不給警察打電話了,說:「別扯開話題!」我笑了,緩解了氣氛。

接著,我理直氣壯的大聲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修煉法輪大法合法!」在場的人,一個說話的都沒有,他們都安靜認真的聽著,我聽到自己響亮的聲音在辦公室裏迴響,我就是要來這裏喊出這幾句心裏話的。我喊完了,心裏感到很欣慰。

一位副校長說:「大家都在保護你,你看不出來?派出所給我打了好幾次電話,說你在外面講法輪功,都被我擋回去了。」我立即接住話題,我肯定了他們,給他們加正念。我說:「我知道大家都在保護我,你們都是好人。謝謝你啊!你保護大法弟子,會有福報的。可是今天你們也沒跟我說呀,我一來就給我照相。」校長笑了,說:「我是叫你搬到小屋裏辦公。」

我說:「修煉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修煉大法祛病健身,我一身的大病,都是修煉了法輪大法好的。當初中國就有一億多人學大法,現在大法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我又對校長說:「校長,你叫我搬到小屋裏去辦公,我聽你的安排。」校長很滿意的笑了,說:「好。」我說:「在哪裏,我都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都一樣救人!」

有一個副校長聽了我的話,呵呵的笑了起來,校長也笑了,說:「這是走走過場,簽字畫押就不用了。你走吧,回去吧。」我一邊往外走,一邊說:「謝謝校長,謝謝你們這些善良的人。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將來的天災人禍大瘟疫中,就能躲過災難。我希望你們都能平平安安的。」

五、抓緊時間

今年大瘟疫來襲,在最緊張的封城的日子裏,派出所警車鳴笛巡邏,大喇叭播放不准隨便出門。我不動心。來了這方面的威脅短信我一個不看,立即刪除,不接受任何威脅的東西,我也不害怕。那個封鎖只能封住常人,封不住大法弟子,對大法弟子不管用。本地區精進的大法弟子到同修家裏辦正事,只要發正念,開車門衛就給開大門,步行或電動車就給開小門,小門開著時門衛像沒看見一樣。

我和同修互相鼓勵,克服怕心、困難,依然堅持走出去參加集體學法,風雨無阻,路上隨緣發資料或講真相。我們多個同修協調好,出入別的小區不方便,就互相鼓勵,約定在自己小區正念發真相資料。又給眾多攝像頭發正念,和同修一起出去貼真相資料標語救人。救一個是一個吧,救一個就是連帶著他的宇宙眾生都得救了。

我吃飯儘量簡單些,現在這珍貴時間用來吃好的喝好的,我會覺的對不起師尊。丈夫願意吃餃子,我就包一些只下給他吃,讓他多吃幾頓。丈夫看我這麼節約時間,很長時間不讓我包餃子了,我就鼓勵他出去到好的餃子館去吃,還買給母親吃,既平衡了家庭,又節省了修煉時間。有時候做好晚飯讓丈夫先吃,我就先到自己小區內發一些資料或破網卡,再回家吃飯。

現在的時間是師尊用巨大付出為我們換來的,還有許多世人還沒有得救,我還有許多人心沒修去。我會牢記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使命和責任,修好自己,不負師恩,不辱使命,做好自己該做的,跟偉大的師尊回到真正的家。

叩拜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