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 大法改寫了我的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我出生於農村一個多子女家庭,在我讀大專一年級時就感覺到身體不對勁,心跳心累,拖到結婚後一年多才去全國一家權威醫院去檢查,彌散性甲亢,長期精神上的焦慮引起的,是甲亢病中最嚴重的一種。當時就在醫院裏喝了一小杯透明液體,可能是碘131,九百多元,拎了一大包藥回家,醫生還叫定時回醫院檢查。臨走時,大夫囑咐我們這群患者說,目前這種病沒法根治,只能平著,別急別累,否則又會復發,而且久而久之,會伴發糖尿病和風濕性心臟病。

回家後的一年多病情是平了下來,沒繼續發展。但幾年的病使我的免疫系統下降,身體抵抗力下降,稍不注意就感冒了,六月間的天氣20來歲的我穿毛線背心睡,夜裏睡著睡著就感冒了。一急一累,眼睫毛又扎眼球,流眼淚。即使是大雪紛飛的日子,晚上睡覺,腳還要伸出被子外,因為腳心燒啊,手心也燒。愛出虛汗,大冬天裏吃頓飯,頭髮根都要被汗水打濕。還有胃炎、卵巢囊腫、小葉增生等毛病不斷,這裏好了那裏來,基本上沒消停過。

最要命的是,結婚後自第一個小孩流產後,後來懷上的小孩每到兩個月,無論多麼小心,都要流產。我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次,婚後五年一直沒成功懷小孩,後來醫生告訴我,那是習慣性流產。

那時候我真實的體會到「絕望」的滋味是甚麼樣了,整天病怏怏的,工資又低,還要還我讀書時欠下的債,有點錢就醫了病了,家裏沒有一點積蓄,公爹說我們窮到連好多農村家庭都趕不上。沒有小孩,公婆只有丈夫一個兒子,長此以往,能允許這種狀況繼續維持嗎?以後的日子不敢想像。我不知道未來的路怎麼走,我有未來嗎?我看不到一點希望。

有一次,我站在還是小青瓦的屋簷下,從心底裏發出沉重而無聲的嘆息:假如能讓我恢復健康,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但當時知道這只能是奢望,怎麼可能重回健康。

可是老天待我不薄,我做夢都沒想到我真的會恢復健康,不,比以前更健康。我幸運的遇到了師尊傳授的法輪大法──萬古難遇的高德大法。

能夠走進修煉還有一段曲折呢。我在大學學的是馬克思的哲學、唯物論、辯證法,不相信有神,黨文化很嚴重。媽媽篤信佛教,媽媽講說不得菩薩,我偏要亂說,把媽媽急得夠嗆。一九九七年,好心的鄉親看我病這麼多,跟我媽媽說讓我修煉法輪功,說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可好了。我當時一笑了之,那怎麼可能醫好我的病。

一九九八年冬,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一個鄉親家無意中看到了正在播放的師父教功錄像,當時正在播放師父演示的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我一看就有好感,因為我在大學裏為了治病,專門買了氣功書看,我就對女主人說:「這挺好,挺科學的嘛,哪天把書也拿給我看看。」

不幾天,善良的鄉親把師父的寶書《轉法輪》給送來了,當時,我只是帶著了解一下的心態看,並沒有按鄉親所叮囑的看第一遍要一氣呵成心不帶雜念的看,所以並不怎麼用心,看完後就想還書。鄰居大媽說了一句:「你們老師怎麼會看這種書嘛。」一語中的,她說到我的心坎上了,受黨文化的影響,總覺的別人會認為是搞「迷信」, 總覺的如果我煉了這功別人會怎麼看我,有點不好意思。說來也怪,就大媽這句話,我像受了刺激一般,我下決心要從新認真看一遍。我回去後就開始認認真真從頭看,心無雜念。

恰恰那兩天有空,我除了吃飯睡覺外就看,第二天下午我已經看了一百四十幾頁了。奇蹟發生了,那是一個晴朗的下午,我坐在窗前的方桌旁看,突然我意識到右邊整個乳房有一種熱熱的麻酥酥的怪怪的痛,還有旋轉的感覺。(後來我才知道是師父打出法輪在給我淨化身體。)我當時很驚訝,以為是錯覺,不是,我人很清醒。我停下看書,靜靜的感受這種感覺,這種熱的麻的旋轉的感覺持續了大概十秒鐘後,消失了。我馬上摸右邊乳房,布滿乳房的大大小小的疙瘩沒有了,手接觸之處也不痛了。

要知道十幾秒鐘之前,我的右乳房上有很多的疙瘩,痛的厲害,手挨著皮膚就痛,為這,我還看了兩個有名的醫生,從鄉鎮到城裏,已經吃了大半年的藥了,有個醫生說是小葉增生。有個有名的老醫生沒說甚麼病,我在她那兒吃了半年的中藥,我看她給我開的中藥方子裏有「炮甲」這味藥,我在資料上查了,這是化腫瘤的,但是一直不見效,一直痛。可就這麼十秒鐘左右,疙瘩消失了,也不痛了。

我無法描述我當時的感覺,從來不相信有超自然的玄妙的力量,以前從不相信的東西居然在我身上顯現了,這完全顛覆了我以前所受的教育,徹底顛覆了我的世界觀。

我呆呆的在桌旁佇立良久,慢慢的我回過神來,心底裏發出一念:天哪,這居然是真的,這本書上說的都是真的,打死我也要煉法輪功!

這以後,在我看《轉法輪》的過程中,師父不斷的給我淨化身體,第二年開年我開始煉功,正式走入修煉。兩個月之內,我所有的病都好了,臉色轉白,體重增加,笑容又回到了我的臉上,家庭又洋溢著快樂。

後來,我就有了一個健康、漂亮、可愛的寶寶。準備懷孩子之前,丈夫不放心,硬要我到大醫院檢查,醫生聽了我的病史後,說我是習慣性流產,即使導致流產的病好了,也要流產,所以懷上孩子以後,要保九個月的胎,吃九個月的保胎藥,要打保胎針,要躺在床上保胎。但是我知道我修煉法輪功後早已是無病一身輕了,懷上這個孩子以後,我照常上班、做事,直到滿月。有一次,還在母親的陪同下,徒步走到十幾里外的大姐家,又從大姐家徒步翻山越嶺去了二十里外的舅舅家。回來後,整個院子沸騰了,丈夫擔心得夠嗆,有位同事說:某某,你可以上房揭瓦了喲,言外之意,我膽子太大了,但是我沒有任何意外。朋友們都說是奇蹟,因為我有位好朋友,流了兩胎孩子,後來懷上孩子後,兩個月時就來紅的,檢查說是先兆性流產,要保胎,吃保胎藥,打保胎針,躺在床上保胎。她躺了三個月,咳嗽不能咳重了,婆婆守在床邊,吃葡萄時,婆婆把皮剝了,餵到她嘴裏,然後婆婆又把手伸到她嘴邊吐出果核來。偶爾坐起來,要婆婆扶,自己不能使力。這樣小心翼翼,到六個月時又來紅,又有流產的危險,又保胎。

修煉大法至今二十年了,我兩毛錢的感冒藥都沒吃過。我能有這樣一個棒的身體,能擁有一個完整的家,能有一個豁達、慈善、安寧的心境,能在這眼花繚亂的紅塵中保持純淨,不迷不惑,這一切得益於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如果沒有幸遇大法,我不知道我的人生會是多麼的糟糕!

師尊啊,是您改寫了我的人生,用盡天下最美的語言,無法表達弟子對您的感恩。感謝偉大的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