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死的親戚逛街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我去走親戚,去到小姑家,小姑告訴我,她丈夫得了一種病,鎮醫院、縣醫院、州醫院都轉過了,都醫不好。轉省城醫院,一檢查,安排到了重症監護室,醫生說,病很嚴重,叫肺纖維化。住了十來天,還在重症監護室,醫生就讓出院回去了。

回去幾天情況實在嚴重,沒別的辦法只好再次回到省城醫院,還是重症監護室,靠氧氣呼吸機幫助呼吸。醫生告訴他大女兒說,這個病治不好,建議換肺。問換肺要多少錢?醫生說光換肺要六十萬元,還不能保證成功,換成功能活五至六年,每月還要五千多元的醫藥費,還不包括其它需要到醫院外購買的藥物費用。

大女兒堅持要給父親換肺,就做了安排,全家湊錢,還差二十萬。有人就說別換了,大家都搞得過不好日子,他已六十九歲了,換了還不保證成功。

我心想:他原來煉過功,在大法中受益過,現在大法還能救他,所以底氣十足的跟小姑說:「就是換得起,也不應該換!也不知道肺從哪裏來?是從活人身上摘取下來的,連麻藥都不打,你們敢要嗎?再說,一個小鄉鎮農民,土地被修鐵路、修公路、修農貿市場佔去了,卻沒有得到一點點賠償,老倆口僅僅靠被強佔分割後,剩下那點七零八落的四、五分土地,根本沒法養活自己,還要做點小菜生意添補著才能勉強維持生活,哪裏去找這二十萬元錢?」

小姑說,換不起,只好活幾天算幾天了。

我去重症監護室看到了病人,身體很虛弱,無說話的力氣了。我對他說,你在大法中受益過,你也曉得大法好,你在心裏不停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好起來的,回家後你還願不願意學大法?他點點頭。

第二天出院了,就住在省城。我再去看他,正遇到有人來給他換氧氣,換氧氣動作要快,時間不能超過十分鐘,否則就可能出現生命危險。我問為甚麼這麼快就出院了?姪女就說,住了二十九天了,病情沒有一點好轉,醫生就叫出院了。

我轉身對小姑的丈夫說:「你是團員還是少先隊員?」他說入過少先隊。我問他願不願意退出?他馬上舉著拳頭就乾脆的說,我願意退出少先隊。我接著問他:「法輪功被江澤民迫害,現在有二十多萬人實名實姓控告他,兩百多萬人簽名舉報他,你支不支持?」他又立刻舉著拳頭說:「我支持!」

我接著說:「你要是煉法輪功身體好了,你敢不敢證實法?」他問甚麼叫證實法,我告訴他就是在別人問他的病是怎麼好的,他敢不敢實事求是的告訴別人是修煉了法輪功後變好的。他立刻又舉起拳頭說:「我敢的嘛!我不怕哪個抓!」

三個問題才回答完,奇蹟出現了,他蒼白的臉色紅潤起來,說話也有力氣了,就決定第二天回老家去。我送了他一本《轉法輪》,一個裝有師父廣州講法的小播放器,並交代他要堅持聽師父的講法,空餘時間就不斷的真誠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認真的回答說:「好!」

十多天後我去老家看望他。他已經能在院子裏走動了。小姑背著丈夫對我悄悄說,怕丈夫死在樓上不好搬動,就先搬到樓下住著等待時間了,後事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問小姑他知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她說不能讓他知道。我說應該讓他知道實情,他才知道珍惜修煉,不再把大法書送人了,輕易放棄機緣。我就轉身把病情告訴了他,並問你有沒有煉功?他說動作早已忘記了,我就教了他第一套功法。

煉第一遍動作時,他全身顫抖站立不穩,渾身大汗淋漓;煉第二遍時好多了。第三遍煉完,人整個都精神起來了,他很高興。我告訴他先把這套動作煉熟,其他的可以在我給他的教功碟上自己學。

二十多天後我打電話問他情況怎麼樣,他告訴我已經能逛街了。我聽了真為他高興。並告訴他,大法那麼好,這次你一定要珍惜了!好好的學法,好好的修煉下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