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學員:大法讓我的苦變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六日】在苦盡甘來的日子裏,蘸黃河水為墨汁,也寫不盡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用盡人類的語言也表達不了師父救度我的浩蕩洪恩!

我今年六十九歲,在人生的苦海裏苦苦煎熬、掙扎了大半輩子。二零一七年是我這一生中的轉折點──這年六月,我喜得法輪大法。師父把我這個苦命的人,從苦海中撈起,使我的身心和家庭生活發生了巨變,師父把我變成了一個全新的我,也給了我一個全新的家!

在苦海中煎熬的日子

九歲時我就沒了媽,修煉法輪功前,我被病痛折磨著:息肉、囊腫、痔瘡都長在肛門上,還有嚴重的心臟病、心絞痛,丹參藥一次就得吃四、五粒,說犯病就犯病,著急上火也犯病。有一回心臟病發作,我從耳朵到心臟就像被一根鋼針扎著似的,疼的感覺自己馬上就不行了,一下子癱軟到地上。我把兩個孫女嚇哭了,撕心裂肺的喊:「奶奶!奶奶……」我的小肚子擰勁的疼,不排氣,肚子脹了十多年,鼓鼓的,別人開玩笑說我懷孕了。

為了活命,我在本市和外地多次住院,也不見效。那時家裏經濟條件不好,加上我住院、吃藥花錢,日子過的更艱難了。可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不順心的事一件接一件。我那已經娶妻生子的兒子患上了憂鬱症,他走到哪兒躺到哪兒,就像個痴呆傻子似的,有時兒子離家出走音訊皆無。為了供兩個孫女上學,兒媳只好去外地打工。

我忍著病痛也去打工,給人薅草,一小時掙五元錢,一天掙五十元錢,第二天我就拿著這點錢去找兒子。我捨不得坐車,有時一走就是一整天。我經常拖著病身子到處找兒子,手裏拿著他們倆口子的照片找兒子,到處留電話號碼。有時兒子一走就是一整年,有時走十個月八個月,有時兩、三個月。那幾年找兒子我跑遍了全城,找不到兒子,我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有病,還要找兒子,難中加難。我自己可憐自己,那些年心酸的眼淚永遠止不住,流不完。

醫院看不好我的病,我就供了狐、黃、白、柳等附體,初一、十五燒香磕頭。可是我的病越來越重,腿、腳都疼,有時疼的一步也挪不了。到後來,我上不去樓,一扶樓梯像被電打一樣疼。我啥活都不能幹了,煮不了飯,洗不了衣服,我成了親人的累贅和負擔。洗臉時,孫女把水溫熱乎了,我才敢把手放到水裏,不然像過電一樣疼。孩子扶著我挪出樓,我不能見風,整個頭捂的嚴嚴的,只露出眼睛,眼睛還會被風吹的生疼,一直疼到腦子裏。我被病痛折磨的死去活來,躺在床上等著死神的降臨,等著咽下最後這口氣。

修大法苦盡甘來

一天,一位法輪功學員看我病病怏怏的,一點精神都沒有,就給我介紹法輪功,講法輪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種種奇蹟,我抱著試試的心態,開始看她借給我的《轉法輪》

我做夢都不敢想自己還能苦盡甘來,可看完一遍《轉法輪》後,真的苦盡甘來了,我的身心發生了巨變:學大法三天,我燒了家裏供的附體,我身上哪兒也不疼了;我一氣上到四樓,好像有人推著我上去似的;我隆起的肚子也下去了,能正常排氣了,折磨我多年的心臟病也好了。我不用家人攙扶、伺候了,我的病全好了。

快六十七歲的我在物業公司當了清潔工,掃樓梯,冬天還掃雪。我全身有使不完的勁兒,別人打掃兩棟樓的衛生,我打掃三棟樓的衛生,每棟樓都是七層高,我跑上跑下的。居民問累不累?我說不累。大夥說:「這老太太真了不起,這麼大歲數,還能當清潔工。」

一天,我的手被劃了一道很深的大口子,鮮血直流。二孫女勸我去醫院,我不去,她著急了,怕我不打預防破傷風的針會被感染。我告訴孫女:「沒事,我手上的傷明天就能好。」孫女不相信,可我對師父、對大法深信不疑,我那麼多的重病都好了,手上的這點傷口算甚麼?也一定能好。第二天,二孫女一看,我手上那麼深的傷口不但好了,而沒有留下一絲疤痕。我手指上凍裂的小傷口還沒好呢,可那麼深的傷口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裏癒合了。這是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奇蹟,二孫女十分震驚,也更支持我修煉法輪大法了。學校放假時,大孫女回來了,我給大孫女講真相,她和我爭犟。二孫女對她姐姐說:「別跟奶奶爭犟了,奶奶手上的傷口癒合的太神奇啦!」

家人也受益

我修煉法輪功不到兩年,不但本人身心受益,家人也受益。讀高中的二孫女在學校的成績直線上升。

去年過完年,患憂鬱症的兒子奇蹟般的康復了,去外地打工去了,掙了錢就往家裏寄,供兩個孩子上學,大大的緩解了兒媳肩上的壓力。冬天,兒子回來,還幫我掃雪、幹活呢!

法輪大法太神奇了!我這顆整天為兒子擔憂、被壓抑的心一下子透亮了,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喜悅和幸福,我的心裏一天到晚甜滋滋的……

我的人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巨變。以前的我像生活在地獄裏,現在的我興高采烈的,心裏亮堂堂的。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救了我的家庭,感恩大法讓我徹底的擺脫了那些苦難而又無助的日日夜夜,感恩師父和大法讓我知道怎樣重德向善,做一個道德回升的好人。

感謝師父!謝謝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