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重生

——一位佛教徒走入大法修煉一年半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六日】我今年七十三歲,在佛教裏修了十五年,去年六月份,走入大法修煉,下面我想把這一年半時間,自己在大法中的修煉過程寫出來,證實法輪大法的超常。

一、苦難的人生與末法的佛教

從年輕剛結婚開始,我就陷入人生的魔難中,夫妻兩地生活,我一個人帶著幼小的兩個孩子,住在單位簡陋的宿舍裏。在七十年代那種艱苦的條件下,不光是身體勞累,心裏也感覺空虛和孤獨,覺的好像丈夫對我和孩子不疼不熱的,在怨恨委屈中,苦苦熬過了近十年。

後來終於盼到了工作轉正、夫妻團圓的那一天。好景不長,身體又出現了各種疾病,還有附體之類的東西更為嚴重,我經常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進入了佛教。

我這個人做事要強,十五年來的佛教修行,每天虔誠的磕頭、燒香、拜佛,給廟裏捨錢等等,我都是慷慨解囊,從不吝嗇。我以為自己修得還不錯,挺好。可是每每做夢,總是找不到家,路面上都是障礙和動物的糞便,要不就是黑天下雨沒有路走,心裏很迷茫,直到病入膏肓。

二、生死一線得大法

炎熱的夏天,我冷的渾身沒有一點熱氣,我懷裏抱著「熱寶」,穿著一身棉衣,這心還是冰冷。我真切的感到身體就在陰森寒冷的地獄裏。我好害怕!真的不甘心下地獄呀!在萬般無奈、心灰意冷之時,突然一天腦袋裏好像有人告訴我,你去學法輪大法!當時我很震驚,這是怎麼回事呢?因為政府打壓法輪功這麼多年,我也被造假謊言欺騙了這麼多年。平時對學法輪功的人不理解,更不可能接受。但是眼下自己也別無出路(因為醫院治不了我這個病),為了一絲求生的希望,就想,試一試吧。

其實我家鄰居就有個煉法輪功的,平時確實看到人家煉的也挺好,身體健康、精神愉悅。這麼多年被迫害,多次被抓、被關押、勞教,還能堅守自己的信仰,就覺的這人修的挺好。當時一念就確定只有她能幫我,因為我當時的處境和條件很讓人擔憂。過程中,確實證實了這一點,我想,一定是師父給我安排的好同修。這裏稱她A同修。

當她看到我的情況後,沒有害怕我已是個生命垂危、生死一線的高齡老人,沒有嫌棄我。當時就給我帶來一本《轉法輪》,讓我先看看。她告訴我:你跟大法有大緣份,如果你真的能放下心來學大法,你肯定會好起來。聽了她的話,我頓時有了生的希望,我真的覺的自己有救了!我決定就學法輪大法!

說學就學。當時真的沒有任何其它想法,我毅然決然的把多年視為「命根子」、「寶貝」的家裏所有供的佛像、佛珠、所有的經書等那麼多東西,讓我老伴全部都送出去了。A同修來了,看我處理的很徹底,她看到了我的決心。沒有幾天,把我需要的修大法的東西都給我拿來了,能聽的、看的、師父講法錄像,教功錄像等很齊全。

我這個人很能吃苦,就要快死了的人,那個身體衰弱到甚麼程度可想而知。可我甚麼都沒想,每天全身心的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越看越覺的好,說的對。越覺的原來佛教裏面的東西太渺小、太膚淺、太表面,無法和大法做比較。

不知不覺我能下地走路了,我決定首先把五套功法先學會。虛弱的身體,真是在考驗我的毅力,我咬著牙學煉每一個動作,抱輪時舉著顫抖的雙臂,心裏經常喊著師父讓我堅持下來。我的汗水、淚水不知道流了多少,後悔自己沒有早點學大法,在佛教裏面浪費了十五年時光。

A同修真是很用心的幫我,三天兩頭來看我,和我交流法理,她總是耐心的、深入淺出的引導我儘快的走出佛教的框框,接受大法的法理。當時心中就一念,這回可找到真法了,從今往後只有信師父、信大法,其它的我都不信。

師父真的是加持我,讓我很快的闖過了學法初期的難關。面臨死亡邊緣的我,僅僅幾天就能正常做飯、吃飯、能幹很多家務活了。還不到一個月,我和健康人看起來沒甚麼區別了。此時我也坐不住了,我也想出去助師正法,做點力所能及的。

三、我也要助師正法

A同修來了,我說:「你們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救人,我現在也還做不了,可是我在大法中受益了,我得報答師父救命之恩,這樣在家裏坐著,怎麼能行? 」A同修看我很誠心,就先讓我出去貼不乾膠,自己寫自己做, A同修給我提供紙、墨水,還給我打印粘貼內容。我心裏這個高興啊!

開始,我的字寫的不那麼好看,我想只要讓人能看清楚就好,但是越寫越好。而且自做的粘貼很隨意,字可以寫的大一些,讓路人能看到醒目的真相粘貼,記住大法的福音。中午,多數人在家裏休息,這個時候就是我的大好時光,大顯身手的時候,主要貼在路邊的燈柱上,小區涼亭的柱子上,看到合適的地方就貼。附近貼完了,有的時候,我坐車出去到別的地方貼。

一次在小區一邊走一邊貼,被小區保安看見了,我當時沒有害怕,因為我覺的自己做的是好事,心裏從來都沒有怕。那個保安跟著我,邊走邊用商量的口氣說:「你不要在這兒貼了,領導看見要罰我錢的。」我說:「貼的都是好東西,別人看了會得福報。」他一直跟著我,直到離開他管轄的小區。

有的時候,我太貪多,一拿就是一百份,走出去很遠、很遠。可是粘貼完了,我也沒有力氣走回來了。因為我的兩條腿的膝蓋都是假的,前些年因為腿痛,花了二十萬元做手術換了兩個假膝蓋。不能彎曲,不能走太遠的路,更讓我煩心的是不能打坐雙盤。

A同修經常安慰我不要著急,好好修大法,會出現奇蹟的。我也經常想:如果早些年得大法,我的腿也許就好了,何苦花那麼多錢、遭那麼多的罪,到頭來勞民傷財,還影響我現在打坐雙盤。

後來我覺的應該再做點別的,還可以發真相資料。發現家裏有兩張資料,我看內容挺好的,因為新搬的家,離A同修家挺遠的,我想乾脆去複印社多印一些,當時的想法很簡單,也不知道怕。到了複印社那人說:「你這不是法輪功的東西嗎?」屋裏還有個女的是辦事的,說你可真膽大,還敢印這東西。我說:「這有啥呀?你看這裏面寫的多好啊?」他倆不做聲了。我說,你給我複印吧,該多少錢給你多少錢。後來他給我印了一百張,要了我五十塊錢。

跟A同修說了此事,我知道以後不能這樣做了,大法畢竟還在被迫害時期,安全問題還是要注意。從那以後,同修供給我各種真相資料,我到周圍小區發放。有的三十層高的樓房,我坐電梯上去,再一層一層往下發,一家不落。到家後心想:我是怎麼從那麼高的樓下來的呢?我的腿……忽然想起是師父加持我的,真的不可思議。

四、家庭矛盾中提高心性

我退休以後病不離身,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都是老伴照顧我,經歷的磨難使老伴都要崩潰了,因為醫院無法治我的病。可我修煉大法不到半年,身體恢復正常了,老伴的身體卻每況愈下。他的飲食起居都得靠我來照顧,他不敢一個人在家,因為突然發病,就得趕緊上醫院。晚上也不敢一個人睡覺,我們兩個人擠在一張床上,很難受、很不自由。

因為得法時間短,得經常與同修交流一些不明白的問題。可得法沒有多長時間,我搬家了,離同修很遠。可有時我想去同修家,老伴很生氣,說我不關心他,經常對我發火、給我臉色看。因為這些事經常發生矛盾,我覺的他影響我修煉。

其實我的個性也很強,在佛教裏那麼多年,好像甚麼都沒有改變。在同修的多次交流提醒中,在師父法理的點悟下,慢慢的我認識到修心性是第一位的,覺的自己太自私了。大法中的修煉人應該先他後我,時時處處為他人考慮才對。我改變了,老伴也高興了。現在他很相信大法,兜裏揣個真相護身符,每天能主動念上面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還能提醒我發正念時間到了。現在他的身體狀況也好多了。

還有我的女婿,我一直看不上他,走沒有走相,坐沒有坐相,啥活也不會幹,可吃飯很挑剔。因為我身體現在好了,家也搬到孩子們跟前住。姑娘經常帶他回家吃飯,經常是兒子一家,姑娘一家,因為屋子很小,吃飯人多,我一個人忙活做飯很費時間,也很累,我心裏發愁,有時不痛快。

和同修交流後,知道這些都是讓我提高的。看不上人的心、怕麻煩的心、怕苦、怕累、求安逸心,都得去掉。當我下決心改變自己的時候,師父真的幫我拿掉了這些不好的物質。再看到女婿,一點也不煩心了,覺的很舒服,本來女兒不一定能長遠的婚姻,現在他們感情突然也變的很溶洽。

我由衷的感到師父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修煉大法真的很奇妙,只有自己歸正這個心,一切隨之而變化、歸正。

我萬分的感謝師父與大法的救命之恩,並給了我生命能夠真正回歸的正法大道。雖然我得法太晚,恰恰是我感到不幸中的萬幸。我會珍惜恩師給我延續來的生命,勇猛精進、再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