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獲新生 農婦體驗神奇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歲,把自己在大法修煉中經歷的神奇故事寫出來,向恩師彙報,並與大家交流。

病痛折磨苦不堪言

修煉之前,我患有多種疾病。如:胃病、頭暈、膽囊炎、咽喉炎、類風濕關節炎,最嚴重的就要數心臟病了,生孩子時差點兒連命都丟了。產後全身浮腫,臉腫的像個瓜瓢。每天要吃九次藥,飯前吃中藥,飯後吃西藥,兩個小時後再吃粉劑藥,吃了藥後哪還吃的下飯呢!丈夫掙的那點微薄的薪水,還不夠我一個人買藥,更無錢住院治療,而且為了給我治病,家裏還欠了很多外債,我只有硬挺著。而且易感冒,弱不禁風。平時也不敢吃水果、麵食、乾飯和泡菜之類的食物。

我天天被病痛折磨苦熬,心情特別的抑鬱,而且也是一個很自私、爭鬥心很強的人,與妯娌關係搞的很僵,真是苦不堪言。看到別人幹活兒,自己卻甚麼都幹不了。有時感到自己都活膩了,恨不得喝瓶農藥自殺,一了百了。

修大法獲新生

一九九七年八月,我的母親幸運的走入大法修煉,一煉就覺的此功法了不得。四天後,母親懷著激動的心情,將這個喜訊告訴了正躺在涼椅上的我。我聽了並沒動心,也不想煉。母親見我無動於衷,就極力勸說:「這個法輪功好得很!老少皆宜,適合所有的人。是教人做好人的。」母親說完這席話後,就回她家去了。

一會兒,母親給我請來了一本《轉法輪》,我就躺在椅子上看,當看完六頁書後,覺的肚子裏好像有東西在動。我又繼續往下看,感覺自己的心裏越來越舒服,人也越看越精神,也有勁兒了。越往後看感覺身體也越來越輕鬆。

飯後,我就跟著母親到煉功點去學功。煉功點設在七樓上,風吹的很大。輔導員同修聽說我怕風,趕緊對我說「沒有事兒。」煉了一會兒,我就想上廁所。如廁後拉的全是水,我感到一下子就輕鬆了。更令人稱奇的是:煉功時感到自己很高大,周圍的人好像都在我的腳邊。

兩個多月後,我身體上所有的疾病就不翼而飛了,挑糞這些重活我也能幹了。後來我又做生意;口渴了就捧自來水喝;淋再大的雨也沒事,知道我病情的人見我淋了大雨,斷言:「這個女人淋了雨,明天要躺在家裏,一定出不來。」誰知我第二天照常出來做生意。

師父救我

煉功不久的一天,我端著一盆衣服去水池子洗。老遠就看見村子裏有一對小姐弟正在抽水池邊玩水。快走近時,那個小男孩兒突然掉進水裏去了。我三步併作兩步跑到池邊,見小男孩兒整個身子已沉入水中,只看見水面上還露出一點頭髮梢。我一把抓住了他的頭,把小男孩兒救了上來。

當我端著衣服準備去洗時,雙腳正踩在一塊高低不平的石板上,我的身子一下子失去平衡,仰面往後倒,我嚇的不知所措。眼看後背快要挨近池水的那一瞬間,突然感到有一隻溫暖有力的大手,攬著我的胳膊一下子把我扶了上來,平平穩穩的站在剛才的那塊石板上。我環顧四周,沒有一個人,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救了我的命。如果是一般常人,再有好大的腰力也彈不起來。

車撞無事

一九九八年夏季的一天,我正在街上做生意,剛轉身去拿貨。突然,一輛摩托車徑直向我開過來,騎車的小伙子也沒注意,只聽「噹啷」一聲,車子不偏不倚剛好撞到我的小腿骨上,周圍的人都被這個驚險場面嚇住了,嘴裏直說:「糟了!糟了!」都認為我的小腿骨肯定撞壞了。

恰在此時,我丈夫也趕到了。他雙手拉住小伙子摩托車的後座,不讓他走。這個小伙子也不知是嚇傻了還是怎麼的,愣在那兒,竟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當時覺的啥事也沒有,一點也不感到疼痛,又怕丈夫訛他錢,就使勁去掰丈夫的手,直叫小伙子快走。丈夫見我幫外人說話,氣的直罵我。那小伙子趁機騎車走了。

丈夫氣呼呼的扔下一句話就走了,我回到家裏,丈夫還在生悶氣。我撩起褲子讓他看,我說:「你看嘛,我的腿啥事都沒有。既不疼也不腫,就只有一個車輪印。」 丈夫說:「我確實聽到了車撞你的聲音。」我說: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丈夫聽我這麼說也不吱聲了。

後來,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掀起了對法輪功迫害的當天,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師父為我做手術

有一天晚上,我在床上剛躺下不久,朦朧間看見師父來到我床邊,我的主意識好像在旁邊。只見師父手裏拿著一把三公分寬足有七寸長的小刀,師父用刀劃開我左腿上的肉,小心的從腿骨頭裏挑出一條七寸長的黑色蟲子(細麻繩),並拿給我看。

然後,師父又用手將我腿上劃開的刀口處一抹,傷口立即就癒合了,沒有留下一點兒痕跡。做完這一切,師父就走了。從那以後,我的腿再也不疼了,感謝慈悲的師父為我拿掉了病業。

關閉的手機突然響了

二零零零年冬月,我因為執著利益沒有守住心性,被邪惡鑽了空子,肉身受到干擾。全身浮腫,表現是心臟病復發。家人強制我到成都醫院,確診後,醫生要求我立即做心臟換瓣膜手術。手術後我被送到特級重症監護室,醫院派專人醫生二十四小時看守。

當天晚上,我仍然處於昏迷狀態,但主意識很清醒。深夜,不想那名值班女醫生竟然睡著了。

次日早上,醫生查房觀看機器上我身體各個部位的情況時,數據顯示我只有三十克的血。醫生一看驚呆了,忙問值班女醫生是怎麼回事?女醫生說:「昨晚我睡著了,後來我手機突然響了(關著的),自己才被驚醒了。」查房醫生對她進行了嚴厲的批評,並及時採取措施調整,使我的身體趨於平穩狀態。事後我才知道,是師父見我生命處於危險的關鍵時刻,用手機將醫生喚醒,我的生命才得以保全,大法太神奇了!

回家二十多天後,我就開始堅持天天煉功,也沒把手術的事情放在心上。家人見狀極力阻攔,但我心裏清楚,只有師父才能真救了我,煉功才能改變本體。我在心裏對師父講:師父,我一定要跟您堅修大法到底!因此,醫生開的藥我全都扔了,只煉功,盤腿打坐時,兩條腿雖然疼痛難忍,但我想到「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最後我還是咬緊牙關挺了過來。

十幾天後,我的身體逐漸恢復,我像往常一樣出去向世人講真相,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沒過多久,身體就全部康復。

結語

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了,我們全家人都見證了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消去了生生世世的業力,給了弟子一個健康結實的身體,並引領弟子走上返本歸真的光明大道。您為弟子付出的實在是太多了!世間任何的華美語言都難以表達弟子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不論修煉的時間還有多久,弟子一定要將法輪大法的美好傳遞給我身邊的有緣人,修好自己,多救眾生,全力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對弟子的殷切希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