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媽媽今年八十二歲了,臉色白裏透紅,誰見了都說:「您的氣色怎麼這麼好,身體也這麼健康?」媽媽總是呵呵一樂,就跟人家說:「我是煉法輪功煉的,法輪功真好!他教人做一個好人。做好人就得只做好事,不做壞事。只做好事就不生氣上火,不生氣上火哪來的病啊?你也知道我原來是出了名的病秧子,你看,我現在的身體好著呢!」

媽媽五十二歲那年患食道癌做了手術,食道切除三分之一。那是一九八七年,那個時候醫術比現在可落後的多了,手術中兩根肋骨被拿掉了,化療後吃很少一點飯,還消化不良,還有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壓迫的腿變形,腳趾彎曲著,走路一瘸一拐的,臉色黑黃,真可稱得上是遠近聞名的病秧子。她就這樣拖著多種疾病的身體,艱難的熬過了十一年。

九八年,我得法了。不久在我的介紹下媽媽也走進了大法修煉。學煉法輪功不久,有一天,她高興的對家人說:「你們快看,我的腳趾伸開了!我的腳趾伸開了!」全家人都說:「媽呀,你真幸運!大法真神奇!」媽媽說:「更神奇的是我還經常看到法輪轉呢!」

從那以後,媽媽精神起來了,走路有勁了。那年有位親戚來看我媽媽,驚訝的說:「姐姐,幾個月不見,你身體好了許多,腿也不那麼瘸了。」我媽說:「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法輪功真的讓我無病一身輕,沒病真好!」親戚說:「是啊!你真的是變樣了。以前我來看你,你總是愁眉苦臉的說你這不舒服那不舒服的。這功法這麼好,你可得好好煉下去啊!」媽媽說:「我會的。」

可是誰也想不到,這麼好的法輪功九九年「七・二零」後卻遭到中共江澤民一夥的瘋狂打壓,電視上整天滾動播放的都是對法輪功的造謠誣蔑之詞,就好像天要塌下來似的。因媽媽膽小,嚇的不敢煉了。在外地工作的弟弟得知媽媽不敢煉了,就打電話給她說:「你在家煉吧,沒人管你!你煉的身體那麼好,為甚麼不煉呢?」我也勸媽媽別放棄修煉。可媽媽說甚麼也不煉了,放棄了。

媽媽放棄修煉後不長的時間,她的病又都回到她的身上來了。

後來,有兩件事對媽媽觸動很大,使她又回到修煉中:一個是媽媽看我修煉後幹活總也不累,全身有使不完的勁,修煉近十年了,從沒吃過藥,身體這樣好;另一個是有個法輪功資料點租了我家的平房,平房的院子裏有眼壓井,井邊放了一個盛水用的大水缸。往年我們家每到冬天就不用這缸盛水了,避免凍壞水缸。二零零七年冬天,天氣很冷。媽媽怕凍壞水缸,就和租戶講:「天冷了,別用大缸盛水了,以免水缸凍壞。」租房的人說:「阿姨,我們是修煉人,修煉人用的水不會結冰的,您放心吧。」媽媽還是不放心,就經常過去看看。真是奇怪,再冷的天這缸的水也不結冰。修煉人說的沒錯。媽媽由衷的佩服。由此媽媽就又走入了修煉。

雖然開始修煉,但是不怎麼精進,只是偶爾看看書,打打坐。即便是這樣師父也沒放棄她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時時看護著她。從新修大法後,媽媽的腿摔傷過四次,有兩次摔的較重:一次是腳踝骨摔折了,一次是骨盆及周圍有三處裂縫。四次摔傷都比較快的痊癒了,並且摔了都不疼。如果不是師父的保護,哪有骨頭折了不疼的事?如果不是修煉大法,別說七十多歲的人四次摔傷,就是摔一次就有可能致殘。

第四次摔傷,是二零一四年八月份的一天,就是骨盆及其周圍三處摔裂縫那次,天剛下過雨,路滑,媽媽從一個坡上摔了下來,當時她自己也沒覺的痛,爬起來回家將沾了一身泥的衣服換下來洗了。第二天下午給我打電話說她摔了一下。我趕緊把她接到我家。

我家住四樓,她是自己扶著樓梯欄杆上去的。到家我就給媽媽聽師父講法錄音。住了十多天。一天晚上睡覺後我聽到媽媽「哎呀!」「哎呀!」了兩聲。第二天,我姐姐來看媽媽,我問媽媽:「您昨天夜裏怎麼哎呀哎呀的叫啊?」母親說:「睡覺不敢翻身,一翻身就痛。」姐姐是醫生,不修煉,執意要帶媽媽去醫院檢查。當時,媽媽也想去檢查,我也就沒再阻攔,去了醫院。一拍片子才知道:骨盆及周圍有三處骨裂縫。醫生說:「快八十歲的人了,不必手術了,吃藥、臥床休息吧。」

醫生一再叮囑至少二十天以內不要下地活動。媽媽一聽落淚了。姐姐問:「怎麼了?」媽媽說:「還有十天過中秋節了,我得到你弟弟家去過中秋,我得躺床上,怎麼好意思讓你弟妹給我端屎端尿呢?」趁她倆說話,我到醫院外面的藥房去只給媽媽拿了點膏藥,回家後姐姐就給她貼上了。

第二天醒來,媽媽和往常一樣來到飯桌前高興的對我說:「昨天晚上一點也不痛了,睡了一宿好覺,這個膏藥真好。」我說:「媽媽,您想想:從您貼上膏藥到睡覺不到十個小時,就一點不痛了,甚麼膏藥這麼靈?再說了,醫生給您開的藥很多,我只給您拿了膏藥,並且醫生一再叮囑讓您臥床休息至少二十天,您這不又能下地活動了,並且也不痛。這分明是師父在管著您呢。」媽媽說:「噢!可不是嗎?」我又接著說:「您再想想:如果師父不管您,您七十九歲的人了,三處骨裂縫,還能自己上樓下樓的嗎?就是年輕的不修煉的人,三處骨裂縫也得痛的受不了,更別說上樓下樓了。」

媽媽很虔誠的說:「是啊,我真得要好好謝謝師父!謝謝師父!這是師父在保護著我。我今後一定好好學,好好煉。」

從此以後媽媽修煉精進了許多。去年媽媽問我:「我看大法書時,為甚麼書上的字金光閃閃的?」我說:「這是好事,師父在鼓勵您多學法,好好修呢!」現在,媽媽能做到天天學法、煉功。她的身體也越來越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