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母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的父母都是從200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父親煉功之前患有高血壓、腰腿痛、眼角膜炎等疾病,加上抽煙、喝酒四十多年,肝、肺、氣管等器官都有嚴重的傷害,天天咳嗽。眼角發炎,眼睛睜不開,還流淚。醫生看過說必須做手術才能緩解。父親每天疲憊不堪,隨之帶來的是脾氣很壞、煩躁、情緒低落,好像他感到自己要面臨一場大災難了,說不出的痛苦,就這樣一天天拖著沉重不堪的身體煎熬著。

2005年父親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不久幾十年的煙、酒全戒了,一身的病全都沒了。無病一身輕,走路都要飄起來似的,每天幹多少活都不覺的累,總是笑瞇瞇、樂呵呵的,整個一個人都變樣了,他自己都說:「象回到年輕時一樣」,激動的熱淚盈眶,發自內心的感謝師尊的救度!

母親煉功之前有心臟病、高血壓、風濕,更嚴重的是患了結腸癌。特別是在結腸癌手術前後遭的罪苦不堪言,被折磨的情緒低落、心煩意亂,吃不下睡不著、頭昏腦脹,生不如死,真是太遭罪了,身體不好、心情自然也不好,人變的愛發火,有時甚至還罵人。

在危難關頭,我妹夫從南方回來了,他帶回一本《轉法輪》。他告訴父母這是佛家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他告訴父母認真讀讀這本書,同時教他們煉五套功法。從此我母親的生命出現了轉機,和父親一樣,修煉不久所有的病全沒了。

李洪志師尊給了我母親第二次生命。十五年來她沒吃一粒藥。十五年的時間內,僅我母親一個人就給國家節約了多少醫療費,給兒女減少了多少麻煩!何況有錢也買不來健康,有錢買不來平安,這是人人都知道的理。

法輪大法使我母親脫胎換骨。從此母親用「真、善、忍」的法理約束自己的言行。她每天大部份的時間都在靜心愉快的學法,知道修煉人遇事要為別人著想。她經常打掃樓道衛生,冬天清掃樓前積雪,用善心對待所有的人,誰有困難就幫忙。是大法使她變的慈祥、善良,受到人們的尊敬和佩服。父母修煉大法,家裏變的和睦、鄰里之間相處溶洽。

師父把我的父母從地獄撈出,又給了我們全家人健康的身體,讓我們做個道德高尚的人。我們聽師父的話用「真、善、忍」的法理約束自己的言行,用善心對待所有人。如今社會道德敗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的非常複雜,人害人、人防人,包括父母和兒女之間、兄弟姐妹之間、親朋好友之間似乎都以利益來衡量。我們家因為父母修煉大法,從不計較個人的得失,所以無論大小節日兒女和孫輩孩子都願意回父母家。將近二十口人,大家湊到一起和睦相處,有困難互相幫助。

父母老倆口平時過日子非常簡樸,但別人有難時老倆口毫不猶豫的付出,不僅對自己的家人,對其他人也如此。父母樓下也住著老倆口。一次男主人有病住院去了,老太太一人在家。趕上大忙季節,所有的人都在忙活著。一天上午九點多鐘,母親走在樓道上,聽到呻吟聲,確定是那對老人家後,趕快推門進去。一看,老太太摔倒在衛生間。她將老人慢慢扶起,又扶上床躺著。中午,母親讓父親送一大盤餃子給那位老人。

當然,在大法弟子這個群體中,為別人做好事的例子層出不窮,太多了!

自修煉以來,我的父母也經歷了風風雨雨,也是磕磕絆絆的走過了近十五個年頭。他們知道,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三件事中哪一件都很重要,哪一項都必須做好。

父親八十一歲那年,一天晚上,他突然尿不出尿來了,隨之人昏迷過去,母親趕緊跪下求師父,不一會兒他就甦醒了。附近的兄弟姐妹得知後立即趕過去將父親送進醫院。母親正念足,和父親一起學法、發正念。我從外地趕回來了,我沒有把他們當成父母,而是同修,他們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們一起靜心發著正念。突然我感覺全身發熱,熱的很厲害,這是自我修煉以來從未有過的、非常強大的能量場。我們也靜心聽法,看看哪方面沒做好,就趕緊做好。在師尊的加持下父親又闖過一關。

任何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對師父的感恩,只有精進,做好師尊安排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人。

2016年的中國新年,小弟給父母買了一台大屏幕電視。父母原來的電視是陳舊的老式的,自從他們修煉後他們幾乎沒看過電視,這一台大屏幕電視圖象可清晰了,這讓他們挺高興,孩子看,父母也跟著看。母親越看越上癮,連吃飯時都得把碗端到電視前邊吃邊看,父親提醒她她也不聽。我回家看到這種情況,就勸母親同修:既然修煉大法,心一定要放在法上,惡黨的電視不能看!同時幫母親發正念,讓她聽師父的話,走師父安排的路。下午,我與他們一起學一講《轉法輪》,晚上,我們聽了一會兒法。第二天,我就回自己家了。我家與父母家相距將近兩個小時車程。

2017年10月,母親眼睛看東西模糊了,時而能看清《轉法輪》上的字,時而看不清,時而只能看清書上的小標題。母親向內找,知道是看電視造成的,發現自己有安逸心、疑心、堅持自我、兒女情、依賴心、埋怨心、生氣等不好的人心。她立即發正念清除它們:所有人心都不是我,我都不要。請師尊幫我拿掉它們,我就是有漏,也不配舊勢力黑手爛鬼管,我會在學法中歸正自己,我只走李洪志師尊安排的路,我的一切都由師尊做主。

父母一個八十六歲,一個八十二歲,每天都是清晨三點半起床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從沒落下過,每天晚上煉第五套功法;全球四個整點統一發正念時間也都堅持發正念,尤其半夜十二點也都保證按時發正念,幾乎沒落過,也沒有晚過,一般提前一小時煉第五套功法,打完坐正好接著發正念。十幾年都是這樣做的。

我的丈夫、婆婆也都是同修。去年,我父母來我家小住。每天下午我們五個人一起學法,每週還有其他同修來一起學法。母親讀不了《轉法輪》,就認真聽。父親跟大家一起讀,開始有丟字添字現象,現在改變很大。我們晚上都讀《轉法輪》與師尊的《洪吟》。母親為了讓自己能集中精力學法,不讓自己發睏,並記住師尊每一句法,我們讀一句法,她也小聲跟著讀一句。

父母早上煉完功後有時就聽法,有時父親給母親讀《明慧週刊》或其它明慧刊物,有時一起背《論語》。白天,每一個上午,用一些時間讀《轉法輪》一、兩頁,每次都讀將近十遍,第二天接著繼續往下讀,再讀一兩頁,都讀十遍。這樣讀,能把法記住多一些,他們已經這樣讀完一遍《轉法輪》了。每次都是父親讀一句,母親跟讀一句。一遍一遍的讀下來,這多麼需要有耐心,多麼需要有持之以恆的毅力啊!這毅力是甚麼?就是對師尊法的堅信。

他們遇到心性關時,就向內找,更多的聽法,越讀法,正念越強。他們互相交流,互相鼓勵,不怕吃苦,在師尊的加持下這個關就闖過去了。他們有時疊資料,有時出去發資料,要是這天勸退了一個人,他們可高興啦!母親眼睛看東西模糊,經常摔跤。人們都知道老人就怕摔跤,一摔跤,不是癱瘓,就是送命。而她摔了無數次跤,有時摔得還非常嚴重,但都沒事兒。他們更信師信法,更堅定了修煉的決心,不把魔難當回事,該幹甚麼就幹甚麼,過幾天就好了。每次摔跤沒事兒,母親總是不忘發自內心的說:「謝謝師尊!」

父母說,自己能得到這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法輪大法真幸運!決心堅定不移的走正最後的正法路,以謝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