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症晚期 母親聽大法獲健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我姓郝,是一名鄉村醫生,人們都叫我郝醫生。我母親今年六十七歲,是一位勤勞、忠厚、能忍能讓的人。她從不為財物和別人發生爭吵,對我們兒女從沒有任何要求。母親雖沒有文化,但說出來的話非常有哲理性,她經常叮囑我們:是你們的錢,你們拿,不是你們的,千萬不許拿,拿了還得遇到麻煩事,把錢都倒回去。我們謹記母親的教誨。

在二零一八年臘月十三,母親突然肚子發脹,疼痛難忍,趕緊住進了市中心醫院,經過各種醫療器械檢查,化驗,最後醫生確診為胰腺炎。經過半個月的住院治療,臘月二十八回到家中,從此吃藥,打針、輸液成了常規,而且油、雞蛋、肉類、奶類都不准吃,就是這樣控制,大概每半個月就發病一次。

二零一九年黃曆五月初七,母親再次發病,並且發燒,第二次住進了醫院,經過各方面的檢查化驗,最終醫生確診為胰腺癌晚期,需要馬上手術治療,聽後,我和弟弟妹妹驚呆了,不知如何是好,暗暗流淚。

為了給母親尋找一條生的希望,我們姐仨帶著母親去了北京腫瘤醫院、協和醫院、301醫院、中醫院等各大醫院,都確診為胰腺癌晚期,需要馬上手術治療。我們徹底失望了,帶著母親又回到了本市中心醫院,準備手術治療。

就在這時,我小姨知道了我母親做手術的消息,她立即趕到了醫院,她懇切的對我們說:「這麼大的事,你們怎麼能瞞著我呢?」小姨給我們分析了母親要做手術治療帶來的痛苦和經濟上的承受,關鍵是花了錢、受了罪,母親的病也不能好,到最後人財兩空。小姨懇切的對母親說:「姐,跟我學法輪大法,這是唯一的希望,最起碼不受手術之苦。」小姨對我們姐仨說:「我不會騙你們的,我是你們的親人,你們的娘是我二姐,我要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還不這樣說呢。」

聽著小姨這堅定、懇切、關心的話語,我的心踏實了下來。我和小姨,弟弟找到了準備給母親做手術的主刀醫生,詢問了母親的病情,醫生說沒有最佳的治療方案,放療、化療對此病不起作用,這是癌症中最厲害的一種。聽後我的心涼透了,於是我們辦理了出院手續,直接將母親送到我妹妹家,因為妹妹和小姨是一個村子。

我小姨立刻給我母親拿去了錄有法輪功師父講法的播放器,讓我母親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小姨抓緊一切時間陪我母親聽法,還教了我母親幾個簡單的煉功動作,由於母親長年累月的幹活,胳膊和腿比較僵硬,煉的也不標準。

在妹妹家住了八天,母親就回家了。回家後,母親始終堅持聽法,煉那幾個煉功動作,儘管不標準,還是堅持煉。小姨也經常來我家,鼓勵我母親堅持聽法,煉功。

就這樣半年多過去了,我母親一次也沒犯病,而且越來越健康,變的紅光滿面,還能幹家務活。秋收季節,母親每天下地拾花生,挖紅薯。農閒時,又在家幹上了她以前給廠子加工喉箍的活,能掙點零花錢了,母親整天樂呵呵的。

是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救了我們的母親。為了表達對大法師父的感恩,我把此經過寫出來,證實大法的偉大與超常。沒有語言能夠表達我們對師父的感恩之情,由衷的感謝大法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