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出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普通婦女,以前一身病,修煉法輪大法後疾病全無。由於我的變化,我的家人、鄉鄰及親朋好友非常認可大法,並相繼得法修煉。全家人每日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其樂融融。

一、學大法出奇蹟

那時我才四十多歲,已經落下渾身病:全身都疼、腰椎間盤突出,疼痛厲害時,走路走不了幾米遠就得歇一會兒;特別還伴有怪病,說哭就哭,說笑就笑,笑起來就沒個完,但我意識清楚,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這個病說不定甚麼時候發作,到醫院它不發作,也檢查不出甚麼。

當時全家人沒有任何法子。我的母親傷心的看著我:這孩子可咋整呀?才四十多歲,以後咋生活?我的丈夫看著未成年的兩個孩子,也在偷偷的抹眼淚。之後,我母親找所謂的「明眼」給我治病,「明眼」讓我跑山上燒香磕頭,跑了幾年山,錢也花了不少,也沒跑出個結果。

幸運的是,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我認識了一位剛修煉法輪功不久的大姐,她得知我的情況後,就介紹我跟她一起學煉法輪功。神奇的是,我接觸法輪功才六、七天,動作還沒有學會,就感覺從未有過的舒適、輕鬆,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病痛。

修煉法輪功不長時間,我全身的病在不知不覺中都好了。同修給我送來了《法輪功》和《轉法輪》兩本書。我除了幹家務活外,就是煉功和學法,更神奇的是,頑固的怪病也好了。

母親和妹妹看到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身體發生這麼大的變化,也到我家來學法煉功。

記得有一次去煉功點煉功,我們煉完動功,開始煉靜功打坐,我的腿盤不好,可我的母親往那一坐,雙盤居然盤的特好,第一次打坐就堅持了四十多分鐘,雖然腿又疼又麻,但站起來就能走。有一次我妹妹打坐時感覺腿沒有了,胳膊也沒有了,真如書中所講的,覺的非常美妙。她說她還看見了一個大法輪。我是每天早晨四點鐘感覺總有個聲音在喊我的名字,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管我呢,怕我煉功遲到而提醒我。

二、師父時時保護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師父時時保護。

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歲的孫女由於生病住進市醫院,住了七、八天,頭仍然很疼,醫院檢查不出原因,就告訴我們:你們去北京治療吧,咱這沒有這個儀器。沒辦法,我們只好辦了出院手續。回到家,我對孫女說:「你生在大法弟子家,跟大法有緣。你跟奶奶一起學法煉功吧。」 孫女很聽話,我教她煉功,並給她念寶書《轉法輪》。神奇的是,煉了兩、三天病就好了,不用去北京治療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孫子出生了,結果檢出異常情況。醫生說:「孩子將來不是傻就是得癲癇病。」兒媳聽後,整日淚水漣漣,幾天幾夜水米不進,也無法入眠。我告訴兒媳及全家人:孩子來到大法弟子家,就是跟大法有緣,咱們就求師父吧。我們全家人每天都對孩子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月後,到婦幼醫院再次複查,結果一切正常!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今年孫子十週歲,啥事沒有,聰明健康,我們全家人無法表達對師尊的無限感恩。

我妹妹自從修煉後,她的家人包括兩個孩子也在大法中受益了。那是大約在二零零八年,二外甥(三十多歲)到馬路對面給我拿東西,由於走得急切,沒顧及橫向過來的一輛轎車,只聽得「砰」的一聲巨響,我眼睜睜的看到二外甥被轎車撞飛,又從高處摔下,轎車衝出約三十多米才剎住車。看見這種突發事件,我心裏一直默念:他沒事!師父救他!師父救他!轎車司機嚇壞了,趕緊將二外甥送醫院搶救。到醫院檢查沒事,只有小腿有點擦傷。問他咋樣,他說沒事。最後簡單上了點藥就出院了。二外甥也說,當時他也沒覺的害怕。要沒有師父保護,後果可想而知。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頭幾天,我二兒媳從儲蓄所辦完事回家,過馬路時交通燈是綠的,剛走到中間時,交通燈變色了,這時從對面疾駛一輛轎車左拐,由於轎車速度太快太突然,一下子將兒媳撞出好遠,送去醫院檢查,除了臉及肩上蹭破點皮,其他部位啥事沒有。我知道又是師父保護了我的家人。

我的家人們遇到這些危險的事,都能化險為夷,是師尊一直保護我們全家,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全家,感恩師尊慈悲苦度。

三、見證大法神奇

自我修煉受益後,我的家人、鄉鄰及親戚也相繼得法,為了讓更多的人得法,不錯失這萬古機緣,於是,我與同修一起騎上自行車到偏遠地區洪法。

記得一九九九年春天大年剛過,我們到礦上洪法。當騎到一條大馬路上時,明明知道前面是一個很長的慢坡,但我感覺好像走下坡路一樣輕鬆。我扭回頭一看,真是下坡,我心想這不可能啊。我再往前騎,確實是上坡,而我真切的感到像有人推我一樣輕鬆。是弟子做對了,師父加持弟子呢!

還有一次,黃曆三月十五,正是峰峰北響堂山寺廟會集日,我們幾十個同修到那裏洪法。我們分開分成幾片洪法。我們幾個人在響堂寺下邊找了片空地開始煉功,煉功時有的同修看見法輪在轉,有的看到另外空間景象,我與另一同修都看到了紅光,特別壯觀,相當美妙。

我從一九九九年春天得法修煉,到現在整整二十年了,也是邪黨流氓集團迫害大法的二十年,在這恐怖的血雨腥風的二十年裏,我憑著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走了過來。由於我的修煉,我從一個無法自理的病人變成一個快樂的健康人;由於我的修煉,我的家人也得到了福報,他們也多次在危難中化險為夷。可以說,如果沒有修大法,我活不到今天。我的全家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