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歸正自己、反迫害和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五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五、六個警察非法入戶,我在家中被綁架。

在沒出示法律文書的情況下,他們非法搶走了我的大法書籍、師父法像、真相資料、筆記本電腦、手機等私人物品後。我本人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一個月後,因所謂的證據不足,我被取保候審。經歷了一年多的正邪大戰,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不斷的點悟下,在同修的整體配合下,在大法中歸正自己,善用常人的法律反迫害,講大法真相以救人為基點,解體了邪惡對我的這場迫害,最後以檢察院退案,公安局放人而終結。

現把這次經歷向師尊彙報,和同修交流,由於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向內找,在大法中歸正自己,邪惡自滅

我被綁架到看守所後,腦子想:「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我開始靜下心查找自己,有哪些人心被邪惡鑽空子了。

1、在被綁架前不久,有同修告訴我說:「某某某說你修煉出問題了等等。」我一聽就著急了,心想這可不是小事,就想找那位同修問明白,可我又不認識她。她憑甚麼說我哪有問題呢?最後沒找到她。現在我靜下心來想一想,當時我為甚麼那麼著急,急的背後隱藏著甚麼心?那就是怕自己犯錯和怕修不好的心,深挖下去,為甚麼怕?不就是保護自己的心嗎?再深挖下去,就是怕被迫害的心。師父一再告誡我們:「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2]。其實就是怕被迫害的心招來的魔難。

2、還有一念不正。因當我看到全國範圍內邪惡的「敲門行動」後,心想我怎麼對付他們。看了師父講法後自己又悟到應該用常人的法律反迫害,當時腦中閃出一影像:我在法庭和邪黨法官們講法律,講大法真相。還覺的念挺正。其實是基點錯了,沒有用大法來衡量。師父講過許多關於不承認舊勢力迫害的法,我卻沒有及時否定,就被邪惡加強和擴大而鑽了空子。這就是求被迫害的心惹的禍。

3、保護同修,從表面上看沒錯,可是任何事都得用法去衡量。當我被綁架時,我想:一會兒有幾個同修要來我家,我和警察講常人法律發正念的同時,又怕同修被碰上,就想把惡人引開,我喊著「法輪大法好,警察抓好人!」被綁架到警車,被帶到公安局關進看守所。到看守所後一聽到開門聲,就想:可別是同修被抓。審我時,他們總是圍繞著:誰給你的資料,男的女的,胖的瘦的,重複問。我明白了、認識到這一念是在證實自我,真正能保護同修的是師父,師父說了算,你一個修煉人有何德何能,自己都保護不了,妄談保護別人。

4、大法書籍等被惡人搶走,我心裏很難受。雖然發正念,可由於心性沒到位,很無奈,心裏很糾結。後來和同修交流,同修說:如果是我,我就發出一念,我的東西誰都不許動,也動不了。師父講:「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3]如果把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當作自己的生命,邪惡敢動嗎?念到功到。聽了這話我很慚愧,這是境界。我向內找,根子問題是信師信法打折扣。對法沒有那麼珍惜,沒有實修造成了損失,留下了遺憾。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除此之外還有妒嫉心、爭鬥心、顯示心、親情、同修情等不好的人心。

針對這些人心發正念清理自己:這些人心都不是我,我不要它,把它清理掉。然後,立掌清理加強和擴大這些不好人心的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

二、放下生死,不配合邪惡,正念救人

從看守所回來,主辦案子的警察仍抓住這件事不放,揚言至少判我七年。當時我不為所動,因為我沒有把真相資料當作犯罪的證據,它是救人的法器。師父講:「傳真相是神的安排」[4]、「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5],警察也是被救度的對像。我本著這個原則,總結一下圍繞著案件的問答。

警察問:你為甚麼煉法輪功?

答:從低層次上說是為了祛病健身,從高層次上講他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修佛的,得正果,功成圓滿(我意在破除他們搞政治的邪說)。

問:資料是你做的嗎?

這個問題不回答。我反問他們:做資料違法嗎?因為我知道只要你回答就在配合邪惡,你說出同修就形成犯罪鏈條,給邪惡判你的藉口。

問:家中存些資料幹甚麼?向別人宣傳或散發過嗎?

我不正面回答。而反問他們:《憲法 》第36條不是講信仰自由嗎?資料內容是教人向善,做好人違法嗎?它給誰造成傷害了?誰看到它致殘了?誰看到它瘋了?沒有。那是在救人。因為《兩高解釋》是違法違憲的,它沒有立法和解釋權。而在邪黨兩高文件裏就規定:只要是你製作的,只要你宣傳散發了就判你。但是我不怕邪惡怎麼規定,因為他們說了不算,我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關鍵是不能讓同修被牽連被迫害,也不能因為我而害了所有涉及我案子的人,他們也是被救度的人。師父說:「救人是目地。」[6]

問:你不是修真、善、忍的嗎?為甚麼不簽字,不承認資料是你的呢?

答:我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7]我這樣做是為了救你們。

三、用大法歸正自己,善用常人法律,講大法真相救人

在一年來的反迫害救人的正邪大戰中,經歷了幾個回合,換了幾個書記員,在學法修心中師父不斷的點悟我,看護著我。我得以進一步明白常人法律和大法法理,讓他們都明白了真相。

一年後的一次詢問中,他們還是問我同樣上述問題。

我開始就說:與本案無關的問題,我一律不予回答。(因為師父讓我明白了,只要你回答就是配合。)我反問他們:你們有甚麼法律依據入室抄家並綁架我?他們說根據刑法300條。

我問:內容是甚麼?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

我問:邪教是指誰?請出示法律條文。他找了半天也沒找著。最後他說:一九九九年民政部和公安部的聯合通知:關於取締法輪功非法組織的通知。

我問:這個通知能代表法律嗎?這兩個單位有立法權嗎?它不是違法違憲的嗎?他說:有內部文件。(指兩高解釋)

我說:內部文件是法律嗎?那不是以權代法嗎?我有法律依據證明邪教不是指法輪功。第一、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公安部發布《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和公通字(2005)39號的14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第二,2014年6月2號《法制晚報》重新認定的14種邪教沒有法輪功。第三、就是兩高解釋中也沒有法輪功字樣。第四,2011年,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第50號令,關於廢止第五批規範性文件的決定中,其中第99條和100條明確廢止了禁止出版法輪功書籍的文件。綜上所述,我不會回答你們任何問題。因為「法無明文不為罪」。真正違法違憲的是你們。

四、對辦案的警察沒有怨恨心,只看他善的一面,不看他惡的一面。

在我的層次上理解,我所說的善的一面是指佛性的一面,講真相啟迪他的善心。為甚麼不看他惡的一面?因為師父開示我們:「我們看到那些個對大法態度不好的,對大法弟子很兇惡的,那這樣的人其實他也很可憐,他其實也是被中共造謠的謊言給毒害了,所以他才那麼幹的。」[8]「惡人的表現,那是邪惡在後面撐著幹的。」[9]他們把我從看守所接回來,主辦我案子的警察由於中邪黨的毒太深,表現的很邪惡。揚言說:我就不信把你扔不進去(指監獄)。還說我是本市的大案要案等等。不放我回家,連夜審訊。並聲稱如不簽字交代的話,就再送進看守所。

在審訊時,我就是不配合。這時沒電了,他只好放我回家。

我體會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保護著大法弟子,孩子們對舉報我的人和他都恨透了。可是從大法中我明白,是被另外空間舊勢力、爛鬼和共產邪靈操縱幹的。師父說:「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後那些因素解決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樣?人沒背後的因素你告訴他幹啥他就幹啥。你是修煉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個常人,他是沒有力量的。」[10]「解決那些背後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決問題,才能使形勢發生變化,才能使人發生變化。」[10]回家後,我把他主元神調過來,叫醒他的主元神。然後清理操縱他背後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每天三十分鐘,持續十天。他的態度隨之發生很大變化。他再審我時,我真誠的對他講:「我不恨你,這是你的工作,我們是有緣的,也可能我前生前世欠下你甚麼,這次我還了。」我又說:「把一個做好人的人,一個老人,一個修大法的人抓起來迫害,你的良心哪去了?你想到沒有,她的親人多痛苦?我前生前世欠你的,這世都要還。而你抓的是好人,是修大法的人,而且聽你說給扔進去的不僅一個。你得造多大業,有多大的罪?而且完全是違法違憲的。你怎麼辦?」當時我心很酸都要流淚了。他腦袋耷拉下來,說:「我遭報吧!」我說:善惡有報是天理。接著又和他講法輪功真相。他明白了,不幹了。我知道因為我心性達到法對我所在層次的標準要求,在另外空間,師父替我承受了,替我把債還了。

謝謝師尊對弟子的保護,表現在人這一層就是警察從此對本案放手了。

五、無怨無恨,用慈悲心善待舉報我的人

在看守所裏,聽剛被綁架來的同修說:「某某某把你出賣了。」我當時的第一念是:「她得造多大的業啊,她將來怎麼辦?太可憐可悲了。」我有時想:「我哪做的不對了?可我不太了解她。」當時我想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業債,該還的就還,對我來說是好事。所以我出來後發一念,我應該親自找到她,告訴她,我不怨也不恨她。因為我這一念,師父就安排我見到了她。她和我說,警察怎麼威脅她,怎麼恐嚇和逼迫她,又騙她。她在主意識不清的情況下,把我說出來,痛哭流涕。我告訴她:我不恨也不怨你。咱倆前生前世結的可能是惡緣,師父說:「大家知道宇宙中還有一個理,甚麼理啊?就是我們所講的善惡輪報,就說你做了任何不好的事情你得還。好事結善緣,惡事結惡緣,目地是為了了結。」[11]我前世欠你的,這次還了。咱們不是人與人的事,是另外空間邪惡操縱利用人心幹的,被邪惡鑽空子了,這回咱倆誰也不欠誰的。都是好事。甚麼都不想,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她很受感動。又走入大法修煉。

結束語

經歷了一年多的正邪大戰,反迫害的過程,每一步都在師父的慈悲保護和點悟下,在同修的整體配合下闖過來的。

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大海是我的胸懷〉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為你們歌唱〉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8]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9]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10]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11]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