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件難忘的往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八日】「珍惜你們走過的、做過的,在證實法中的那些歲歲月月。歷史過去了,一去不復返。」[1]每當讀到師父這段講法,或類似的講法,我會瞬間想起很多很多、數不清的修煉往事,歷歷在目,就像剛剛發生過的一樣。

下面講述幾件難忘的往事,見證在那艱難的歲月裏,修煉人的正念對人心的改變。

真誠舉動令他瞬間改變

一九九九年十月,在中華大地那是黑雲壓頂最邪惡、最猖狂的歲月。在華北一個小城市裏,我騎著自行車向路邊的人們發真相傳單,大方而簡短的說:「法輪大法真相。」多數人都會欣然接受。一對商販夫妻正在往外擺攤,我先給大姐一張,她接過去就看,給那個大哥時,他拿到手一聽說是大法真相,瞬間扔到地上。我難過極了,心疼的緊忙撿起珍貴的傳單,很珍惜的彈去上面的灰塵,用手指輕輕撫摸著。這細小的動作都是發自大法弟子心底的慈悲。意外的是那人震撼了,善良的本性被喚醒了,他馬上走過來,讓我再給他一張看。

黑窩裏的一件事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日,我與幾名同修走上天安門打橫幅,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之後被綁架,被關入勞教所迫害三年。那時我個人修煉還不很成熟,又趕上迫害發生,不能夠正常學法煉功,所以在那種邪惡環境真是艱難的承受,二十六歲的我被折磨的不像樣,走路都一搖一晃的。

一次我們集體煉功證實法,被惡警分別帶到一樓值班室迫害。一個男警剛喝過酒,拿著電棍打著火花嚇唬我,那火花瞬間打到我身上,像蠍子蜇一下一樣難受,他嘴裏不停的說著一些誣蔑我的話:「我認識你,你不就是想裝瘋賣傻嗎?沒個正形……」我聽了很難過,心想自己沒修好,自身狀態不佳,給大法弟子形像抹黑了。(那時不懂得應否定舊勢力一切迫害)他突然又說,「剛來那天不就是你嗎?在大門口躺地上撒潑裝傻……」我一下明白了:他認錯人了。我沒有給大法抹黑,是他冤枉我了。可是師父和大法都在遭受天大的屈辱,我個人受到一點冤屈,又有甚麼值得難過的呢?我那難過的心情一下煙消雲散,心情清朗起來。奇怪的是,那惡警愣愣的瞅我半天說不出話來,最後讓我回監舍了。

多年後還經常想起那件事,在以後的修煉路上,真的遇到自認為不能承受的委屈時,我也會突然想到:這算的了甚麼呢?是啊,比起師父為弟子、為宇宙眾生所承受的、所遭受的一切,我一個在大法中修煉的小小粒子,所能承受的那一點點又算的了甚麼呢?甚麼也不是啊。這樣就真的放下了自己,那些可笑的「狂妄自大」心態也蕩然無存。

渴望得救的生命

二零零二年,我走出勞教所後,夜以繼日的學法煉功彌補失去的光陰,加上家人精心的照顧,身心很快達到最好的狀態。在講清真相方面也非常的努力,盡力讓我所遇到的一切有緣人都看到大法弟子光明正面的形像,讓世人都知道大法好。

由於常在家門口的菜市場講真相,那些菜市場賣菜的大哥大姐們對我都很熟悉了。一天晚上五、六點鐘,我剛走到菜市場,他們其中一個人就遠遠的朝我喊:「法輪大法好!」那是二零零三年冬天。我內心無比震撼,為世人能有這樣的正念而高興。我把自己編輯和打印的當地真相小報分發給他們,他們指著上面的「東北師大的白曉均老師被朝陽溝勞教所迫害致死」的噩耗,面帶憂戚複雜的神情告訴我:「這個已經知道了。」我知道周圍有其他同修也在做。他們非要把剩下的一堆菜送給我,說甚麼也不要錢,我只好收下一些菜,硬給他們扔下了幾塊錢。

我被覺醒世人的善良所感動,他們拿大法弟子當親人,因為他們得救的一面知道:「只有大法弟子才是他們得救的唯一希望」[2]。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在輔導學校給學生上完課回家,穿過鬧市區去等車。當走在如潮的人海中,看到一位穿舊軍裝的大哥,拉著小山一樣一小車廢品,在人潮中慢慢的行進著。我一眼看出這就是要救的人,便一步跨過去,張開雙臂為他的車擋住擁擠的人群,一邊發自內心的說:「大哥,小心啊,在共產黨的社會,老百姓多不容易啊!」他很感動,忙說:「謝謝!謝謝!」我馬上問他:「不知您入過黨嗎?」沒想到他果真當過兵,入過黨。我說:「那我幫您退了吧,你看錢上都印著退黨保平安!當過兵更知道這個黨有多黑呀!」他馬上爽快的答應了。我叮囑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他起了個好聽的化名退了。我看著他推著車,過馬路,走到大馬路中央時,竟停下來放下車,轉身雙手抱拳衝我高喊了一句:「謝主隆恩!」我感到周圍的一切好像都停止了,心中的感動無以名狀,一個上界生命,在人世紅塵中歷經千劫萬險,就是為了這一刻啊。

我那時只知道自己是師父的大法徒,師父毫無保留的給予我們一切,我也要毫無保留的把慈悲留給眾生,珍惜每一個來在世上的寶貴生命。但即使認識到這點,對於大法弟子將成就為無量眾生之主並沒有太多的概念。世人明白那面,比我還明白呢。至今,每當回想起那感動的一幕,我都倍感法徒使命之神聖,世人生命之珍貴,這一切促使我每一天都走在救人的神路上,永不疲倦。

近年來,世人在街上搶著要真相台曆和幫著發大法年畫的情景屢屢發生,世人當街高喊「法輪大法好」都是經常遇到的事。一次我拿去很多真相護身符,人們不但搶著要,還跟要好的人推薦:這是法輪功的,保你平安!那場景非常感人。

每一次,我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慨、感動,唯有朝這些被喚醒的生命豎起大拇指。正像師父說的:「這些講真相中所帶來的反應,也是人傳人、心傳心的擴充著。」[3]

在鄰里間講真相

在大中城市,尤其在封閉、密集的高層住宅區,給鄰居間講真相也許是相當一部份大法弟子的薄弱環節。我也有類似情況,但我始終鼓勵自己要努力突破這方面。只要有機會我就隨時隨地的講。

去年冬天一天,天氣很冷,北風呼嘯著,我回家剛進電梯,樓上的一位年輕妹妹在裏面,我和她打招呼。每次與鄰居在樓裏相遇,我都會感到他們就是我的親人,好像沒有距離。那位女士也親切回應,並說:「真冷啊!唉,你怎麼不戴圍巾,看你脖子光光的不冷嗎?」(我一般都會戴一條漂亮的絲巾,那天我剛好忘了戴圍巾)說著關切的伸手摸摸我的衣領,我說:「不冷啊!我渾身都是暖融融的能量!」她驚奇的問:「為甚麼?你為甚麼不冷?」這不是向我求真相嗎?我說:「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啊,我內心都是真、善、忍的正能量!」「呀,那太好了,姐姐你一看就是個有修養的好人!」

我說:「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我以前性格要尖兒,現在處處能為別人著想!」「呀,你們這法好啊,能改變人心!」我願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永保平安!她連說謝謝。這時電梯到了她家的樓層,她滿心歡喜的和我道別。我為又一個好人明真相而高興,下次再勸她講三退。

在這樣的不經意間,已有很多鄰居明白了真相,並做了三退。

感人的故事還有很多,限於時間與篇幅,只能寫到這裏吧。今生能成為師尊的大法徒是多麼幸運與榮耀!心中流出兩句詩與同修共勉:「感念洪恩再精進,新宇歸來看真神!」

不當之處,請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