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的等待 萬古的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從小就相信有神的存在。自懂事以來,常在腦海中會有聲音和我說話。四歲左右的一天,在我腦海裏聽到一個讓我感到很溫暖、很溫暖的聲音,大意是叫我要刷牙,不然牙齒會黃不好看;還有遇到危險時,甚麼事都沒有。我還會說一些讓家人不明白的話。大概五、六歲時,我在看一本連環畫書,看到女媧手托彩石補天,我就脫口而出:我就是這樣去補天的。從十多歲起,每到夜晚,我總是仰望著天空、月亮,思緒萬千,似在思念、等待、更像在尋找。

得法後的喜悅 珍貴的機緣

得法前,三十多歲的我就患有嚴重的頸椎骨質增生、肩周炎、腎下垂、腰肌勞損、風濕性關節炎、心臟病、偏頭痛等疾病,已經到了走路費勁、說話沒力氣,吃飯端不起碗的地步,再加上婚姻的不幸,使我從一個年輕、漂亮的靚女,變的沒有朝氣、沒有希望,整個一副病懨懨的樣子。我常常在想:我為甚麼要來到這個世上,為甚麼活著,為甚麼這樣不幸,為甚麼吃這麼多的苦,為甚麼?為甚麼?多少個為甚麼不得其解,在無望和痛苦中,我只想一覺睡去不再醒來!

一九九七年三月十日是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日子。

這一天,經朋友介紹,我來到了公園煉功點學煉法輪功,因為去晚了,大家已經在煉第二套功法,我問了一位大姐,這是法輪功嗎?她很熱情、祥和的說:是。她讓我和他們一塊煉,我就雙手抬起跟著煉了起來。

不一會兒,我就堅持不住了,當我睜開眼時,卻看到我對面一個看似八十多歲、裹著三寸金蓮小腳的老奶奶,舉到頭頂的雙手一動不動,精神抖擻的站著。我就想我還不如一個老奶奶嗎?人家這麼大歲數還能堅持,我也要堅持。我就這麼一想,身體就有一點力氣了。

當煉第三套「貫通兩極法」功法時,感覺到兩手掌心發熱,眼睛雖然閉著,但也能看到兩個手掌一片金光,當聽到師父說:沖灌,我的手好像伸到了雲彩裏。我很激動,也感到很神奇,堅持到煉完第五套功法後,全身感到這麼多年從未有過的輕鬆和愉悅。

第二天,我堅持到煉功點煉功。我請到了寶書《轉法輪》,當我翻開第一頁看到師父的照片時,我不禁呆了,我不停的搜索記憶:我在哪兒見過,那麼熟悉、那麼親切!

得法後一個星期不到,我全身的病痛就不翼而飛了,真正體驗到甚麼是無病一身輕,我是多麼的愉悅、輕快、幸福,全身有使不完的勁,我蹦啊、跳啊,我有師父了!我有師父管我了!幸福的感覺陣陣湧上心頭,我是多麼的幸運呀,得到了這麼好的大法。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更知道了大法的珍貴。記的在得法沒幾天時,煉功點的輔導員讓我去她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專心致志的看著師父講法,忽然從輔導員家的陽台上嘩嘩的往下流水,只見她趕快拿了兩個盆接著,一聲不吭的不停的倒水、接水。我奇怪的說:你怎麼不去樓上和他們家說一聲:你家往我家漏大水了!她不說話,只和我擺擺手。

我當時呆了,心想:怎麼那麼傻,忽然心裏若有所悟!這是不是就叫修!我只感到煉法輪功的人怎麼這麼好啊!我也要好好的修。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在回家的路上我是多麼的輕盈、快樂,走路腳好像沒在地上,好輕快、好輕快,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負您的慈悲苦度,堅定實修,時時用法嚴格要求自己,一定跟師父回家。

在勞教所證實大法

第一次被綁架時,因師父早已點悟,讓我轉移大法書,警察來抄家,他們翻來翻去找不到大法的書籍,就問我;你把書藏到哪兒去了?我說:藏到哪兒了我會告訴你嗎?要告訴你了我還藏了幹嘛?他們無言以對。

在監號裏,她們要我背監規,我說:我只會背我師父的大法,你們聽嗎?我背給你們聽,她們說:聽。我把記得的《洪吟》等大法經文背給她們聽,給她們講真相,她們都很愛聽。後來監號長要我教她煉功,叫我教她背《論語》,她說她也要修煉了。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保護、加持下,在那邪惡的環境裏,我每天教她煉功、背《論語》和一些經文。煉功時,監號的人員輪流給我們放哨,第一天煉功,她的天目就開了,她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還看到了她自己在天上是多麼的美麗和年輕,她激動的對我說:大法是真的,是救度眾生來了。我不會放棄,哪怕出不去我都不會放棄。

第二天早上,她和我說:她會背《論語》了,才一個晚上的時間,她就會背《論語》了,我真的很驚訝,更感到大法的超常。

一年以後(二零零一年),我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再次被綁架勞教。一天師父在夢中點悟我說,同監舍有一個和我緣份很大的人,要我讓她得法。因同監舍的人都已明白真相,我不知是誰。

這時一個人跑過來跟我說:姐,我昨天晚上做了個夢,夢見一個好帥的年輕男子,穿著西裝、頭髮捲捲的、是藍色、翠藍翠藍的,他叫我找你教我煉功,我一聽好高興、好激動,心想她緣份這麼大呀,能看到師父的法身。我馬上說:好,我教你背師父的法,因為當時的環境是不可能煉功的,她不認識字,我問她,你是怎麼進來的,她說是借錢給一個吸毒的人,就稀裏糊塗的被抓了。我說:你就是為今天要得法來了,你一定要好好學,就這樣,我每天抽時間教她背師父的《洪吟》、《精進要旨》中的詩句,給她講要如何修煉心性等。師父常常在夢中鼓勵她,還把金光閃閃的《轉法輪》寶書送給她,叫她一定不要放棄大法,好好修,跟師父回先天的家。

師父還跟她說:人中的父母只是給你一個肉身,只有給你生命的才是你真正的父母。她還跟我說:她經常在夢中和師父在一起,師父叫她往上飛、往上飛,好快樂、好幸福啊!我真為她能得大法、能在夢中和師父在一起而高興!

惡警不放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除了每天的苦力勞動之外,還要承受著被邪惡洗腦、轉化、恐嚇等諸多壓力,不停的讓所謂的「專家」、「學者」向大法弟子灌輸他們的那套歪理邪說,狡猾的軟硬兼施,目地就是要「轉化」你,放棄修煉,放棄大法,毀你。我的思想每天都像繃緊了的弦,一時一刻都不能放鬆,提醒自己主意識一定要強,不能被邪惡所壓倒,你是師父所授予的宇宙中最榮耀的大法徒,我不斷的背法,依靠著對法的正信,時時用法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在師父慈悲的保護和加持點悟下,我闖過了道道難關。

經過一段時間,邪惡「轉化」不了我,它們又使出毒招,讓我去下大田,我就想:我不是來被迫害的,我是來證實法的,來救度眾生的。我腦海裏出現了師父的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我決定抗工。這樣一來,我倒有了講真相的機會了。其實我悟到是師父又給我開創了一個救度眾生的條件和環境。雖有包夾,但她們也明白真相,所以我有了一定的時間和條件,我每天背法、向內找、嚴格用法要求自己,想辦法接觸人講真相,每天都有很多的有緣人能明白真相,能得救。

因看不到時間,我們同修間約定好,每天中午集合時,集中一起同時發正念,有一天,我就在心裏默默的和師父說:師父,對不起,因不知道時間,不能和全球大法弟子同時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就聽到一個慈悲與理解的聲音說:有一分光,就發一分熱。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

有一天一個勞教人員對我說:姐:我看你們留在這個隊不「轉化」的這些法輪功個個都那麼好,那麼善良,你把家裏帶給你的生活用品,都給我們,自己捨不得用,捨不得穿。我說:是啊!我們師父教我們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時時做一個為他人著想的好人。她說:電視上說的那些我不會相信了,而且越來越不相信了,怕是江××妒嫉有這麼多人敬仰你們師父,沒人聽它的,它當然就要整你們了。我聽了她的話,真為這個生命而高興。我就說:你能說出這樣的話,能有這樣的認識,真了不起,你給自己的生命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突如其來的魔難 向內找再精進

我回家後,又投入到救度眾生的行列中。二零零八年初,我全身長滿了小紅包,又疼又癢,像針一樣的刺痛,讓我難受的睡不了覺,整夜、整夜的起來學法、煉功,一時間瘦了許多,其實我在心裏想:這時師父更痛,師父為弟子承受的更多!更多!那段時間,我出不了門,也上不了班,更沒法去講真相救人,我很苦惱,只有在家呆著,多學法、煉功、向內找,同時做小冊子,光碟、真相幣,大法書、護身符等資料,供同修發放。

有一天,一位同修來我家拿真相資料,突然對我說:你這個特務。我說:你說甚麼?她又重複了一遍:你這個特務。我當時傻了,沒想到她會這樣說我,不但她說我是特務,就連當地同修也突然間對我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對我很冷漠,沒有過去的熱情與尊重。

因為在當地同修中,都公認我修的很好,只要一說起我,就認為我是師父的精進的弟子,哇!今天怎麼啦?說我是特務,我差一點暈過去,因為這個詞和我對不上號,我一時沒忍住,就和她爭執起來,我說:你看我像特務嗎?她說:你就是特務。我更忍不住了,我說特務會在這裏做資料給你嗎?因為她一直很尊敬我,很佩服我,也常來我這裏,今天她就死咬著說我是特務,我還不悟,還在和她爭執,最後不歡而散。

她走後,我才靜下心來向內找自己,正因為像我所說:自認為我修的很好,在當地只要一說起我,就認為我是師父最精進的弟子,當地同修都很尊敬我,很佩服我,這不就是有問題了嗎?從修煉以來,我不就是沉浸在這種讚揚聲中嗎?儘管自己在遇到同修時,一再說:要以法為師,修煉中師父說沒有榜樣,也時時提醒自己,不要飄飄然,也時刻用法來要求自己紮紮實實的修,心不為任何語言所動,但還是在不知不覺中居高臨下,強加於人,說話中語氣不善;爭鬥心、顯示心、愛面子的心、不讓人說的心、歡喜心等等,表面對人很謙卑,實質已經高高在上了,除了個別的同修外,基本沒有同修會說我的不是。

我這才如夢方醒,這不是師父借同修的嘴,給我棒喝嗎?師父說:「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3]真危險呀!今天要不說我是特務,我要到甚麼時候才會醒悟。我在心裏默默的懺悔,跟師父說:師父!我真差勁,我還有這麼多不好的人心,我下決心以後一定做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更難過的是,忽然之間,我女兒在經濟上出了大問題,被人來家中逼債,真是一關未平,又來一關,我只有在心裏默默的背誦著師父的經文:「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4]。

這還不算,另外空間的邪惡不斷的往我思想中打進不好的信息,壓的我神經繃的緊緊的,一刻都不敢放鬆,邪惡的目地就是要動搖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我不斷的發正念,排斥。我這才深深的體會到修煉的嚴肅、艱難、不易。

我是一個外柔內剛而好強的人,這時也忍不住哭了,也感到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經到了極限,多年來修煉中我不會輕易的掉眼淚,而那天我哭了,我向內找自己,也在心裏想:我為甚麼會有這麼大的難,是我哪不對勁了,還是自己的業力所致。後來我做了一個夢,夢境中,我曾經在歷史上殺害過很多人,我女兒也是其中一個,也知道自己在那一世扮演的角色,就是武則天當政的那個時候。

知道了這些淵源關係後,我更加珍惜今天得法的機緣,多麼的不易啊!為得大法,我們跟隨偉大的師尊來到了這個可怕的、迷的空間,不斷的造業,不斷的迷失,歷史中扮演過許許多多的角色,生生世世欠下過許許多多的業債,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一點一點的給我們洗淨,為我們承受著無知中所造的無邊罪業與整個宇宙眾生所造的滔天巨難,還有我們無法知道的,為救度眾生的無限付出與艱難。想到這,我就在心裏默默的跟師父說:師父,您放心!有師在,有法在,難不倒我大法弟子,這點難算甚麼?

就這樣,我不斷的學法、煉功、向內找,在師父的慈悲看護、點悟與鼓勵下,這一關,我整整過了一年的時間,我終於闖過來了。

在工作崗位中救度世人

我是搞舞蹈專業的,輔導工作面對的人很廣,我搞少兒舞蹈教學,接觸的學生,家長更多。我利用這個環境給孩子與家長們講大法的美好與真相。

一天,我給一個家長講真相,她做了三退後,又給了她神韻晚會光盤(註﹕那時是神韻晚會光盤在大陸散發的時期),第二天她來到教室裏對我說:神韻晚會太好看了,在看第一個節目時,師父帶著眾生從天上下來的情景,很熟悉、很熟悉,她感到她也是其中的一員。我聽後很高興、也很感慨!眾生啊!來到這可怕的迷的人世間,迷失了本性,忘記了為何而來,和來時的初衷。多可憐啊!要不是師尊來傳宇宙大法,救度眾生,哪有大法徒今天的聖緣,和眾生能明白真相得救的今天?!

今年過年前,我的一個已經三退的學生有幾天沒來上課,一問才知道她出車禍了,七人座的麵包車從她腰下面橫壓過去,衣服、褲子都碾爛了,內褲破碎成一包布渣,在場的人都嚇壞了,想著,這孩子沒命了,可幸運的是;孩子啥事都沒有,只是屁股上拉傷了一小塊皮,在場的人都驚嘆!送到醫院檢查完後,都說不可思議,簡直就是奇蹟!奇蹟!都沒用住院,只開了點外傷藥就回去了。用常規的思維,哪能理解得了,這就是孩子明白真相、三退後的福報!大法的神奇!感恩師尊的洪大慈悲與救度,又一個生命重獲新生。

走過這些年,在風風雨雨中,在坎坎坷坷中,在魔難中,在偉大的師尊洪大的慈悲保護、點悟和為弟子承受我們難以想像的巨難中,弟子才能走過那所有的歲月,弟子難以回報師尊的洪恩!只有遙拜師尊!向師尊問候!師尊您辛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