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修心性 多多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喜得法輪大法,今年八十一歲。修煉二十三年了,我整個身心全部溶入大法之中了,沐浴著師父的佛恩浩蕩。

我得法前多種疾病纏身,痛不欲生。得法後,慈悲的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使我無病一身輕。

我從小學、中學、大學一直到在學校當老師,都是處在邪黨的黨文化的灌輸、毒害下,不知道人生的真正目地是甚麼,真是稀裏糊塗的。我修了大法,我才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我才真正找到了人生的目標,我像一個無家可歸的流浪者,終於找到了歸宿。

可是這麼好的高德大法,卻橫遭大魔頭和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這個人類歷史最黑暗的日子,大魔頭開動全國一切喉舌媒體,鋪天蓋地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師父極盡造謠、污衊、誹謗之能事,調動全國公、檢、法、司人員打頭陣,綁架大法弟子,施用名目繁多的酷刑,殘忍的迫害大法弟子,特別是喪盡天良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這是我們這個星球上從來沒有的罪惡!

可是邪惡的瘋狂對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來說,根本動搖不了他們信師信法的正念。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我和老伴(同修)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沒有敏感日、沒有節假日,不論嚴寒酷暑、大雪紛飛,街面上、商場裏、大小超市、車站、農貿市場處處都留下我們講真相救人的身影,我倆一個發正念,一個向人們講真相,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送給他們真相護身符和大法小冊子、大法傳單、大法光盤。

《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正法步入一個新的進程,從二零零五年初至今,我和老伴同修天天帶著《九評》等大法真相資料,出去勸「三退」救人。

有一次,我們剛出樓門,迎面就來個人問:「你們這住宅六號樓在哪?」我和老伴馬上意識到,這不是送上門來讓我們救嗎?我們告訴他後,就說:「先別走,有好話跟你說。」接著就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答應「三退」,還高興的說:「謝謝二位。」我說:「別謝我倆,要謝李洪志大師。」於是他就大聲喊:「謝謝李大師!謝謝李大師!」向我們揮手走了。

凡是給我家送郵件的、送信的、收水電費的、修理暖氣、自來水管道的、打掃衛生的人,我們都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對各位親戚、朋友、同事、學生,我們更是講清真相勸三退,救了他們;在外地的人,我們就驅車前去救他們。根本不考慮往返花多少錢,而這錢花的值得,這是救命錢哪。

在講真相救人過程中,我和老伴同修也遇到過一些個不聽、不信、不接受、反對的,有的不顧我倆已經快八十的老人,厲聲指責,甚至破口大罵,還有更邪惡的,竟要把我倆送到派出所、公安局。面對這種種情況,我倆不急,也不怕,心態平和,一個發正念,解體操控他們的邪惡生命和因素,一個繼續講真相,最後,不少人明白了真相,後悔和我們發火的態度,並辦了「三退」,有的還要求給家裏人辦「三退」。

師父說:「你們是修善的,你們要慈悲。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們都要慈悲的對待,你們都不能夠與常人爭高低、用常人心來看待眾生。」[1]

師父的法使我倆心明眼亮,我倆認識到,助師正法、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就是我們大法弟子去各種執著心的過程,就是從人走向神的過程。正是在這過程中,才去掉我不少的人心和執著。

我這個人愛面子的心特別強,不能叫別人說。現在我修大法了,別人不但說我,還被人罵上了。我知道,大法弟子所遇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為了提高心性,必須去掉一切執著心,向內找,找到一個就去掉一個,甚麼愛面子心、虛榮心、怕心、爭鬥心、利益心、妒嫉心、怨恨心、顯示心、歡喜心、安逸心等,都在助師正法、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實踐中,一個個先後去掉了。我常想,不經過這個實踐,我這一大堆執著心可怎麼去掉呀?能帶到天國去嗎?所以,我必須時時處處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時時處處注意修心性,修掉一切執著心,一顆人心都不能留。

在二十年助師正法的過程中,我就是時時修心性,多多救眾生。

由於師父的正法洪勢不斷往前推進,由於海內外大法弟子持之以恆的助師正法、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正法形勢越來越好,世人也越來越覺醒。

我和老伴同修出去講真相救人,還沒等我們說話,對方就高喊:「法輪大法好!」一勸「三退」,他把全家人都樂呵呵的辦了「三退」。一些明白了真相辦了「三退」的常人,也向我們要大法真相資料,也往外散發。我和老伴同修深受感動。有的人跟我倆說:「你以為社區樓道的大法真相小冊子、傳單都是你們大法弟子散發的嗎?告訴你倆,還有我發的!那電線桿、牆上的大法標語也有我貼的!」我鼓勵他說:「你為大法傳播福音真了不起!你也積了大德,功德無量啊!一定會得福報!」那人聽了美滋滋的,滿臉洋溢著自豪的神情。

還有幾位明白了真相的常人,跟我要請大法書,要修煉大法。我和老伴同修先後給他們請來了《轉法輪》,這些人得了寶書之後,再也看不到他們了。正如師父所說:「有的人得了法之後他回家去煉了,不來了,好像沒有音信了。也許像種子一樣埋下去了,也許有其它原因,兩方面都有。」[2]

有一次,我和老伴在一個露天農貿市場的攤床買菜,並向攤床女主人講真相勸「三退」,她當即辦了「三退」,盛讚法輪大法好。我和老伴同修轉身離開攤床,一個老頭站在我們身旁,就向他講真相勸「三退」,這老頭馬上就發火了,惡毒誣蔑、誹謗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和老伴立即發正念解體操控他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這時那位剛辦了「三退」的女主人見狀憤憤不平,大聲斥責他:「你這個老頭怎麼不知好歹,人家給你講真相勸三退救你,完全為你好,你怎麼還這樣?真不講理!你不辦三退拉倒,到時候給那惡黨陪葬,死了活該!沒人管你!」說的那老頭無言以對,耷拉個腦袋,搭訕著走開。

遇到這件事,我和老伴同修感到很欣慰,世人明白了真相真的覺醒了,關鍵時刻能夠站出來,為大法說公道話,了不起,也積了大德,肯定會得福報。

我家是我和老伴倆人學法,我家人都受益匪淺。我兒子、兒媳、孫子都受到大法的薰陶,大法在他們心裏都紮下了根,都能為證實大法做事,也勸「三退」救人。他們都很敬師敬法。看到佛堂裏師父的法像沒安像框,他們到商家買來像框。給師父的法像安上。他們也看大法書,有時和我們一起學法,處理一些事情也能按大法的要求做。

兒子在班上與同事發生矛盾,能高姿態,做到忍讓寬容,隨身帶著真相護身符,常常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著幾乎要發生車禍,在師父的保護下都安全躲過去了,回家趕緊給師父法像敬香叩頭,激動的說:「謝謝師父!」給師父法像敬的供品,大多是我兒子買來的,都挑最好的買。

兒媳婦給人打工,一次發工資,兒媳接過工資一數,多五百元,當即從中拿出五百元交給老闆,老闆很受感動。老闆多次裁員,也裁不到兒媳頭上。我孫子從小跟我去公園煉功,我帶著大法真相資料出去散發,我孫子也帶著大法真相資料,跟我一起出去散發,也跟我們一起學法,遇事也能按大法要求做。剛上初中,班主任發書,一個學生不慎把自己領來的書掉到地上弄髒了,揀起來放到我孫子的桌上,卻把我孫子領來的書給拿走了,我孫子一聲不響,不和那個學生計較,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讀高三 時,一次下晚自習回家,快到家門口,被一輛出租車撞倒了,我孫子立即把兩腿蜷起來,車從他身旁開過,揚長而去。我孫子在師父的保護下,避免了一次車禍,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孫子讀大三時,一次打出租車,車費五元,給司機十元,司機當成一百元,找了九十五元。孫子接過一看,就對司機說:「師傅,您找錯錢了。」司機反問道:「找給你九十五元不對嗎?」孫子說:「我給你的是十元,您把十元當作一百元了吧?」司機恍然大悟,也十分受感動,讚揚我孫子:「好孩子!」

助師正法、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二十年,經歷的事太多了,我從中也受到了錘煉,修掉了許多執著心。否則,我這一大堆人心可怎麼去呀?

我和老伴同修參加兩個學法小組集體學法,更抓緊時間通讀《轉法輪》、四本《洪吟》等。在不斷的靜心讀法、背法過程中明法理去人心、去執著,心性不斷提高和昇華,從而同化大法,圓滿跟師父回家!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