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父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六十五歲。二零一九年四月七日,我上街講真相時被汽車撞了。我不僅沒受傷,還給車上的夫妻倆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到學法小組和同修們說了此事,他們都鼓勵我寫出來。藉著這個機會我也把我修煉的過程寫出來,因為我得法不易。希望我的經歷能促進沒文化的同修在修煉的路上更加精進。

得法的機緣

二零一三年,我的身體出現了糖尿病的症狀,據說這種病屬於頑固性的病例,花多少錢也祛不了病根,人還得遭罪,一家人愁的沒辦法。我只好去我姐姐家看看她有甚麼辦法能解此憂。

姐姐家距離我家二十五公里。到了姐姐家說了我的病情。姐姐說:煉法輪功吧,只有師父能救了你,這件事對於你,說不定是一件好事,或許利用它給你得法做了引線,引導你與法結緣,以前讓你煉你還不煉,推三阻四的找理由,現在因此事得法就是緣份。

我說:我沒文化,年歲又大,記性又不好,咋學咋煉?姐姐說:只要你有修煉的心,師父會幫你,會給你安排,也會打開你封閉的記憶,開啟你的智慧,關鍵是你得放下治病的心。師父法中講:「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轉法輪》)姐姐問我:「你做的到嗎?」我一聽,師父說的很明白,只要我不抱著治病的心,師父就管我。我就說:「我能做到。」

從那天開始,我就和姐姐開始學法煉功。姐姐教我動作的同時給我說師父講的法理:法輪大法是完整的一套性命雙修功法,那就是既要修又要煉,我們修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放的是常人的名利情,從做好人做起,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煉功是改變自身的本體。

幾天煉下來,我的身體又輕鬆、又舒服。姐姐見我看不懂《大圓滿法》的教功圖,怕我回去記不住,特別是第一套佛展千手法,八個動作我記不住,她就根據我的理解能力,把煉功的主要動作以手形方式畫出來。

她細心的畫,畫著畫著她哭了。見姐姐哭,我也哭了,我以為她嫌麻煩,就說:你別為難了,不要哭了,我不煉了。姐姐說:不是嫌你麻煩,是看你沒文化,比別人得法難,有的同修雖然文化低,但人家也進過學校門,認字多少不說,起碼能看懂《大圓滿法》的教功圖,我哭的是你沒文化得法太難了。我「噢」了一聲說:你不是說師父會幫我嗎?姐姐聽了我說這句話破涕為笑:你看,我還不如你有悟性呢。

姐姐畫的那張圖,我現在還保存著呢,它提醒著我得法不易。

走入修煉集體

幾天後我想回家了,怕家裏人惦記。我對姐姐說:我回家後學法咋辦呀?總不能三天兩頭來你家吧?姐姐說:師父會給你安排的,你回去會遇到同修給你講真相,你就和同修說想煉功,他們就會幫你的。

我回家後,第二天上街果真就遇到有同修給我講真相。我對同修說:我要煉功,姐姐教我動作我記不住,我也沒念過書。同修聽後點點頭說:你想煉功很好,把地址給我,我抽時間去你家教你。我就把地址告訴了同修。第三天,她又領了一位同修到了我家,緊接著幫我找到了學法小組。我知道是師父見我要修煉,給我安排的非常周到。

我去了學法小組,所有的同修對我非常熱情,像家人一樣親,我的第一感覺是那個場又嚴肅、又溫馨,像到了久別了的家,任何環境都是比不了的,我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的溫暖、純正、祥和,我現在想起那一刻,還會熱淚盈眶。

學法小組有位同修是個教師,他知道我不識字,沒念過書,就專心的教我認字,從基礎知識開始,像對一個小學生一樣,先教我點、橫、豎、撇、捺,偏旁部首,再教我怎樣寫。開始我連筆都不會拿,筆桿雖細小,對我來說比千斤重,手也不聽使喚,讓它往東、它往西,讓它寫點、它畫大道,我也覺的自己笨。可同修很有耐心,無論我寫成啥樣,他都沒責備過我,總是面帶笑容,並啟發我別著急、別灰心,要有堅定的信念,突破它。同修每天給我留作業,我努力的去完成。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終於會寫字了。

從文盲到通讀《轉法輪》

但我還是不認字。大家集體學法時,同修讓我拿著書看著在心裏念。開始我咋也跟不上,老串行,後來讓我讀出聲來跟著同修念,可著念是念了,卻一個字也認不得。

我又去了姐姐家,對姐姐說:我不會讀法該咋辦呀?姐姐想了一個辦法,把同音的字不管幾個都組成一組,用畫圖的方式叫我記。比如蓋、概、該組成一組,這幾個字不同、音也不同,但大體上口音相同,姐姐就畫出一個碗,上面再畫上一個蓋;機、幾、積組成一組,畫隻雞的圖,把圖畫在幾個字的中間,用筆標上讓我念、記,並講每個字的意思,也就是看圖識字。然後姐姐每星期去我家一次,給我寫三個字叫我記住,這一星期檢查上一個星期的字。就這樣堅持了一年多的時間,《轉法輪》大部份的字我都能認了。

為了學法,我在家中煉寫字,煙盒紙、本子用了有一大摞子。這一階段認字非常好,可過一階段又認不得了,急的我到師父的法像前哭,哭自己笨,哭認字難,我哭著求師父幫我。哭罷後,再看書能認字了,新字也能認了。可過幾天又不行了,我又到師父法像前求師父幫我。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終於突破了這一難關,我現在不但照書會寫字了,《轉法輪》也能通讀了。我這個文盲,變成了識字的修煉者。我的這一切是師父給予的,還有同修們無私的幫助。

遇難呈祥證實法

二零一九年四月七日,我和往常一樣騎著自行車上街講真相,我在人行道上騎,猛然一輛小車從側面橫穿過來,一下把我撞倒,頭離車轂轤有半尺遠,臉著地,自行車壓在我腿上。我一摸額頭,起了一個大包,但不覺的痛。我一下沒起來。這時從車上下來一男一女,一對小倆口,男的把我扶起,說話帶著顫音,要讓我去醫院。我一看男的渾身發抖、臉色蒼白,女的嚇得說不出話來。我說:你們別害怕,我沒事!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不會訛你們的。你們是今天碰到我了,要是撞了不是煉法輪功的人,後果就不好說了,今天撞的是煉法輪功的,你們走運了,以後開車小心點。

緊接著我又說:咱們今兒相遇也算是緣份吧,阿姨問你倆,有人給你們講過三退保平安嗎?他們問:甚麼是三退?我說:你們以前入過黨、團、隊嗎?它是中共邪黨組織。他們說沒入過黨、團、隊,戴過紅領巾。我說:戴過紅領巾就是入過少先隊,它是邪黨組織之一,你們把它退了吧!你們入隊時發過毒誓,要把生命獻給它。邪黨不僅迫害法輪功,它過去搞過好多次運動,迫害死很多善良的民眾,六四還屠殺大學生,共產黨壞事做多了,天要懲罰它,你們退出來就不在其中了,以後有天災人禍就能躲過去,就像今天一樣。他們高興的說:「我們退!一定退!」我又對他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記住這九字吉言能得福報。

事情過後我繼續講真相、勸三退,又遇到一位同修,我倆一起講,臉上的包不知道啥時候就消失了。下午到學法小組和同修們說了此事。他們聽了也很高興,說:你做的很對,心性也把握住了,你還還了一條命,過了一大關,像這類事情都是來取命的。

師恩浩蕩師恩重,寸草難報三春暉。唯有精進再精進,得法修煉隨師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