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病業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跟著父親一起得法,身邊認識的同修不多,父親是我見到的同修中最精進的。父親老實,性格內向,年輕的時候吃了很多苦。得法後,每天堅持參加集體煉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父親一直堅持修煉、講真相。當時警車每天停在家的樓下,他出門警車跟在後面,單位沒收他的身份證,威脅送他去洗腦班,恐嚇他不讓我參加高考,等等。這些魔難,他都一一闖過來,從沒走偏。他每天清晨三點多起床打坐,一直堅持抄大法書。

父親年紀大了,但為了學法講真相,精通電腦。他為家中和周圍認識的同修提供師父的經文、書籍。在當時條件很差,收入被母親掌握的情況下,每一本書都是他精心製作。還製作真相光盤、真相小冊子、真相台曆送給親朋好友。家人中,大多受中共邪黨的毒害,不信神,不相信他,看他如另類,當面背後說話都很傷人,父親一如既往的講真相,看見別人不相信,感到傷心,覺的沒有救人。父親悟的正,他常常寫些悟到的心得體會,讓我幫他投稿,幾乎每次都會在明慧網發表。在大陸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他幾乎沒有沾染任何陋習,潔身自好,真是「濁世清蓮」。

就是這樣一個精進的同修,出現了「病業關」。父親近年來出現類似「腦血栓」一樣的症狀,已有將近三年的時間。他現在每天迷迷糊糊,母親叫他做甚麼他就做甚麼,叫他看「新聞聯播」他就看,讓他去醫院他也去,給他藥他就吃。這些都是他從前堅決不會做的事情。現在很少學法,叫他學法,他只是答應著,每天只煉一會動功。他偶爾清醒的時候會說,覺的自己腦子不好使了。

我看在眼裏,非常著急。周圍的同修也很著急,大家都忙著幫他「向內找」,讓他多學法,找他的問題在哪裏。可是他的狀態幾乎可以說越來越差,絲毫沒有見好。

父親的「病業關」對我的影響很大。開始時我很不理解,周圍的同修,有年紀比他大的,修的都不如他,每天忙於常人享受、忙於常人賺錢,可偏偏看起來過的很舒服。為甚麼精進的父親,反而出現這樣的狀態?

以前,我小時候貪玩,他看見我的問題總會及時糾正,見我不精進就提醒我,多次把我從荒廢的狀態叫回來。因為父親悟的正,我在生活中、工作中遇到的任何問題,解決不掉的、想不通的,都去找他。他會給我建議,往往這些建議一針見血,直接解決我的問題。時間久了,我對他非常依賴,自己很少獨立思考。在大陸這樣的環境中,在我的身邊,除了父親,其他同修接觸的非常少。我只覺的他是我唯一能交流的人。

現在,我很少能夠和他交流,身邊都是常人,出任何問題都要自己去悟,對照法去做。苦口婆心,反反復復講真相,看不見效果,別人還會半信半疑的嘲笑。經濟緊張,耗材很費錢,每一分都要節省。做書的時候,每一頁都要自己裁剪,有時打印機突然出問題,墨盒沒有墨、漏墨,裝訂錯誤,電腦突然連不上網,等等。打印的時間很久,枯燥無味,但還需要時時緊盯,以免出錯。打印廢掉的紙張要處理掉。需要浪費很多自己的私人時間,沒有時間做其它事情。

我悟到,正是由於我和周圍其他同修對他的依賴,看他修的精進,有問題都去找他,覺的做書做資料都是他應該做的,別人不需要管。錯失了自己修煉的機會,因為這樣,才導致父親出現這個「病業關」,並且遲遲沒有恢復。而出現問題的時候,周圍的同修,都忙著幫父親向內找,沒有去找自己的問題,反而走偏了。想要幫助經歷「病業關」的同修,最好的方法還是向內找,先找自己的不足,才能幫助別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