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正的眼神發現執著並修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眼神是內心世界的反應。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有一個不正的眼神。那天早上,我給兒媳做好早餐,擺放在餐桌上,我坐在那裏,等她吃飯。兒媳從屋裏出來,連個招呼也沒打,連看也不看我一眼,去了洗手間,又回自己的房間去了。我心裏有點不是滋味,犯堵。

望著她的背影,突然發現我向她投去了一個不善的眼神。是怨恨?是不滿?是看不起?當時我就意識到這個不正的眼神隱藏了多少骯髒的心。

我和兒媳性格都比較內向,她來我家後,我倆從來沒有發生過矛盾。有一天去親戚家串門,突然談論起兒子過去找對像的話題,不知我哪句話讓她感覺我是說過去找的對像好,她就不高興了,從那天開始就不理我了,我把這個突然而來的矛盾當作自己提高的契機,向內找,發現自己是口無遮攔,不修口招來的麻煩,我向她承認錯誤,我說:如果我哪句話說的不對,對你有傷害,請原諒。她說,沒甚麼,是你多心了。但是我感覺到,我們之間有了隔閡,雖不嚴重,但也是個問題。我儘量做好作為婆婆應該做的事,採購、做飯、料理家務,給她買衣服……但我感覺她對我還是冷冷的,那一段時間心裏很苦,雖然嘴上沒說甚麼,但心裏也時常流露出「我不喜歡你」的念頭,這個念頭有時壓都壓不住。所以就出現了前面的那一幕。

那個不正的眼神讓我久久不能忘記,我告誡自己:修去這個不好的眼神和其後面隱藏的執著。

從那天起,我便注意自己的眼神並找出它後面所隱藏的人心。不修不知道,一修嚇一跳,從那些不正的眼神,我看到了自己滑過去了很多不好的心。例如:幫助妹妹同修學做資料的過程中,有時教她幾遍她學不會,我就有些不耐煩了,說話的語氣就不好聽了,她嫌我教的不好,有時還和我發脾氣,說甚麼:你不是不願意讓人說嗎?就說你!我知道修煉人得忍,儘量不和她爭執,但心裏可不平靜,還是在向外看。心想:她怎麼這樣?這是修煉人嗎?那麼笨,還怨別人。

這時,我發現我的眼睛流露的是輕蔑的眼神。抓住這個不正的眼神,修去它!不要它!它不是我!我強烈的排斥它。一次,兩次,多次的魔煉,現在,我覺的我的心容量大多了,因為我學會了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很多不易察覺的執著心。

我和兒子都是大學學歷,兒媳家在農村,只有初中文化。向內找,發現我確實對她有瞧不起的心,雖然嘴裏沒說過甚麼,但言談舉止,包括眼神上都會有所表露,你的心人家會感應到,你的眼神人家也會看到,自然對你就不滿了,那隔閡不就產生了嗎?我問自己,一個佛,他會瞧不起一個即便是沒有教養或者文化低一點的孩子嗎?佛的慈悲和善良又從何體現呢?我覺的自己修得太差勁了,人心那麼重,那麼多,還覺的自己挺好,真是羞愧難言。都是我的錯,我不好,請原諒。漸漸的, 那顆怨恨心、瞧不起人的心淡了,沒了。

有一天買了肉餡,我說包餃子或者包包子,過一會,兒媳就和麵了,我說你和的是餃子面還是包子面?她氣嘟嘟的說:包餃子不和餃子面和甚麼面?語氣不太好聽,我站在她的身後,嘿嘿的樂了,我注意自己當時的心態,覺的還算平靜,當時我的心裏只有善,沒有怨恨,眼神也很祥和,我心裏很高興,在這個問題上我進步了,謝謝師父為弟子的提高費盡了心。

有一次,妹妹突然劈頭蓋臉給我來了一通,說我不拘小節,她們家到處是我掉的頭髮,說我刷牙往水池子吐,還有往自己家劃拉東西等。當時我有點發懵,但沒有和她爭辯,我感覺我的眼神很平和,沒有氣恨,只是靜靜的聽著。過後仔細想想,她的話也不是空穴來風,都有我存在的問題。原來我負責做資料,後來妹妹同修做,我輔助她。有時為了方便就住在她家,確實給人家造成了許多不便,我也沒注意生活小節的修為。從那以後,沒有特殊情況我就不住在她家了。她給東西我也儘量不要或少要。師父告訴我們:「懷大志而拘小節」[1]。我發自內心感謝同修的幫助,她使我看到了自己諸多的不足,我體會到師父的用心良苦,為了弟子的提高,用同修的嘴點醒了我。

在此,謝謝師父慈悲苦度,謝謝同修的幫助,也謝謝家人讓我看到了我的不足。我會勇猛精進,做師父的合格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