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我丈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冬天得法的。我不為治病,就是覺的這個法好,就是要煉。不管碰到多大的魔難,都動搖不了我堅修大法的心。

我得法前,在家裏是我說了算,丈夫不依我,我就跟他沒完。吵起架來,多會兒把他罵輸了、他不作聲了,我再數落他一頓才算完。

可自從我學上大法,他就像著火了一樣,對我不是打就是罵,耍刀子、砸門,櫃上、炕沿上全都是耍刀扎的印子。每次都是在師父的保護下,我才躲過了災難。

有一回早上,我們在房後頭同修家煉功,他就煩的不行了,弄個破盆子敲過來敲過去干擾,最後把我的煉功帶都砸了。

有一回,我去縣城開法會,他知道了,把我從車上拽下就打,有個好心人拉架,把拉架人碰倒了。有一回去鄰村切磋,回來有點晚,他就不幹了。三句話不到就打,我說我學大法做好人沒有錯。他拿起刀亂戳,還挽了個小鞭子,一邊挽一邊罵:「你再煉就抽你筋,扒你皮!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問你還煉不煉?」我說:「煉,大法我是煉定了。」

有一回晚上我學完法回家,我一看大門鎖上了,我進不了家就跳牆頭。進了院,屋門也插上了,我就從窗戶進去,悄悄的睡下。有一回也是晚上我學完法回家,我的行李在院裏展展的鋪著,我捲了起來,撲了撲土抱回去。丈夫說,不要你了,你還回來幹啥。把一兜子大法書都給我擱到窗戶底下。

有一回冬天,天氣很冷,鍋裏溫著水,我正洗衣服,丈夫回來就從鍋裏盛上水就往我身上澆,把我按倒在地打了一頓後,我就求師父。然後他讓我換上他的乾衣服去小叔子家,因我小嬸子是同修,我就在她家住了幾天,回去沒事了。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知道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同修們做三件事,我也一件不落。有時我講真相被丈夫知道了,他就是一頓臭罵。

為了不讓我煉功,他的招兒用盡了,甚麼辦法都能想得出來,但是始終動搖不了我堅修大法的心。不管他怎麼刁難我,我都不跟他爭了,我就跟他講道理,講不進去,我就發正念,求師父。我堅信我按真善忍做人沒有錯,修大法機緣只有一次,我不能錯過。

每次魔難來時我都不跟他計較。師父講:「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就聽師父話,我就忍著,該做飯做飯,該幹活幹活。丈夫身體不好,家裏地裏重活我搶著幹,關心他,照顧他。

潛移默化的我跟他講真相,我說:「我煉功身體好,活我多幹點,又不跟你計較,你身體不好,我都讓著你,我給你做飯,洗衣服,侍候你。你說有啥不好的?」丈夫說:「其實你是個好人,我就是不想看你煉功。」我說:「我要不煉法輪功,你罵我我就要罵你了。是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做事考慮別人,遇到矛盾找自己。」丈夫說:「其實這功挺好的。不知咋的我一看見你煉功,心裏就呼呼的煩,我控制不住。」我就長期給他發正念。後來他說:「我的辦法都用盡了,也管不了你了,想煉你就煉吧。」

大法弟子是個整體。丈夫的改變和同修們的幫助是分不開的。有一回我家砌院牆,同修都來幫忙,我們都是六十多歲的婦女,幹活又快又實在,丈夫高興的合不攏嘴。有活了同修就來幫忙,丈夫見證了大法弟子的風貌,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

去年蒸年糕,丈夫說:「多弄幾個菜,她們(同修)沒少幫了忙,平時叫她們也不來,今兒個好好請請她們!」

慢慢的,我給丈夫放《九評共產黨》、大法弟子的歌曲,他都愛聽,也知道共產邪黨的壞。有時我聽師父講法,他也聽。

現在我出去貼真相粘貼,丈夫騎摩托車帶上我,幫我貼。我講真相,他教我如何改進說話技巧。我要給某某送真相期刊,他說他去送,還送出去好幾本,幫我去發資料。感恩師父的無量慈悲,挽救了我的丈夫。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同修的幫助!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