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電腦系統過程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一路走來已經二十五年了!從內心裏真的感謝師父!感謝一路相互支持、鼓勵與幫助我的同修,在我身上幾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有在身體上的,有在技術上的,在修煉過程中真正體會到能得到這部宇宙大法的幸運感!

下面僅就做點技術工作彙報一下過程中如何提高心性、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在二零零零年的下半年一位同修找到我說你學上網做資料吧,因本地區迫害發生後受很多因素的制約能出來做這些工作的人很少,那年我四十九歲,當時還在上班,正趕上改革有內退的政策,為了全力投入我就義無反顧的做了內退,那時同事、親朋、包括領導都不理解我正是幹事業的好時候內退了!當時上層領導與部門領導都不同意我退,打了兩次報告在自己的堅持下才批。

下來後學上網、裝系統,我上班時最不願意碰電腦了,一看就頭疼,這時要學在DOS下裝系統,一色的英文讓我茫然了,上學時學的是日語,來教技術的同修見我電腦啥也不會不說,還不會英語,急的在地上背手直轉圈,我就說你給我寫下來吧。我照著寫好的步驟一步一步操作,系統能裝上了,可同修走後就抓瞎了,那些單詞是幹啥用的呢?就挨個點開看吧,可卻點的上不了網了,孩子回家來問孩子是怎麼回事,他說你把系統刪癱瘓了。孩子幫助恢復系統,把電腦常用的單詞標注漢字就會操作了,後來接觸到了在大學計算機房工作的同修與剛畢業的研究生同修(這都是師父的安排),在他們的幫助下學會了不少技術上的東西,大法開智開慧,也能熟練的操作一些軟件,有時新的軟件在操作中不知該怎麼選擇時鼠標自己就會選擇。

在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因有個同修出事把我說出來,我被勞教迫害三年,二零零五年回家後又開始學做系統。二零一三年突然就不想做了,連電腦都不願碰了,我知道是干擾來了,但沒去破除,雖然也提供場所讓同修學技術,自己就是不願做,依賴一個後學技術的同修做,自己周圍同修的電腦系統維護應該我負起責任來,但還是找同修幫著做。看到同修一天忙的沒早沒晚的,才想起自己該撿起來了,分擔同修的負擔,我們都是一個整體,要互相體諒與分擔,同修忙的有時學法都受影響了,我也有責任呀,我的依賴心其實就是惰性,對法不負責任、對同修不負責任。找到這些不該有的心後,就敦促技術好的同修做封裝,我上天地行下載有關封裝用的軟件都備好後,和他們一起在家做系統封裝,我負責做測試。就這樣又撿起了為同修做系統的活,也減輕了其他同修的負擔。

在做系統的過程中去掉了畏難心,怨心、怕麻煩的心、嫌棄心、破除人的觀念,認為自己快奔七十歲了,記性也不如以前了,人心上來就忘記大法弟子不該給自己加不好的念,還要東跑西顛的,家裏來的同修不斷,本市的、外地的,再有周圍的同修都比自己年輕為啥不學?外地來家學做系統的同修住在家裏,有的不注意衛生,身上有癬撓完不洗手就抓碗筷吃飯,坐床上一塊一塊往下弄頭皮癬放在紙上而不扔垃圾筐裏,放在床上、箱子蓋上,尤其是染髮後的頭皮癬黃乎乎的撒落的到處都是,看到飯都不想吃。後來想這是去我怕髒的心,嫌棄心也就好了。

通過做系統的這個階段,也意識到有時會帶著人的觀念去判斷技術上出現的問題,不是用神念看待,大法是超常的,比如有一台老東芝的本子,提示某些硬件出現問題,判斷是硬盤的問題,試試不行就說扔掉吧,在PE下從新分區做系統也做進去了,但認證系統時就不行了,和同修分析說是不是C盤有壞道在引導扇區處,同修就把D盤激活做系統,結果成功了,開、關機和運行都很快,這台本子為自己繼續能做大法的事表現出的高興才運行的如此好。我和同修交流時說通過我們做系統時碰到的幾件事真的破除了一些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

我有時也在想為甚麼我就離不開做電腦的活?是我史前發了願嗎?師父在經文說過「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證實法的方式不同,社會階層不同、職業不同、環境不同都能修煉,這就是大法展現給修煉者的路。」[1] 「大法弟子是修煉人,所以大法弟子的修煉是必須的。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使命。」[2]要想做好大法的事,只有多學法、學好法,關鍵是要得法!不能有幹事的心,幹事代替不了修煉。

以上有認識不對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南美法會的賀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