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法理修心性 苦變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我一九九八年十月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前,我感覺活得很苦。修煉後,我從法理上一個一個明白苦的根源,按法理修心性,把一個一個苦變成樂。

一、守德無為

法理上,師父說:「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1]「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為一個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來衡量了。你不知道一件事情的因緣關係,你就容易把這件事情做錯。所以我們講無為,你不能夠想幹甚麼就幹甚麼。」[1]「還得能守德,要守心性,不可妄為。你不能夠隨便想做甚麼就做甚麼,你要能守住你的心性。」[1]我明白了這些法理,改變以前的觀念。

我以前的觀念和行為,一是對人世間的知識看得很重,利用一切時間看人世間的書,甚麼書都看,心想書看得越多會越有用,經常把自己認為有用的事記在本上,講話做事都按人世間書本講的套,有人說我是「書呆子」。

二是對單位的、社會的、國家的甚麼事,都十分關心,看成是做好事。單位有大齡青年沒有找到對像,我四處奔波給他們物色對像結婚成家。學校有老師對分配不公有意見要罷教,我幫學校勸老師不要這樣做。社會很多人對中國官員腐敗有意見要集體上訪,我幫政府勸上訪人員做工作。看到社會上有小孩子扯皮打架,我也去管。有人說我「愛管閒事」。我的這些觀念和行為,使我活得很苦很累,還常常鬧出矛盾,把身體搞得很糟。

我走入大法修煉後,看了《轉法輪》書上的法理,我恍然大悟:我以前不知道做人的目地,不知道宇宙的真相,做了很多失德妄為的事,害了自己還不知道。我從法理上明白了這些,把修煉大法作為最大的事,一切為了修煉,不做與此無關無用的任何事,做到守德無為。

二零一七年二月,一位老同學來找我,要我給她找到一個中共前黨魁寫的一首詩,譯出詩的含義,她要參加一次老鄉聚會,用這首詩談自己的體會,讚揚這個黨魁,表演這個節目。要是過去,我對別人要我幫忙的事,就是沒吃飯、不睡覺,也要幫做好,這次我當即一口拒絕了老同學要我幫忙的事,並說了我要堅持守德無為,不做失德妄為的事。這位老同學同意了我的看法,在老鄉聚會上改變了表演的節目。我從法理上明白了要守德無為,去掉了很多過去認為是「做好事」的自找苦吃,幸福快樂多了。

二、放下人心

我只有一個男孩,是個獨生子。從他還是小孩起,我想好好培養他。他上小學時,一天,學校的班主任老師來我家家訪。這老師坐下後,邊和我說話,邊從自己口袋掏出一包煙,拿出兩支煙,我孩子坐在他身邊,他把一支遞給我孩子抽。

我馬上勸阻說:「老師,我不准他這麼小就抽煙。」老師喊我的孩子,說:「某某(我孩子的名字),小孩抽煙沒關係,只要不打架。」從此後,我孩子認為父母的話都是約束他自由的,只有這位班主任老師的話才是對的。

這孩子從小抽煙、酗酒、上電腦網絡玩,就成了癮,上課時經常從學校跑出去到網吧上網玩。參加工作後,為了晚上通宵達旦上電腦網絡玩,白天睡大覺,辭去工作,他當老闆,找些人給他幹活經商,把我們夫妻的工資錢大多虧在他經商上。

我小時起,家庭經濟很窮,把錢物看得如命重。對孩子浪費我們的工資錢產生了很強的執著心,對孩子的教育管理上,也有很多執著心,為此,一家三口人三天兩天鬧矛盾,我感到非常痛苦,怎麼辦呢?

我反覆學習師父在這方面講的法理,師父說:「在宇宙的演化過程當中,特別是現在走入商品經濟大潮以後,許多人的道德相當敗壞,離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越來越遠,在常人中隨著潮流走下來的人們是感覺不到人類道德敗壞的成度的,所以有些人還覺的是好事,只有心性修煉上來的人回頭一看,才能認識到人類的道德敗壞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了。」[1]

我從法理上認識到,孩子的行為,根源有多方面,有人類道德下滑的根源,特別是中國更嚴重,對孩子的毒害太大;再是我有執著心,執著錢、執著孩子聽父母的話;還有也許有業力輪報的根源,在人輪迴轉生中,我也許前世欠了兒子的債,欠債要還。我從法理上認識了這些根源,怎麼做,師父在這方面講的法理非常清楚。我努力按照師父講的法理做,放下人心。

前年,我家一個堂弟看我的住所環境太差了,借給我兩萬元錢改善住房條件。我妻子把錢拿到手後,兒子當晚就把這錢要了去,送給了他離婚的妻子。他前妻經濟很富,並不缺錢。我聽我妻子說了這事,當時腦子像觸電似的難過了一下,房子沒錢改善了,還欠了二萬元錢債。我馬上想到師父講到的欠債要還、業力輪報和捨去執著的法理,立刻頭腦清醒了,對妻子笑著說:「順其自然吧。」我放下了人心,也使妻子、兒子看到了我的變化,自覺找自己的問題了,家庭的矛盾慢慢少了。

我對於難以去的苦,加強法理的學習,放下人心,按法理做,順其自然,都得到了去苦變樂的幸福。

三、不怨不恨

「文化大革命」初期,我在一個學校讀初中。一天,中共一個縣官來學校講話,揚言學校也要「以階級鬥爭」為綱,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學校一個政治教員把我講的一句正常話,去頭去尾,中間加字減字,給學校邪黨負責人彙報,說我講了一句反中共反社會主義反革命的話。學校邪黨馬上召開全校師生大會,台上宣布:學校的階級鬥爭很嚴重、很激烈,學生某某(點我的名)公開講反動話,全校要立即開展革命大批判,口誅筆伐反革命言論,我被冤枉批鬥幾個月,一些同學也罵我「反革命分子」。我苦到了極點,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影響升學,家庭也受連累。幾十年來,我一直怨恨那個害我的政治教員,總想報復他,但又害怕自己遭遇不幸,心裏一直很痛苦。

我修大法後,學習了師父講的真、善、忍法理和業力輪報、有失必有得的法理我明白了要不怨不恨,放下了幾十年掛在心裏的怨恨心,心裏愉悅了。一天,我碰到一個男士,他正準備去報復殺死三個曾冤枉害過他的人。我把他勸到我工作的地方,給他講我的經歷體會,一起學習師父講的真、善、忍法理和業力輪報、有失必有得的法理這個男士也從師父的法理中醒悟了,放棄了怨恨心,愉快的回家安心生活了。從這件事上我更加體會到了不怨不恨,由苦變樂的愉悅。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