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前些天,發現下牙的大牙有個很大的洞,原來沒有,而且有時會有些不舒服。那一天牙突然就疼的厲害,覺的太陽穴都疼,連著一側大腦。每次發正念都覺的腦袋裏有根弦咯登咯登的像個障礙一樣,心也像懸起來似的,揪著心。

我知道自己修煉又出問題了,或者說又有東西需要歸正了。牙疼,要麼就是執著吃,要麼就是說了不該說的話。正巧那兩天師父新講法發表,提到背後說別人壞話的法。回想自己最近一段時間的表現,一定就是這個了。我工作的地方,身邊有常人,她和她搭檔總有矛盾,就和我說。也知道修煉人不參與常人的紛爭當中去,可有時礙於面子也隨口附和兩句。疼得難受時,就想我乾脆去把牙神經去除得了。我也真去了,由於要錢太多,就沒做。發正念吧,先不管了。心想這回可得改了,不能隨便說別人了。

第二天去上班,旁邊的人隨意跟我說了一句話,而我的反應是不假思索的又來了兩句帶有貶義的評論。一直認為自己是很理性的,不輕易說甚麼話的。知道要修口的,可這個現象在自己身上卻這樣嚴重,甚至都意識不到,習以為常了。自己也很驚訝,怎麼這麼快就說出來了。都悟到不能講究別人了,怎麼還說呢?很懊惱。

我就想為甚麼管不住這張嘴呢?我為甚麼要說別人呢?找來找去,後來才明白:原來修口不只是修口的,修心才是根本。甚麼事情沒符合自己的觀念,就想評論一番。 即使有些時候沒說出口,可思想已經動念了,不能做到不動心不動念。

因為工作性質的原因,從身邊會不停的經過人,除了背法時,很多時候經過一個人,思想中會迅速的飄出一個思想,像師父講的長期以來一生中形成的觀念吧,衣著上、形像上,對此人就會有個評價。這個人的衣服太便宜了,頭髮怎麼這麼怪異,都是不符合自己的觀念 。

師父說:「這個業力是在前幾年一個甚麼狀態下,甚麼道德標準狀態下形成的,那麼,它就用這樣的標準衡量事物。如果這個東西形成多了,那麼,人的一生都會受它左右。形成的觀念認為好和壞,人就認為這個好和壞,就認為應該這麼這麼做,可是他自己沒有了。他自己完全被他自己後天形成的非善良的後天觀念包圍、蓋住了。他自己真正好和壞的衡量標準就沒有了。」[1]我理順一下,好像最多的思想又都歸結於色的問題。原來自己對一思一念修的並不嚴格。意識到後,每當一動念時,馬上能發現它,它真的不是我。感覺消下去了很多,最後那個思想返一半就沒了甚至剛要上來自己就下去了。環境複雜真是好事,修的呀。那天吃飯時,一下子想起明慧網交流文章,骨頭斷的筋斷的師父都能接上,變成好的,我的牙算甚麼,都能修復到最好。最開始還去醫院,信師信法也不到位啊。真是悟性太差了。

就這樣第二天牙好了,不留一點痕跡。

最近發生在自己身上一些事情,現在越來越深刻的認識到師父說的壞事都是好事的法 ,因為每件事情都能挖出並去掉很多東西,歸正自己。正如師父說的:「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2]

以上所悟,層次有限,如有不對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