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滴滴 在法上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在常人中工作時,由於責任心比較強,我在教學及培養學生良好品德方面做得比較突出,上級和同行們都比較認可。由此獲得的榮譽稱號也比較多,從區級、市級到省級、國家級的榮譽證書有一大摞,我都很小心的把它們收藏起來。修大法後,我知道了做人的真諦是返本歸真、跳出常人這個層次,常人中的這些名利不值得我們追求。於是,我把這些過去珍藏的東西都當廢紙扔掉了。有的學生不理解問我:「老師,××黨對你不錯嘛,你為甚麼還說××黨不好?」我說:「共產邪黨執政幾十年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邪黨不是對我好,而是想利用我這樣的人去欺騙人,給自己塗脂抹粉而已。」

自從修煉大法後,我有二十多年沒去過醫院,沒吃過藥。而修煉前我患有甲亢、心動過速、早搏、淺表胃炎、腰疼,身體消瘦到只有八十斤,渾身無力。可是現在多年不見的學生見到我都十分驚訝:「這麼大年紀了,精氣神還這麼好!」「您剛退休時,我們到您家看您,上下樓一邊一個學生扶您,現在上樓不僅不要扶,甚至比我還上的快。」我告訴他們:在廣州參加法輪大法講法班,全場幾千人,師父叫我們每人心裏想著自己的一種病,然後一起跺腳,師父一揮手間,把我們的病都拿掉了。去廣州之前我全身是病,在去廣州的火車上腰疼得連翻身都困難,可回來時我神清氣爽、健步如飛,判若兩人。

剛退休不久的時候,有次因辦證件需要查血壓,結果查出高壓一百八十,當時心中有點緊張,想難怪有時會頭暈呢。回家雖然沒吃降壓藥,但心不穩放不下,自己每天在家用血壓計量血壓,結果血壓一天比一天高,最後高壓達到二百四十了。我害怕了,這麼高的血壓太危險了。但轉念一想,血壓這麼高我照樣每天掃地、做飯,也沒有特別的難受啊?不像是血壓這麼高的人啊?從那以後,我乾脆不量血壓了,悟到這是對我心性的考驗,就看我怎麼對待這個問題。自從我放下血壓計,放下怕心,不舒服的感覺也完全消失了。

我經常想,神為甚麼安排我今生今世當教師,而且讓我特別喜歡教師職業,那不就是為了在大法開傳的今天,要我給學生講真相,救他們嗎?因此,我從不錯過與學生接觸的機會,學生聚會只要邀請,我一定參加。見面首先給每個學生發真相資料,然後再逐個與他們交談,講真相勸三退,往往部份有緣的,明真相的當時就同意三退,也有的因為怕心、顧慮心會說:「我再考慮考慮。」對這樣的學生,我也不輕易放棄,時常與他們聯繫以便再次講真相。有一程姓學生,在我講了三四次後終於同意三退。

還常有多年不見的學生相約來看我,我也會抓緊機會向他們講。其中有兩個學生與我來往較多,一位是醫院的院長,一位是大學教授。起初他們並不明確表態,似乎有不想介入政治的想法,但明白了這是對自己生命最重要的選擇,關係到是否健康、平安,是否有福報的問題之後,也終於同意三退。尤其是那位院長學生,還專門打電話告訴在外地的同學:「老師因為修煉法輪功身體好得很,精神狀態好得很。」那同學聽了,馬上說:「那我也要煉法輪功!」我聽說後專門給他寄了大法資料及教功光盤,讓他先自學,等日後有機會再當面教他。

我和老伴都是八十歲的老人,我和女兒修煉法輪大法。在一次親友聚會閒聊中談到信仰問題,我弟弟問我老伴:「你信甚麼?」他說:「我甚麼都不信。」我聽到他這樣講感到很震驚,因為我曾教過他法輪功的五套功法,他也了解大法的真相,他雖未堅持煉功,但對大法不信,問題就很嚴重了。我和女兒同修切磋了這事,認識到責任在我身上。首先我滿足於長期以來老伴對我們修煉大法、講真相從不反對、干預;其次我們以為給來家裏的親戚朋友講真相時他也聽了,接受了。其實不然,他對大法從未真正了解。由於他患有腰椎間盤突出行走不便,於是整天都坐在家裏看電視,看央視新聞,看反映邪黨及魔頭的歷史劇,加上他聽力差,電視的聲音開的非常大,對我們煉功、學法還有生活都有較大的影響。針對以上情況,我和女兒發正念清除家裏空間中的邪靈,清除老伴身後的邪靈,同時向老伴介紹大法的神奇、美好,給他看大法真相期刊,看《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大型真相圖片文集),給他講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的真實故事。

現在,老伴枕頭旁經常放著《明白》、《真相》、《明慧週報》等真相資料,睡前總要翻看一下,還經常默念九字吉言。他的精神狀態發生了很大變化,開始轉變觀念,轉變態度了。我們家的環境也比以前清淨了。親友再看到他時都說他氣色好多了。

我永遠都忘不了師父之恩。師父時刻在我身旁看護我,鼓勵我,點醒我,謝謝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