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真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因為當時年輕,悟性差,不知道精進,只是按修煉時間長的同修說每天都得學法、煉功。所以我就每天早上煉一煉功,然後學一段或兩段大法,應付應付就算今天完成任務了,對大法不知道珍惜。後來我參加了學法小組每週一次晚上的集體學法,老同修一字一句認真學法的態度,對法的珍惜影響著我,尤其看到他們生活中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無論在家庭或工作單位那麼盡職盡責、無怨無悔、無私無我,對我觸動很大。我決定改變自己,精進實修,珍惜這萬古難逢的修煉機緣。

多學法,嚴格按大法要求自己,做一個師父的真修弟子。結果兩個月的時間,我整個人從裏到外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我嚴重的膀胱炎、咽炎、婦科病、遺傳性的關節炎等疾病全都好了,皮膚變的白皙,人變的很年輕。

尤其我精神上的改變,從沒有過的輕鬆。因為我修煉前是一個心眼兒小、妒嫉心很強、自尊心很強、自私自利、好焦慮、對生活恐懼的人。我都不敢想像,如果我要不修煉法輪大法,我這二十年除身體上的折磨之外,是在怎樣的恐懼、焦慮、不安中度過。可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師父給了我全新的一切。我變的一身輕,身體健康,心態平穩、平和、寧靜,家庭幸福,成了人人羨慕的人。

我當初修煉大法不久,有一天,我的一個同學在街上遇到我。她就一直在看我,問我怎麼了:「咱們倆個才兩個月沒見面,你怎麼變化這麼大,皮膚變的白皙、精神很好。你幹了甚麼了?吃了甚麼靈丹妙藥?」連問我幾遍,我說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她感到太不可思議了。因我修煉大法之前,身體消瘦,臉上有黑斑。所以這件事情對她的觸動很大。所以後來邪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大法之後,給她講真相她很認同,很爽快的退出了團隊邪惡組織。

在修煉之前,孩子上學是我非常焦慮、恐懼的事,因為我怕孩子在學校吃虧、老師對孩子不好、分數沒別的孩子考的好 、受別人欺負等等等等都揪著我的心。可修煉大法以後,我變的很輕鬆。有一次,孩子放學回家很不高興,給我說:「媽媽,今天發生了一件很傷心的事情,學校發了這學期的美術用品,給我的是去年的、舊的、破碎了好多,還不夠數。老師說新的沒有了。」之後哇哇大哭。我當時很平靜,沒有生氣,想起師父講的:「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就給孩子講這個道理。因為孩子有時候也跟著我學法,悟性很好,當時就不哭了,還說:「好的給別人吧,要不別人也難受。」這場風波就過去了。這件事情在別人看來可能是個很小的事情,可是在我修煉之前,我可不這樣認為,我覺的孩子吃虧了,老師瞧不起我孩子,我會焦慮、很難受的,還會記恨老師。可現在這些事情再也困擾不了我了。我的心裝的是真、善、忍大法,輕鬆、美好。

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孩子小時候有時也跟著學法,師父給孩子開智開慧了,個人能力很強,而且很聰明,孩子的整個學習過程從小學、中學、到名牌大學直到出國,在師父的保護下非常順利。這其中還有一個插曲。孩子在辦出國手續過程中,由於擔保資金出了問題,簽證沒有按時發下來,可是機票已按預期定好,開學日期已近,課已選好。如果簽證沒有拿到,至少還得等一年,下一年還不定甚麼樣哪?我丈夫非常痛苦,非常內疚。他感到是自己沒有本事掙到足夠的錢,耽誤了孩子的前途。他跟我說:「我已痛苦到了極限,不能原諒自己。」我說:「我覺的沒有那麼糟糕,有希望。」安慰他別太痛苦。我們積極準備證件,星期一我們到北京把證件再次交到大使館,官員說:最快也要兩個星期或三個星期。如果這樣,機票還要再買,學校也開學了。我們三人從使館出來,他們兩個都悶悶不樂。

我當時心裏就想我是修法輪大法的,隨其自然吧,去和不去都是有原因的,一切聽師父的安排,師父安排的就是最好的。所以心裏還比較平靜。但是冥冥之中有一種感覺,應該能按時上學,我就給孩子說:「你好好準備吧,能按時去的。證件今天給他們了,明天他們發送到他們國家,後天審核簽發,大後天就行了,不耽誤事的。」我孩子說:「媽媽,你想的太簡單了,他們是一個星期的證件寄送一次,到了他們國家還要審核,還需要時間呢。大使館不是給咱家開的。」我想師父說了弟子都是有功能,那我就用功能讓他們郵件快點審核、簽發。同時我和孩子又求師父。結果,大使館星期四通知,簽證已發。我孩子看到郵件後簡直不敢相信,太神奇了。通過這件事情,丈夫對大法也有了正面的認識。

修煉這二十年,沐浴在大法中,在師父保護下,我這個滿身業力又自私自利的人變成一個健康、平和、快樂、能夠為他人著想的修煉者,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