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中的不平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法輪大法洪傳至今已經二十七年了,使上億的人走入修煉當中,洪揚全世界超過一百個國家,大法著作翻譯成至少四十種語言。法輪大法的影響之大之廣,古今堪稱之最。而我也有幸能成為大法弟子,卻是用我生命都無法換來的聖緣。

我經常和同修說:「我從來沒有特殊的感覺,也沒有看到甚麼,經歷的事情都不值得說,很平凡。」但同修聽後卻說:「一個人的內心會影響著一個人的行為。你能一直默默的堅持到現在,特別大法現在還在被誣陷,迫害當中,就已經證明了你對大法的堅信,雖然經歷平凡甚至平淡,你卻十年如一日,為了給同修提供大量真相資料,經常打印資料到後半夜;為了大家有個穩定的學法、互相督促的環境,你就把自己的家讓出來;為了讓眾生明白真相,快七十歲了,發資料一個小區、一個小區的挨家挨戶的發,從不說累!你認為你平凡,難道不就是因為你從來沒想到過從大法中求得名,求得利才這麼想嗎?這不就是不平凡嗎?!」

得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份得法,並直接走入修煉中的。那時我是企業科室的幹部,剛開始在工會部門工作,後進入黨委辦公室負責職工政治教育工作。一九九六年時我們科室各部門學煉法輪功的人還真不少,幾乎每個科室都有人學。他們經常在工作之餘捧著大法書看。有一次,我去財務部門找人,也看見有個同事正捧著書看,我就對她說:「能借我看看嗎?」「可以,但只是借你看,你還得還我。」

就這樣我借來了《轉法輪》,用了整整一晚的時間,一口氣把書看完,因為太投入,我幾乎忘卻了時間,等合上書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七點左右,我稍微收拾一下就上班了。李老師講的太好了!我那個激動啊!一夜沒閤眼竟不覺的累,完全沒有任何障礙,覺的這就是我要找的,我就應該學這本書。就這樣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我從小喜歡傳統文化,特別認可做人要真誠,有始有終,喜歡看歷史書,諸葛亮啊,劉伯溫啊,都是我從小既尊敬又崇拜的人物,自然也相信這個世界是善惡有報的,有超越我們普通人現在無法洞見的事情。雖然我後來在黨委辦公室工作,卻在內心對中共的諸多宣傳有所疑問,特別是親身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下鄉、反右等運動後,更讓我覺的中共的宣傳前後矛盾,手段缺少人性。學大法後,我在做人上秉持善良,包容,真誠,這樣在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工作環境中得到大家的認可,同事關係也很好。

我有個直屬領導,他的爸爸是我們局的大領導,所以在別人看來有過硬的後台。為人專橫跋扈,那真是「得理不饒人,無理辯三分」,有時上面領導做的決定他也不給面子,別人都對他敬而遠之,但我卻沒有這些想法,依然和他真誠以待,而他對我也不像對其他人,一直很尊重,說話經常是「姐啊,姐啊」的稱呼。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參加婚禮,湊巧喜宴吃飯的時候又坐到了一起。我們就聊了起來,我說:「你看新人百年和好,這是月下老人給牽的線,你信嗎?」「我信!」他一臉認真的說。我聽了挺吃驚,沒想到他這麼一個在別人眼裏胡攪蠻纏的人也信神!也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太好了!他也是個有緣人。我接著說:「你也知道法輪功嗎?」「知道啊!」表情還是很認真的回答。他還是有善良本性的啊!我接著和他聊:「現在共產黨搞那麼多運動,你怎麼看?」「竟瞎扯淡!」臉上呈現非常不屑的神情。「你看共產黨搞運動殺了那麼多人,老天會清算它,你要是從中共組織退出來,是不是將來就能平安?我給你退了吧?」「退吧!」就這樣他特別痛快的用小名聲明退黨。

過關

二零一一年底,我身體突然出現病業假相,渾身出現黃疸,皮膚變成了黑褐色,暗淡無光,白眼仁也被染成深黃色,肚子越鼓越大,最後就像快臨產的孕婦,雙腿也腫的如同大樹那麼粗,因為躺不下,只能整夜的靠在床上,胸口像始終壓著一塊大石頭,憋得我喘不上氣兒,一宿一宿的就這麼靠著挺到天亮。喝進去的水都滲到肚子裏和組織間隙中,都不敢喝水;吃也吃不下。因為那時修的不紮實,動了人念,最後去了醫院。大夫最後診斷:黃疸型動脈硬化性肝炎晚期,一共住院大概八次,北京大醫院也去過了,北京大夫對我說:「這個病治不了,世界都解決不了!」當然本地醫院就更無能為力,住院治療多半是緩解症狀:退黃、抽腹水、利尿。回家後還是反覆。大夫都說太重了,隨時會出現生命危險。我抽腹水前一百七十多斤,用二十公分的大針頭,每次只能抽3000毫升左右,最後抽完水體重只剩下九十八斤。

最後,我一想不行,「醫院治不了我的病,我得回家!」就這樣我回家學法、煉功、發正念,完全放棄有病的想法,最後不治自好,肚子再也沒脹過,腿再也沒腫過,一直到現在。

我的丈夫是一位企業部門負責人,開始他對我給師父上香,擺供品非常不理解,經常冷嘲熱諷。但在我第二次住院的時候,他沒和我提前商量,親自給師父擺好供品,點上一炷香,虔誠的對師父法像說:「李大師,救救你的弟子吧!」我完全好了之後,他一買好吃的,總是先給師父擺上。他還特別支持我做真相資料,家裏成立學法小組。現在他已經七十多了,身體可好了,幾乎沒得過甚麼病,血壓也跟年輕人一樣,收縮壓一般在130mmHg左右,天天出去遛彎,每天開開心心。

我知道自己做的還有很多不足,但我非常珍惜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下來的寶貴時間。在這裏,真心對師父跪拜:感謝師父一路對弟子慈悲的保護!我會一修到底,和師父回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