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幸遇大法得救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我很小的時候就在想人為甚麼要活著,難道是為了吃?為了穿?要是這樣的話,我寧願直接變到我奶奶那樣的年紀,因為我既不喜歡美食,也不愛好穿衣打扮,中間這長長的幾十年也太難熬了吧。上學之後,我酷愛讀書,可能是潛意識中想要找尋答案吧。念小學的時候,我覺得如果能像愛因斯坦那樣為人類做出巨大的貢獻,不管多少年之後也都會有人記得我來過這世上;再大一些,我又感歎生不逢時,不然我也像文天祥那樣「留取丹心照汗青」。

後來受無神論邪說的影響,我覺得人死如燈滅,還能留下些甚麼痕跡呢?隨著課業日益繁重,每日緊張忙碌的學習,漸漸的不再思考這些問題,只是麻木的按部就班的升學工作。值得慶幸的是,我一直保存著一份善念,也沒有在物慾中迷失自己,為日後得法留下了機緣。

師尊為我淨化身體

二零一零年,我正值適婚年齡,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丈夫。二零一一年第一次見婆婆時,她跟我講她是修「真、善、忍」的,我聽了以後,認真想了想,覺得「真、善、忍」這三個字很好,真誠善良還不好嗎?但就是覺得忍很難做到。那時的我並不知道修「真、善、忍」的就是修法輪大法的,後來丈夫問我:「我媽是學法輪功的,她都告訴你了吧?」我吃驚的回道:「她說她是修真善忍的呀,沒說法輪功啊,我覺得真善忍倒是挺好的。」他一番解釋,我才知道他和婆婆都是修法輪大法的。

抱著好奇心,我拿起了大法書《轉法輪》,我想看看這個功到底講了些甚麼。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用了挺長時間才看完,最初的感受就是這都是教人做好人的,不是邪黨宣傳的那樣啊。但是對修煉的事,還半信半疑,但是出於好奇和好玩,我也開始學著煉功,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修煉。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師尊在我得法之前就開始給我清理身體了。大約在我來丈夫所在地的半個月前,我開始拉肚子,拉到怕會脫水,只好每天去掛鹽水打點滴,也不敢吃油膩的東西。當時正值過年,家人大魚大肉,美味佳餚,我卻只能吃一點麵條稀飯,吃點青菜也只能用水煮煮。別人過年胖三斤,我瘦了不止三斤。

到了丈夫所在的城市,我開始看大法書之後,發現由於一直拉肚子,我竟生出了痔瘡。雖然學法不深,也不太懂得修煉的事,出於害羞,也不願意去求醫問藥,當時就想著只當是消業了吧。每次要去洗手間,都覺得非常害怕,因為實在太疼了。一段日子之後,我又發現自己便血了,馬桶裏經常是通紅一片,很是駭人。可又不好意思跟別人說,我不斷的告訴自己這是消業呢,每天咬牙堅持。大約一個月之後,所有症狀突然一掃而光。別人吃藥手術都不能徹底解決的病症,我學大法竟然不藥而癒了,而且那時的我只不過是偶爾煉煉功,看看書,並不精進。生孩子時順產,產後發現又鼓出了痔瘡,我沒動心,一點也不放在心上,我相信師尊,相信大法,只三、五天就消失了。到現在好幾年了,從不像別人那樣需要忌口,麻的辣的,飯點趕上甚麼吃甚麼,痔瘡卻從沒有復發過。大法真是太超常了,太神奇了!

二零一二年春天,我開始背《洪吟三》,每天五首,所有背過的詩詞都從頭準確無誤的背出之後再休息。一天午休之前,我照常的背過之後才躺下,隨後夢中見到兩條蛇一前一後從一個下水道井蓋孔中鑽過去,一隻狗張開嘴對著井蓋的孔,不一會兒狗嘴劇烈的晃動起來,蛇彈射到了半空中。正在睡覺的我,猛地坐了起來,直覺得那蛇是從我的肚臍眼裏出來的,四下看了看,我才放心的又躺下了。夢竟然又接上了,我看到一個淺紅色轉動的東西打中了那蛇,突然我餘光看到半空中立著一個人,我轉頭去看,原來是師尊。師尊穿著一件米白色的袈裟,垂目向下看著。我記起師尊曾講過會有魔來騙大法弟子,就想到底是不是師尊呢,正這麼想著,一陣風吹過,只微微吹動了師尊的頭髮,師尊的臉一點沒變,我這才確認真的是師尊!那個淺紅色轉動的東西就是法輪啊!可惜的是那時我只顧著驚訝,竟然忘了叩拜師尊,謝謝師尊。

師尊幫我清理了我體內的邪靈異類,不然以後不知會給我帶來怎樣的麻煩與魔難。弟子在此再次叩謝師尊的救度之恩!

修大法,我走出抑鬱

結婚後,和丈夫因為生活習慣上的差異導致各種矛盾不斷,爭吵不斷。懷孕後,我出現了嚴重的妊娠反應,每天一睜開眼就要趕緊戴上口罩,平時習以為常的味道根本就聞不得,油煙味不能聞,飯菜味不能聞,連香皂都不能聞,一連多少天甚麼也不能吃,真是苦不堪言。每天吐得一塌糊塗,直到沒啥可吐了,就吐苦膽汁,日復一日的苦撐著。

丈夫因為忙於公司的事務,醉心事業成就,加之他不想這麼早要孩子,對孕期的我非常冷漠,這使我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我內心的痛苦可想而知,可我想著就算要我死,我也絕不能做墮胎這種事,修煉人不能殺生,哪怕每天只能喝點水維持生命,我也不能不要這個孩子。

慈悲的師尊再一次救了我,懷孕四個月左右的時候,我不再吐了,甚麼都能吃了,一身輕鬆,像從新活過來了一樣。洗衣做飯,打掃衛生,外出採購,挺著大肚子,一手拎著滿滿一大袋的食品、日用品,一手提十斤重的食用油,獨自一人回家也沒啥事。心情也好了,一點也不覺得委屈難過,每天都覺得像是新生。

產前一個月,我隨婆婆回老家待產,每天三點四十分起床煉功,動功一套不落,因為肚子太大不能雙盤,煉靜功我就單盤或者散盤。白天我就學法,那時我第一次知道有師父在國外的講法。可惜當時家裏,師父的講法經文不全,我沒能在產前完整學完師父的各地講法。那段時間,晚上睡覺時常常覺得自己的手在脹,變得很大很大,可是抬起手來看看,甚麼變化也沒有;站在屋內,總感覺自己一伸手就可以碰到房樑。我知道是我另外空間的身體在發生著變化。

隨著孩子的出生,一切都變了。我沒有時間學法煉功,沒有個人的時間和空間,心情煩躁,出現嚴重的產後抑鬱症狀,我怨恨丈夫不關心孩子,也不關心我,每天深夜我都以淚洗面,白天還要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操持家務、帶孩子。

本來想著苦熬到孩子上幼兒園就好了,誰知原本乖巧可愛的孩子,變得不與人對視,對任何人的呼喚都不作回應。我內心備受煎熬,卻又無處發洩,處在崩潰的邊緣。孩子被診斷為孤獨症譜系障礙,語言發育嚴重遲緩,日夜為他操勞的我從未聽到他叫一聲「媽媽」。後來孩子又受邪靈干擾,常常鬧到半夜也不睡覺,我的精神和身體都達到了承受的極限。一天,孩子又鬧到天濛濛亮才睡去,我卻怎麼也睡不著,走到陽台給師尊法像敬香,哭著跪下求師尊:弟子真是到了承受的極限了,求師尊點化。然後我拿起師尊的一本各地講法,剛看了沒幾分鐘,一陣睏意襲來,我合上講法,頭往後靠在沙發上就睡著了。我看到了一個裝滿雜物的大箱子,突然箱子倒扣過來,裏面全部清空了,隨後我看到陽台上站著一個年輕的男子,周身籠罩在柔和的光裏,是那麼溫暖,那麼祥和,我一直看著他,他大步的向我走來,在我旁邊坐下了。他剛一坐下,我馬上醒過來了,往身旁看了又看,卻甚麼也沒有。當時我只悟到是師尊點化我放棄各種執著心,卻不知那人到底是誰。

直到二零一七年下半年,我終於下定決心要好好修煉,不再浪費寶貴的時間,這是師尊用巨大的承受才延續來的時間,我怎麼能再繼續執迷不悟?如果繼續被常人瑣事拖累,泥足深陷,我就再也沒有機會返回我真正的家了。我按照時間順序學習師尊的各地講法,隨著學法越來越多,我終於明白了生命的意義,也知道了我為甚麼要來在這世上,我才悟到當時坐在我身邊的人就是師尊啊,是師尊在點悟我:不要忘了,師尊一直就在你身邊!

提高的快樂

去年我又開始背《轉法輪》,每天一頁,如果哪天沒背完,第二天或者第三天一定會補上。有時背到晚上十一點多,發完十二點正念也一點不困,頭腦清醒,那就接著背法,直到睏了才去睡覺。

背法越多,法理就越清晰,遇事也知道該怎麼對待了。雖然有時會守不住心性,但過後會向內找了,也明白了我所遇到的一切都是來幫我修煉的,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固執己見,也不再用法理去修理別人了,我再也不覺得抑鬱痛苦了,也體會到了修煉提高的快樂與充實。隨著我的狀態好起來,孩子也在向好的方面轉變,丈夫也開始能放下事業名利,也想要精進起來了。

弟子愚鈍,多謝師尊不嫌棄,弟子才能一路磕磕絆絆走到今天,叩謝師尊,弟子一定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負師尊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