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一九九六年七月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雖然我的經歷很平凡,也應該對自己的修煉和證實法的經歷有一個總結。

迷途得法 精進實修

我從小體弱多病,就有求道的心,經常思考人生的意義,尤其在晚間睡覺時想死亡問題,一想就睡不著,恐懼人死後去哪裏。我二十多歲上大學期間就患神經衰弱,頭痛失眠,由於長期休息不好,心臟、肝、腎也不好。結婚生完小孩後又得了風濕痛,怕風、怕冷、渾身疼,孩子也有病,加之丈夫對我也不好,我心灰意冷,非常痛苦。

就在我心力交瘁之際,我有幸遇到大法,當天學第一套功法,雙手疊扣小腹時就感覺有東西轉,我當即請了一本《轉法輪》,忍不住翻看,當我看到《轉法輪》第二、三頁上:「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1],我一下就明白了人為甚麼會得病、為甚麼有不幸和魔難,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我知道自己和孩子有救了,內心無比的歡喜,辦公室的同事都說我變化大,沒有了病懨懨的樣子。

那時候有集體修煉的環境,每天堅持集體學法和煉功,大家經常交流修煉心得,尤其在去執著心方面,心性提高很快。

我在邪黨體制內工作,眾所周知這裏腐敗黑暗,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缺乏正氣,我在這個大染缸裏也難以潔身自好。修煉後,我嚴格要求自己,面對請客、送禮、賄金、說情等,我毫不動心,堅決做到廉潔、客觀、公正,我的工作受到領導和同事的一致好評,年終考評多次被評為優秀。那段時間,我除了工作,回家就是學法煉功,沒有娛樂活動。

一九九八年我就開始背法,在上班的路上、在車上、有時在掃地、拖地的時候腦子都在背法,總之滿腦子都是法,這都不是有意的,而是自然想起的。正是由於那段時間學法打下的基礎,使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媒體鋪天蓋地的打壓和造謠中,能明辨正邪,做到堅信大法不動搖。

走自己證實法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單位、家人、親友給了我很大的壓力。我是從二零零零年七月開始發真相資料的。那一階段,大法弟子前赴後繼到北京證實法,大部份都被非法拘留、勞教迫害。明慧網上同修悟到我們不能這樣承受迫害,要主動向民眾講清真相。我也悟到要讓世人知道大法真相,揭露迫害的邪惡,這是他們最害怕的。

那時候我還不會上網,也沒條件上網,從同修那裏拿來資料,我在外面找地方複印,然後發到居民樓的住戶家。後來複印店接公安邪惡通知,不給複印大法資料。那時候會上網的同修很少,大法資料奇缺,我就買不乾膠裁剪成手掌大小的方塊,自己編寫真相內容,讓老母親(也是大法弟子)手抄,我找地方貼,主要貼在公用電話亭、公交站牌、電線桿等地方。後來我接觸到會做資料的同修,由她們給我提供資料,我出去發,小區居民樓、市場商鋪、學校教室,只要我能進去的地方我都放。

有一次我在一個建材市場攤位,我剛放下一份資料,女老闆就拿起來了,我有些緊張,還以為被發現了,沒想到她給身邊一個民工模樣的人:給,你去看。那位民工搬了個椅子,坐在門口大大方方的看起來了。還有一次我去同修家的路上,路過農貿市場,我將一份資料放在一家攤位的貨箱上,等我從同修家回來時,看見一個農村模樣的女孩正拿著資料大聲的給周圍的人念資料裏的內容,我感到很高興,真像師父說的,明白真相的常人就是活傳媒。

這十多年裏,我搬了好幾次家,單位也從城裏搬到城外,我把周圍的小區都發遍了,有時出差,或陪親友到旅遊景點,我不想錯過機會,有時把散頁的資料裝進紅包,放到景點的商店或插在司機開車門的把手上或雨刮器上,有時帶上不乾膠,貼在景點遊人容易看到的地方。近幾年,我去北京參加學習培訓多次,由於旅途檢查不便帶真相資料,我就帶上訴江和有活摘器官迫害內容的不乾膠,只有手掌大小,非常方便張貼,我將其貼在北京的公交站牌、街頭的垃圾箱上、長條椅上以及公廁的門上,雖然內容不多,但只要世人看到,就知道江澤民被起訴和控告以及邪惡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信息。我隨身帶的包裏經常裝有小冊子、真相紅包、不乾膠等,不論在哪,方便做甚麼我就做甚麼,有時在沒有資料的情況下也面對面講,只要能讓世人明白真相,不拘形式證實大法。

建資料點,相互配合,共同提高

邪惡最怕真相資料,他們破壞最大也是資料點,做資料的同修也是被迫害的最嚴重的。這些年給我提供資料的同修都相繼遭到迫害,二零一六年四月後我沒有了資料來源,我就想如何自己做資料,但又苦於沒有合適的地方。沒多久,我認識了L同修,她家在外地,上大學時得法,迫害開始時她不到二十歲,大學畢業後留在本地工作、成家,由於一直接觸不到同修,她一直處於獨修狀態,也上不了明慧網,沒跟上正法進程,但她一直堅持學法。她告訴我她有一套閒置的空房,可以用來集體學法或做資料,我覺的師父真是看到了我的心,安排L同修來找我。

二零一七年元旦這一天,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倆建起了資料點。開始只有一台家用彩色噴墨打印機,L同修主要負責製作,我主要發。後來我帶L同修發過一次後,她就能獨立發了,我們的需求量大了,就又買了一台商務機,打印速度快,原來的一台只打印封面。

我也學會了打印,我們主要製作明慧網的期刊。我覺的光盤已不適合給現在的常人看了,由於智能手機的普及,現在的中國人懶得打開電腦看光盤,也很少有家庭買DVD,小冊子方便常人閱讀,內容全面,圖文並茂,老少皆宜。L同修自資料點建立起來後,全身心投入,提高很快。她通過大量學法,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責任,抓緊一切時間,做證實法的事情。每到週六和週日,她把孩子送到公婆家,自己到資料點做一天,有時兩天,每週出去三、四次,發七、八十本,有時一百多本。我是趁上班中午休息期間去資料點製作,每週出去一到兩次,發二、三十本,有時五、六十本。我們主要去的是高層小區,因小區都安裝有監控,為保證安全,不引起邪惡注意,我們一般一次只進一個單元,每層只放一到兩本,且內容都不一樣。隔一段時間再去到別的樓層發放。

我們的資料點穩步、獨立運行,懂技術的同修幫我們建立起來之後,不論打印機出現甚麼問題,我們再也沒麻煩過同修,都是自己想辦法解決修理。

兩個月前,突然我原戶籍所在地派出所警察到我單位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這是我私人事務,你們無權了解,我也沒義務告訴你們。他們說我是公務人員,與其他老百姓不一樣,我說我首先是公民,每個公民的憲法權利都是一樣的。他們覺的談不下去,沒趣的走了。

下來以後,我覺的這次非同尋常,我一直很注意安全問題,這麼多年來未受到騷擾,這次他們為何又找我?他們會不會還有進一步的行動?我一方面加強發正念,一方面告知L同修我暫時不能去資料點,怕出問題。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我夢見滿地都是烏龜,我有些害怕。醒來後我悟到:這情景是點化我有怕心。我知道自己有隱藏很深的怕心,就是因為自己的身份和工作的特殊,怕被邪惡發現遭受比別的同修更為嚴重的迫害;也擔心L同修修煉還不成熟,出事會牽連自己。深挖這些都是人心執著、都是為私為我的自私心理,我今天將它挖出來,目地就是解體這些不好的念頭。

回顧這二十二年的修煉歷程,有得法的喜悅,有精進實修的提高,也有人心阻擋過不去關時的悲觀消沉,一路跌跌撞撞,若沒有師父慈悲的保護,我走不到今天。雖然師父說的「三件事」 我一直都在做,但是由於人心的阻擋,我沒能全身心投入,錯過了很多救人的機會;但是我知道我今生就是為法而來,無論修煉還有多久,無論過關多麼艱難,我有決心修好自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