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實修 走好每一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一九九九年初春的一天,第一次聽鄰居提到了「法輪功」,我感到渾身一震,那樣的喜悅美好。後來鄰居和單位領導都向我介紹了法輪功,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二十年的修煉路程,時時處處沐浴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中,心中的喜悅和感恩無法用語言表達,常常淚流滿面。師尊給予弟子的太多太多。

在工作中實修

伴隨著修煉,我當上了單位的一把手,我知道一切都與修煉有關,在這個位置上一定有我的使命,那就是修好自己多救人。

我曾經做過一個清晰的夢,夢裏的情景是:一片水域,上面有許多小白船,白得有些耀眼。那些小船都太小了,好像只能容納一個人。這時我看到來了一艘大船,相對小船的白,這艘大船有點舊,我在心中說,這是誰的大破船?這艘大船就調轉船艙讓我看,我看到了偌大的船艙裏只有兩個人在蹲著,一個意念打過來:這是我的船,我瞬間醒來。我清晰的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多救人,因為那時我確實只救了兩個人。

救人是第一位的,我利用一切時間寫真相信,郵寄真相資料。我曾給政法委書記寫過信,給政府領導、老師、派出所長、村支部書記、親戚等都寫過。一邊寫真相信,一邊配合發放真相資料。上下班的路上,開會的空閒時間,陪家人蹓躂的時間我都不錯過。後來,我又和同修配合下鄉面對面講真相,覆蓋了臨鎮的大部份村莊,過程中留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再後來,我學會了打印真相資料,利用我的特殊工作環境,每天都能打印一些,供給周圍老同修和我個人發放救人。

伴隨著救人的是個人的實修過程,首先撲面而來的是利益的誘惑。邪魔已經把人心搞亂了,所有的人都在為利益而爭而鬥。我身邊的人曾反覆列舉社會上企事業的中上層領導是如何的多拿獎金,房子、車子應有盡有等等,轉而埋怨我,跟著我幹是如何的窮酸。我就用大法賦予我的善良對他們進行勸解,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法理。同時,我也適當滿足一下他們的願望,偶爾在年終時多給他們幾千元的辛苦費,而我則在一個合適的時間把我的那份交給財務。我用真善忍的原則平衡著單位二十多人的關係,善待每一個人,用大法中修煉出的寬大胸懷融化堅冰,使每一個心靈,都能感知大法的佛恩,真善忍的美好,使單位上上下下都變的祥和而喜悅。

另一種利益誘惑是外來的所謂回扣。雖然是一個小單位,總免不了與社會上發生方方面面的聯繫,比如購買一些大型器械等,我都會告訴代理商,我是修大法的,不要考慮我個人因素,把價格壓到最低,大家都能接受就最好。有時也有銷售人員把幾百塊錢偷偷塞進一個地方,事後再告訴我,也有給些東西的,我就把東西折成錢,以集體的名義捐給貧窮的家庭。

在風風雨雨中心如止水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洶湧澎湃,同修們放下自我紛紛站出來,用真名實姓控告惡首,維護大法。經過和同修交流,我悟到我也應該站出來,因為我就是法粒子,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平靜的寫控告信,順利的郵寄了控告信,過程中心裏寧靜的沒有一絲波瀾。

來年六月,端午節前夕的一天,我的丈夫電話中急促的問我,你做甚麼了,被人家聯名舉報了,還按了手印。我平靜的告訴他,我控告江澤民了,我自己按的手印。他氣急的說,政府就要找你了,要免你的職,你快點把家裏(農村)的大法書收拾收拾。我在心中否定著迫害,回到家,打開院門,看到房簷下的一窩孵化不久的小燕子跌落在地上,旁邊是跌碎的燕窩。我的心情有些沉重,看看小燕子還活著,拿起它又不知道放在哪合適,正難過間,我的小叔子來了,我說,弟,快想辦法救救小燕子吧。然後我迅速的收拾收拾,就離開家門回單位了。

第二天,有些資料需要整理,我又回到了農村的家。打開院門,映入眼簾的是一隻淡黃色有著漂亮花邊的小籃子掛在房簷下。我的眼裏瞬間溢滿淚水,謝謝師父。我摘下小籃子,看到小燕子在溫暖的窩裏蠕動著,是那樣安詳,燕媽媽在旁邊大聲的叫著,好像在說:一切平安。我心中的陰霾一下子驅散了。

第二天上午,丈夫和鎮政府領導商量,想讓我以甚麼為由自動離職。我的第一念是堅決否定,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找到同修幫我發正念,同時在心中醞釀著用甚麼方式講真相,我所能做的只有講真相救人,維護大法,其餘的甚麼都不要管。我邊發正念邊來到了鎮政府,找到了政法委書記,平靜的告訴他,我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而變的身體這樣好。他說,你不用說這些,快點想想寫一份辭職書拿來,這樣對你對我們都好,下午一點我就得送上去,上邊等著要呢。我說我要想一想。心中告訴自己:決不能辭職。

臨近中午,丈夫急匆匆拿來一個信封,告訴我是他幫我起草了一份辭職書,照這個樣子自己寫一份。我拿回辦公室,抽出只看了一眼,上面寫因身體原因……就立即撕毀了。我在心中不斷的發著正念,否定迫害,請求師父加持,同時找同修做了簡單交流,同修說一定不能寫,你得為人家著想,一旦寫了他們的迫害就成為事實,這對他們不好。

快到一點時,我堅定的來到了鎮政府。政法委書記在等著我的辭職書呢,而我笑著告訴他我不能寫辭職書,因為我身體很健康,也沒犯任何錯誤,我要寫了辭職書,職工會怎麼看我?江澤民漢奸賣國、迫害死那麼多好人,為甚麼不能控告他?他氣急的說,行了你別說了。拿起電話就找我丈夫,而我也徹底的放下了,告訴他,我是好人,請你保護我。

當天晚上,我很晚才坐車回家,回家後,發了正念,同修來電話問我怎樣?我流著淚告訴她,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樣做,我能做好。丈夫回來後輕鬆的告訴我,原來他們準備免我的職,然後調到其它單位,現在決定工資待遇一個不少,讓我回家,因為他們怕我再有類似的舉動影響了他們。我說,師父給予弟子的一定是最好的。

我在領導崗位上已經幹了二十多年了,在這個環境中,修去了很多心,但也有很多人心總也去不乾淨,比如怕心、私心、求名的心,還有很多心沒暴露出來,我也總想換換環境,能有機會多學法等等,所以發生的這件事,很大因素是我自己求來的。

此後的端午節三天假期裏,我給鎮政府主要領導每人寫了一封信,告訴他們我修煉大法以後的身心變化,我為單位做出的貢獻,我為甚麼要控告江澤民以及善惡有報的法理,表面上是求得讓他們把我留下來,實際上我是在向他們講真相,救他們。開工後,鎮上派人來宣讀對我的免職令,我邊給他們講真相邊痛哭失聲。不是為我,而是為這些生命的未來擔憂,一定是因為有緣,曾約定互相叫醒,我卻沒能喚醒他們,因此而傷心落淚。

走好每一步

內退後,我又找了一份新的工作,為一家公司安裝產品並培訓。七月底的一天,安裝完設備已經十一點多了,想著中午一點半的動車,雖然又熱、又累、又渴,但我和小同事還是決定直接去火車站。

過安檢時,警察把我的行李箱攔住了,他讓我打開行李箱,從裏面取出了直徑八公分,長六十公分的鋼筋軸承。我跟他解釋,這是我們的設備零件,是幹甚麼用的。他又打開了我隨身攜帶的挎包,共有六層拉鏈的小包,他一下子就拉開了存放大法書的那層,從兩層包裹裏取出了大法書,他驚訝不已。我告訴他,我是法輪功學員,這是我的大法書。他拎著我的小包,命令我拖上行李箱跟他走。

上樓梯的過程中,我反覆在心中請師父加持,誰說了都不算,師父說了算,誰也動不了我。來到二樓乘警辦公室,他讓我坐在椅子上別動,然後招來五~六個警察,打開我的行李箱,翻動起來。我祥和的告訴他們這個軸承是幹甚麼用的,我是從事安裝培訓工作的,公司產品銷到哪裏,我就要安裝培訓到哪裏。我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身體才變的這樣結實,我都快六十歲的人了,還能幹這麼重的活,還能到全國各地去安裝培訓,這一切都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他們一邊聽著一邊又打開了我的小包,找出兩張真相幣,五張翻牆網址,兩個內存卡,兩個護身符,連同大法書一起擺在桌子上,反覆的拍照。

我沒有絲毫的怕心,過程中一直在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我講到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講到了中共的殺人歷史,講到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許多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講到了修煉大法的神奇和大法在世界的洪揚。我平靜祥和的講述著,我告訴他們,我以前身體很不好,還愛生悶氣,十八、九歲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齡,我卻身患重病,父親退休讓我接班,單位都不要我。而我現在是那樣的健康,那樣的開朗,一天到晚樂呵呵的,總覺的有使不完的勁。女警察連連點頭,上下打量著我說:看出來了,你精神真好,氣色真好。我告訴她,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大法,只要真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就在我們的身邊,就會遇難呈祥化險為夷。我告訴她我家親戚是玻璃廠的鍋爐工,特別相信法輪大法。不久前的一天,他請了一小會兒假,去辦點事,剛走不久,鍋爐爆炸,幾十噸的鍋爐和一噸多重的鍋爐門瞬間飛向兩邊,造成兩死三傷的重大事故。人們驚恐的叫著我家親戚的名字,以為他被炸飛了呢,而他卻「莫名其妙」的請假辦事了……

女警察和另一名記錄的警察一直笑瞇瞇的聽我講述著,不時地點頭。最後她提出要看看我的手機。我給她打開,點開我的工作群,正好我當天寫的工作歷一下躍入眼前,她邊看邊說,很有水平啊。我說,對呀,你看我的心靈有多麼美麗。她說,感受到了。我給她點出我們安裝和培訓的照片,告訴她,這都是我安裝的,看看多漂亮。她說,是挺好。她和我要護身符,我說那是我的,我走哪帶哪,我可以贈送給你,但是我怕你不珍惜。她又和我要大法書,我說那可不行,那是我的命根子,你如果真心想要,你會找到的。邊說邊把大法書用兩層包裝袋包裹好。然後告訴她我要走了,下面小同事還在等我呢。我平靜祥和的離開了警察辦公室,她一直把我送到電梯口。

事後我在想,為甚麼發生今天這一幕?第一念想到的是,師父讓我給他們講真相了,因為他們都是要得救的生命,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還在舊機器裏運轉,他們沒有渠道聽真相,於是我來了。在整個過程當中,我是那樣的慈悲祥和,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給了他們,我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美好和基本真相,給他們展示了我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一個大法弟子的精神風貌。無論是他們看到還是聽到的,都是大法的美好。

謝謝師父,我又進了一大步。今後唯有精進修煉,多救人,以報師恩。叩拜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