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記師恩 證實法 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我是一個家庭婦女,得法前渾身是病:低血糖、肩周炎、頸椎三個骨節都不好,頭痛頭暈,說不定甚麼時候就暈倒在地。為了治頸椎病,吃盡了中西藥,還把藥直接敷在頸椎處,結果燒起很多泡,疼上加疼,非常遭罪,根本不起作用。腿關節也痛,冬天穿很厚的棉褲,膝蓋處再多塞些棉花加厚感覺還是冷,吃藥、打針、按摩等方法都用過,都無濟於事。不管冬天還是夏天,身上都發冷,病魔把我折磨的頭抬不起來,腿不能走路,最嚴重的時候連床都上不去了。人家的生活是苦中有樂,而我的生活是苦中有痛。

就在我痛不欲生的時候,一九九八年三月我的一個好友向我介紹了法輪功,並教我打坐,當時我一下子就雙盤上了(也沒覺著腿痛)。好友說:「你有緣份,根基好,你快學吧!」我說:「好,既然有緣份我就學。」當時,我給女兒看孩子,孩子一睡,我就看《轉法輪》,也就看了三分之一,就感覺渾身發燒,一切病症都來了,當時我就悟到是師父給我消業,症狀和平時一樣,但感覺是不一樣的,以前頭暈不敢睜眼不敢說話,現在我躺在床上敢看書。女兒回來一看我躺在床上,就問:「媽,你又感冒了?趕緊吃藥吧。」我說:「我不是感冒,是消業,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女兒似信非信的不再堅持叫我吃藥。

到了第五天,好友來了,問我:「你在幹甚麼?」我說:「我在消業。」好友說:「起來,咱們到王姐家去,叫王姐也學法。」我說:「我能起來?」以前根本不敢動。好友說:「能。」我就試著起來了,還不暈,再走走試試,敢走,我說:「真神了,這個功這麼好,我煉定了,看來我就應該在這一法門裏了。」我們倆很快就到了王姐家,我甚麼事也沒有,王姐也得法了。

神奇消業 身體在向年輕人轉化

一九九八年六月,丈夫大便便血,到醫院一檢查是直腸癌,丈夫是軍幹部,能找到最好的醫生給治,涮腸、西藥、中藥、中成藥,各種偏方,只要能聽到的方法就試,開藥就吃,那藥都是一大包一大包的往家拿,結果折騰一圈還是沒治好,最後都不能大便了,肚子脹的很痛,醫生說治不好了。

我看他那麼遭罪,我就對丈夫說:「你看看這本《轉法輪》書吧,你能看進去就看,你看我都好了。」丈夫就接過書看起來了,丈夫也只看了三分之一的書,就開始消業了,他感覺手腕處(原來他當兵的時候把手腕傷了)像有一把大刀在砍一樣,每砍一下疼痛難忍,忍了兩個小時,好了,手好了,完好如初。

接下來,丈夫開始第二次大消業,拉肚子,拉了兩天不拉了,第三天躺在床上不能動了,不吃也不喝。這天我也開始消業,發燒,閉眼、不吃不喝。就這樣我和丈夫各自躺在床上不能動,不吃不喝,整整七天滴水未進。

期間,我看到了美好的景象:我看到金黃色的帳幔罩住了我的床,從帳幔裏飄出來很多小法輪,蹦躂著向中間聚,我雙手捧著去接,不一會就消失了。還看到一個紅色的臉盆,裏邊有水很清,傾斜著對著我,水裏還飄著花,非常美妙;又看到一個通道,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場景:有山有水有城市,道的兩邊有鬱鬱蔥蔥的樹,山有石階,有樹木,還看到有人來來回回的在趕集,非常玄妙。

第八天,我睜開眼了,感覺餓了,一下子起來了,丈夫也起來了,丈夫感覺肚子咕嚕咕嚕的難受,就到廁所大便,一用勁一個硬塊一下子出來了,感覺肚子特舒服,回頭一看,一大塊黑乎乎膿兮兮的髒東西卡在了便池裏。丈夫說:「這回好了,師父給我把這塊壞東西拿下去了。」

我倆都不約而同的發自內心的感恩師父:「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救命之恩!」

丈夫說他也餓了,出去買回了爐包,我們倆吃了。如果是個常人,七天不吃不喝,都有生命危險的,即使不死五臟六腑也得衰竭,哪敢立刻就吃飯?可是我們是修煉人,有師父管,啥事沒有,而且身體還得以淨化。

大法就是這麼超常神奇。從此我倆身體都好了,啥病也沒有了,身體輕飄飄的,非常舒服,上下四樓比年輕人都輕鬆。直到現在二十年了再也沒吃過一粒藥。

現在我的身體在向年輕人轉化,所有的人包括同修見到我,都說我也就六十歲左右,根本不像八十歲的人。

兩次煤煙中毒都是師父救了我

第一次是二零零二年冬天,我為了節省煤,就把煙筒通到炕裏,結果煤煙流通的不好。我中毒了,啥也不知道了,丈夫在客廳看電視,也不知道我的情況。但是我腦子卻出現了一個場景:有一個戴大蓋帽的警察,一進我家就向四處亂瞅,邊看邊問:「你家有沒有經文?有經文趕快拿出來!」我說:「沒有。」心想你千萬別抬頭,抬頭就能看見炕的上邊掛著的手抄經文。心裏一驚一急,我一下子醒了,我要水喝,不知情的丈夫給我倒水,一看我又昏過去了,才知道我是煤氣中毒,趕緊把我背出去放到院裏,拖出一床被蓋上,很長時間我才醒來,啥事也沒有,一點後遺症也沒有。不是師父演化這個驚險的場景,我怎麼會醒過來呢?丈夫也絕不會知道我中毒了,那後果不堪設想。我的命就沒了。慈悲的師父救了我。

二零零三年冬天我又煤煙中毒了,又甚麼也不知道了,這時腦中又出現了一個場景:鄰居來我家要個袋子用,伸手就拿那個裝經文的袋子,我趕緊說:「你別拿那個袋子,我另給你找個。」心裏一急,我醒了,我叫了一聲丈夫,就又昏過去了。丈夫給我穿上棉褲、棉衣把我拖到外邊,蓋上被子,很長時間醒過來。醒來之後,啥事沒有,師父又一次把我從死亡線上救回來了。

一回想起來眼裏就流出感恩的淚水。不學大法,我的命早就沒有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師父救了我外甥

外甥是我看大的,他很小我就帶著他到學法點學法煉功,好幾次看到師父,他都喊老師爺爺。他上一年級的時候,出現了感冒症狀,嗓子都腫了。醫生一看說:「腫得挺厲害的,下午放學過來輸輸水吧。」

中午上學的時候,外甥坐在板凳上,看到了師父站在他的跟前,對著他笑。下午放學,去看醫生,醫生把壓舌板放他嘴裏一按,發現他嗓子不腫了,好了。外甥說是老師爺爺給他治好了。

上初一的時候,外甥集訓,晚上睡在上鋪,當時學校規定晚上睡覺不准開燈,上廁所也不准開。一天晚上,外甥上廁所回來上床,往上一跳被鐵床的腳蹬一下子把腿劃了一個大口子,大約三十公分,肉都往兩邊翻出來,幾乎露著骨頭了,血往下流,神奇的是血流到小腿一半的時候,忽然定住了,不流了。外甥說也不感覺痛,也沒去看醫生,很快就好了,現在只留下像線那樣細的痕跡。現在想起來都感覺有點後怕,如果血流不止,後果不堪設想。是慈悲的師父救了我的外甥。

我的孩子,都支持我倆學法,在邪惡迫害的時候,能站在大法這一邊幫我們說話,二零一五年我和丈夫都參與訴江,610人員不敢直接來找我們,就打電話給我女兒,讓我女兒帶他們來。我女兒一聽,立刻義正詞嚴的說:「你們別幹壞事了。法輪功就是好,我父母就是煉法輪功才好病的,身體才好的,我支持他們煉,我不會領你們去的,你們要敢去就去,兩位老人如果出現甚麼問題我跟你們沒完。」他們一聽,也沒敢來,再也沒有來騷擾過。

不忘師恩救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謊言煽動世人仇恨法輪功,我和丈夫就出去發放真相材料救人,發單張,用粉筆寫。後來,有了真相小冊子,我倆又開始發小冊子給眾生,下來《九評》,我們就發《九評》,讓世人看清邪黨的醜惡嘴臉,趕快退黨保平安。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同修又開始了面對面講真相,我和丈夫也開始張口給世人講真相。出去講真相時,我都穿很乾淨的衣服,顏色較鮮豔一些,顯得年輕精神。有好多人問我年紀有多大了?我說八十歲了。有的人說:「你撒謊哪有八十歲?看上去也就是六十多歲。」我說:「你算算我是三九年出生的,到現在多大?」他說:「是八十歲了,真不像。你吃甚麼靈丹妙藥了?」我說:「甚麼藥都沒吃,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能祛病健身,以前我有好多病,現在煉功都好了,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講真善忍,讓修煉人做一個更好的人,再加上五套功法,改變人體特別快,現在已經洪傳一百多個國家了。你說大法好不好?」一般人都說好。

我說:「就這麼好的功法,江澤民這個賣國賊和共產黨一起迫害法輪功,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賣錢,多邪惡啊!它幹出了這麼多壞事,天要滅它,咱們趕緊退出來,不跟著倒霉。趕緊把你入過的黨團隊退出來,抹去毒誓,邪靈就管不著你了,你就平安有福了。你入過甚麼?你叫甚麼名?用你後邊的兩個字作為化名退出來吧,好嗎?」

一般人都退,然後我再送給他們一本小冊子,並囑咐拿回去好好看看,看完了再送給別人看,你會功德無量的。還有的自己退了,焦急的問我他媳婦孩子怎麼辦?叫我把他們的名字也記上,給他們退了。我說:「你能保證跟他們說說,他們能同意就行,如果本人不同意,就不起作用。」有的說:「行,我保證能說通,他們都聽我的。」這樣說的也不在少數。

因我天天上街趕集講真相,多數人認得我了,看見我就問:「大姨,今天有新的嗎?」我說有,有的就拉開盛錢的抽屜,讓我把資料直接放進去;還有的趕緊撐開塑料袋讓我把小冊子放進去;都主動的要了。看到世人覺醒了,我心裏特別高興。

從二零零五年一直到現在,我天天上午去講真相,下午學法收拾家務,還得負責去取資料,給同修送去,真是忙得不亦樂乎。但是我覺的還是做得不夠好,和精進的同修比還差的遠。今後我還要好好學法,在修好自己的同時,多救人,走正師父給安排的路,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的幫助!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