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和同修整體配合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下半年得法的,大法表層理白言明的法理和簡單易學的優美功法讓我欣喜。在邪惡迫害大法初期,面對邪惡三番五次的騷擾,我堅信師父堅信法,我當時是這樣想的:因為做好人被迫害進監獄,影響以後人學法做好人,這條路我不走。我要正面圓容大法,讓更多眾生從中受益。感謝師父這些年來成全了我,我們堂堂正正走到了今天。

下面我把自己的修煉故事以及和同修整體配合救眾生的部份修煉心路歷程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

一、修煉之初

記得第一次看同修給的一本經書,是我和丈夫一起看到很晚才睡覺的。在我們剛剛睡下,忽然耳邊轟鳴頭部周圍金星四射,這是我們倆人的共同見證和感受。我們知道了我們幸運的遇見了來到世間度人的覺者──我們偉大的師父李洪志!我們不能錯過這萬古機緣。《西遊記》有這樣的警言記載: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我們這不是真正應驗了這句千古名言嗎?!從此我們一起義無反顧的走進了大法的修煉。

我們平時多看大法書,遇事用大法要求自己,謹記師父的教誨「做到是修」[1],主動化解和妯娌之間、鄰居之間的冤怨,把大法的美好帶給鄉鄰,人們也紛紛走進大法修煉,我家成了煉功點。記得當初人們每天早早吃過晚飯安頓好家人,提前來到我家準備煉功。偌大的院子站滿了人,隨著煉功音樂響起,無論大人小孩,人們莊嚴神聖,開始煉功。從來不需要維護秩序。

隨著修煉,我們的身心變化很大。修煉前我有頑固的慢性胃病,大把大把的吃藥,那時有病亂投醫,整天跟著廣告跑,廣告賣甚麼治胃的藥我就買甚麼,只起到了緩解作用。那時全靠醫生說的忌口,這個吃不了那個吃不成,多年折磨的我又黃又瘦,人沒精神,體力活根本就幹不了。修煉不長時間,胃潰瘍、胃作酸、胃脹飽等胃病得到了根治,從此再沒有復發,想吃甚麼就吃甚麼。還有我那頑固的鼻竇炎經常鼻塞、流涕,堵得人頭昏腦脹心發慌。通過修煉,在不知不覺中不翼而飛。經常性的便秘也根除了,人從此無病一身輕。

這過程中我們只花了不到五十元錢,買了幾本正式出版社在社會上公開發行的師父經書。在學習大法的過程中注重做好人,通過煉功就達到了醫學治療達不到的療效。我們的道德品質也在不斷提高,按大法的要求為人處世,遇事為他人著想,在利益面前不再斤斤計較,心胸變得豁達,性情開朗,活的坦坦蕩蕩。

一次,女兒上大學,對於農村貧困學生政府有一些困難生活補助,她們班貧困學生人數較多,每年補助人數有限,班主任給輪流發放。那年輪到了女兒,一次性補助三千多元,女兒已經拿到了學校證明,買好火車票準備回家辦手續,錢就可以到手。三千元對我們農村家庭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數目,當時夠孩子一個學期的生活費用。女兒打電話告訴我,還告訴我她們班一個同學,家庭貧困,吃飯都很困難,但她已經領過了幾次補助款,這次沒有,那個孩子哭了。女兒從小在大法中成長,善良又聰明,我和她商量把錢讓給那位同學吧,她高高興興的答應了,馬上退掉了回家的火車票。後來女兒走向社會,成了精英階層。每每回家總忘不了在師父法像前謝恩。

二、魔難中信師信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邪惡鋪天蓋地的污衊師父和大法,各地政府瘋狂抓捕、迫害大法弟子。當地政府「六一零」(專門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惡組織)人員多次來家裏騷擾,逼迫我們放棄信仰,出賣同修,被我們斷然拒絕。我對他們說,當初我們教人煉功,是為他們好,現在你們要給人家帶災難來了,要我們出賣人家,都是街坊鄰居的,以後我們怎麼在村裏做人?修煉不修煉是他們個人的自由,我們不會給你們提供任何人的信息。這樣我們沒有牽連村裏學法的任何人。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直到現在他們都沒有暴露,平穩的修煉,沒有受過邪惡任何騷擾。

在當時情況下,每次我們都理智的和他們周旋,期間我有時背法,有時眼睛直視著他們發正念,在師父加持下沒有給他們簽過一個不敬師敬法的字。直到現在在師父保護下,這些人再沒來過我家。

在去年中共的「敲門」行動中,他們找到村上要騷擾我們,明真相的村幹部給我們通風報信避過了。他們將來人領到一個常人家中糊弄過去了,後來被常人的兒子打電話到當地派出所罵了個狗血噴頭,還要告他們擾民罪。

三、講真相救世人

大法被污衊,眾多大法弟子被關押遭受殘酷迫害,人們被邪惡一言堂的污衊宣傳的謊言所欺騙,心裏仇視大法。我們從身邊做起,向周圍人們面對面講大法的美好,講中共迫害大法的錯誤。我自己手寫真相信向世人發放,找能認識的同修要印刷資料向世人發放。

在當時真相資料太少了,根本滿足不了大量救人的需要。我萌發了自己做資料的願望,由於家庭經濟上的原因,遲遲沒有付諸行動。師父看到我有這顆救人之心,就安排我都不認識的同修找到我,提供我一段時間的資料。而後又有一個資料點退下來一個黑白複印機給了我。我非常高興,沒有底稿,我就把當時能得到的單張資料的彩色字體用筆一筆一筆的改成黑體字進行複印(因為彩色字體黑白機子複印不上),自己做多少發多少。有時有同修要我也給點。

《九評共產黨》出來後,我覺得這本書太好了,用事實說話,讓人們真正看清了邪黨的嘴臉,同時給人們指明了回歸傳統的正路。我就想發放,但當時不知道向能上網打印的同修要底稿,為了避免邪惡迫害,同修們都是單線聯繫,我也不知道向誰去要。在師父的點化下,我就把一本印刷清楚的小本書,拆成單頁,自己再用透明膠帶按頁碼編排粘在一起,這樣做成A4紙大小,方便複印,就這樣將一本書做成了底稿。再想做幾本就把同樣頁碼複印幾張,直到做完。再一張一張的手工折頁,手工用小刀裁割,再排頁。當時在我們當地買不到訂厚書的大訂書機,丈夫用手工鑽眼,用細鐵絲擰緊。一本成品書就做出來了,連個書的封面都沒有。這樣每天晚上我們兩個人忙得不亦樂乎,忙活大半夜,才能趕出五、六本,白天出去轉個圈就發完了,當時只是發放,沒有面對面給,發起來很輕鬆。

一次學校開學,趁人多我進去給教師的門口發放,過後我站在那觀看,出來一個教師拿到了,翻開看看,又走到別的門口看看,看到同樣有一本,轉身拿回了屋裏。看到人們渴望《九評》,渴望真相,更增強了我做資料的信心。

四、師父派同修幫我建立資料點

師父又派來了不認識的同修找到了我們,從此我聯繫上了資料點同修。我將上學的孩子託付給親人同修,在資料點附近找到一家做保姆的工作,一邊打工一邊學習、配合同修買耗材做資料,同時自己發放,定期大包小包的趕汽車給當地同修送資料。這時我們已經能做出精美漂亮的彩色資料。我也完整的掌握了打印、刻錄技術,長期這樣大包小包帶資料很費事,還有安全隱患。我決定辭掉工作,回家建立資料點。

我走時那家主人惋惜的說,她再也找不到像我這麼好的保姆了。因為我做保姆,不需要主人指派,看見啥活都主動幹,家裏收拾的乾乾淨淨,井井有條,孩子們想吃甚麼就做甚麼,因為我的廚技也不錯。又有文化、會英文能輔導小孩作業,家裏日用品沒了,我外出用自己的錢主動買回,再告訴他們。我們相處的很好,給他們及他們的親朋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即退出共產邪黨的黨團隊組織)。他們家人還看了《轉法輪》並留下了。雖然不幹活了,有時到他們家走走,他們高興的像親戚似的,非得一家人進飯店一起吃一頓團圓飯。

自從我們當地有了資料點,我們幾個協調人相互配合,同修們都各自走在自己證實法的路上,我們的資料應有盡有。雖然不時有同修被邪惡迫害,但走出來後,在師父加持和同修們幫助下,都衝破重重阻力又匯到救人的大潮中。十幾年來,儘管和我們配合的同修換了一個又一個,我們的資料點從沒停過。

我做資料不受同修心境的影響,有時有的同修遇到干擾、造成資料積壓,我在向內找的同時,多發正念清除自己的幹事心,也給我們整個空間場發正念,解體障礙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邪惡因素。不長時間救人的資料就疏散開了。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只要我們做事符合大法的要求,一切是師父在幫我們。這是我們多年的深切體會。

自從我做資料開始,我從來不給資料添加任何負面信息,常常認為這麼好的資料,只要世人看到,他就會改變對大法不好的認識。現在的人都很忙,很少有長時間仔細聽我們講真相,但資料給了他們拿回到家裏,利用休息時間會認真閱讀。出來遇到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三言兩語就退出了邪黨組織。有的人告訴同修,資料攢了一沓子,隔段時間拿出來看看,越看心裏越亮堂。有的還說他哪一期甚麼期刊還沒看呢,問有沒有?

有些地方同修現在發資料的很少。我知道的一個資料點,同修一週連週刊在內只做一包紙的資料。有的說是打真相電話,有的說不拿資料面對面講安全。我想這拒絕發放真相資料的心態肯定不對。是不是自己潛意識中對真相資料定位不正確,認為是遭受迫害證據?這不是怕心沒修乾淨嗎?或者自己怕吃苦不願辛苦發放,這不是安逸心嗎?這些都是我們應該修去的東西。

我們這裏的同修整體配合,根據個人情況,有天天出來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救人的,有上樓發放的,有定期下鄉發送的。有面對面講了又上樓發的。一天一位同修給我講了幾個救人的小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

一次,他們走進了一個大門,才知道院子裏是一個廢品回收站,走過去給主人講真相,他完全接受,將他們請到屋裏,指著桌子上放的幾本《九評》說:「都是我從廢品中挑揀出來的,這本書說的太好了,我留下來送給別人。」

還有一次,這個同修看到路邊有兩個民工在幹活,他走過去給一個人一本真相期刊,那人放下工具,專注的看起來了。他和另外那個人講起真相來,那人說你不怕我舉報你嗎?同修說,要怕,我就不出來了,是為你們好。忽然他緊張的說:「看警車來了。」說著趕緊轉過身擋住了正在專注看資料的同伴。她轉身一看一輛警車正從他們旁邊開過去了。她勸兩人退出了邪黨組織。過後她感慨的說,那個轉身保護大法資料的行為,一定會給他帶來福報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