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我是大陸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我於一九九二年參加了師父在北京辦的講法班,當時是我和老伴一起去的,我聚精會神的聽師父講法,目不轉睛的看著講台上師父講法,我看到了師父身體放射出金色的光。當時我心裏就想:這師父可不是一般的師父,這是個好功法。聽完課後我把我看到師父身體放出金色的光跟我老伴說了,並囑咐他好好煉。師父講完課後站在禮堂過道中間,全場人一個個的都從師父跟前經過,當我走到師父跟前時,激動的不知道說甚麼好了。

修煉法輪功之前,我身體有好多毛病,腿疼、胳膊疼、頸椎疼、高血壓等。因為當時我在單位食堂上班,每天很忙,晚上很晚才能回家,上一天班也很累。有一次,我站在老伴後面跟著老伴學煉動功,煉完後覺的全身很輕鬆。我說:這法輪功真好!有一天我看到院裏有很多人煉法輪功,我就去參加集體煉功。因為工作忙,因此身體難受了就去煉一會兒,忙了就不去。

一九九八年我退休了,我就每天晚上參加院裏的集體學法煉功。我認真學習法輪大法著作《轉法輪》,我看完一遍後真是愛不釋手了,我心裏想:這本書是無價之寶,我要背書。我用了近一年的時間把《轉法輪》背了下來。我們廠每年體檢一次,哪次體檢結果各項指標都正常。我全身的毛病都沒有了,修煉法輪大法使我的身體得到了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大法。二零零零年初的一天早晨,我們四個法輪功學員在院裏煉功點煉功,正在煉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時,來了一輛警車,下來的警察不容分說上來就連拉帶拽的把我們拖到警車上。我們四人被拉到當地拘留所非法關押。當天下午四點多鐘非法審問我,讓我背拘留所裏的「監規」。我說:「我心裏背的是法,監規是犯人背的,我是好人。」一個女警察很生氣上來就給我戴上了手銬並且還是雙手背銬。晚飯是同修餵我吃的。後來警察讓屋子裏的人都出去,說是要給煉法輪功的人體檢,一個警察看我戴著背銬,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就說:我沒幹甚麼,就是如實說了我心裏背的是法,不是犯人不背監規。她把我的手銬換成前面了。晚上睡覺時,我靠著牆,似睡非睡時,聽到一個聲音:來把手伸出來,我給你把手銬打開。第二天早上,一個警察就把我的手銬打開了,到底我也沒背監規。當時我心裏想:以後不管遇到多大的難,修煉法輪功的心都堅如磐石。

我記住師父要我們重視學法。我就每天早晨四點多起來,先煉功,然後就背《洪吟》和《洪吟二》等師父的法。只要是會背的法,我每天都堅持背一遍。學會以法為師,向內找,在任何矛盾中,對照法來找到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助師救人。

前幾年,我面對面講真相還是很難的。當時有怕心,家裏人也害怕我出去講真相,每次我出去,我老伴都跟著我,並阻止我講真相。我想起師父的法:「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1]。我鼓勵自己:不怕,有師在、有法在,走出去講真相,發小冊子,救一個是一個。我回娘家一次就能勸幾十個人退出中共邪黨、團、隊組織,並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

有一次,我跟老伴一起去菜市場買菜。我給賣菜的大姐講大法真相,大姐同意退出了邪黨團、隊組織。在回家的路上,我老伴害怕說:現在沒人講真相了,你還講。我說:大法修煉現在還沒結束,如果沒人講,剩我一個人我也要講真相救人、發資料。

有一天早上,我要送孫女上學,聽到外面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警察,警察到屋裏就翻,翻出一本師父的著作《轉法輪》並搶走了,我心裏這個難受啊,然後警察把我非法送到拘留所。我心裏想:是不是那裏有有緣人要我去救?我去的屋裏有二十多個犯人,我七天給兩個人講真相退出了邪黨團隊。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兩個有緣人救了,我該回家了,這裏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外邊還有很多有緣人需要我去救呢。結果第二天就把我放回來了。我想起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謝謝師父的保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