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開啟我的智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我於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幸遇大法,得法後身心受益。可在修煉路上卻跟頭把式,如果不是師尊一路保護我是走不到今天的!我一直在邪黨政府機關工作,擔任大小不等領導職務,因此受邪黨文化毒害較深,知道大法好,卻因邪黨迫害與干擾而不知精進,在修煉路上摔了一跤又一跤,差點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二零零四年我被邪黨關押在省城勞教所迫害兩年,二零零六年回到原單位繼續上班,但職務和工資都被邪黨剝奪了,只給生活費。回來後,我不斷的學法精進,在大法中歸正自己,明白了身為大法弟子的榮耀與責任,不讓後天的觀念阻礙自己,感覺修煉中有了很大的起色。身心投入了助師正法、全面講清真相之中。

由於寫作和打字能力有限,下面我只能把講清真相的點滴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師父開啟我的智慧

回單位後由於在大法中精進修煉,修去了很多的人心執著,工作兢兢業業,領導又把我放到重要位置上,並給我配備了電腦。由於我不懂電腦,單位就給我找了一個打字員和另一個助手,我當時想自己也快五十歲了,學電腦學打字也沒甚麼用了,我還是多學法、多講真相救人吧。從那以後我就開始全面講清真相勸三退。

初期的真相資料完全靠外縣同修支援,可是時間長路程遠、同修攜帶不安全,通常造成資料斷斷續續供不應求。我就在想如果我能做該多好啊!就這一念,慈悲偉大的師尊,就把我的困難解決了。一天我丈夫買斷工齡得了四萬塊錢,他突然提了一台手提電腦回來,說購置花了五千多,配置也高,是送給我的。我高興的瞪大眼睛看著他。

一時間本城稍懂電腦打印的同修都來了,遠方從不認識的電腦技術同修也突然來到我身邊,彷彿從天而降,我欣慰極了,那時還不知道感恩師父,更不知是師父的安排,我既高興又擔心,但我心裏有一念吾非凡夫俗子,一定能會!就這樣我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學會了上明慧網,同時學會了多版打印、下載等簡單程序,那時正是師父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家的小花就這樣開了。

隨著打印機裝備成功,接下來就是一系列問題的突破,技術同修離去後,過程中的一切困難都要自己解決。因為邪惡正猖獗,做資料都是單獨聯繫,很多時候打印機故障了我不敢拿出去修,叫到家裏來又怕暴露,又不能留下手機聯繫,有時購耗材也怕被熟人看見,著急啊!這時我就靜心學法,當學到師父說:「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1]「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

讀懂了師父的法,我頓時怕心全沒了。是啊,我貴為大法弟子,做著宇宙中最神聖的事,而且時刻有師父法身保護,我懼怕甚麼呢?從那以後我正念正行做著證實大法的事,打印機電腦陳舊了我就去商場買台新的,出故障了我就大大方方的抱去修理,有時還叫人到家裏來修,還給商家及修理員講真相做三退,但從未暴露過我就是打印機的主人。除此之外我還肩負著另一個同修的資料點的維修和採購。說來也太神奇了,從二零零六年到現在十二個年頭了,無論是出門修理打印機或購耗材從未碰到一個熟人,都被師父擋開了。

在這十二年裏師父開啟我的智慧,讓我獨自快速學會了小冊打印、裝訂、不乾膠製作、橫幅掛件、真相展板、打印機校對和清洗及色彩調配、刻光盤、打印盤貼、噴黑打印、打真相幣,做護身符,製作大法經書等等技術,還能給本市及外縣同修上網三退。在這個不足四十萬人口的小城市裏,也能讓有緣眾生隨時可見大法橫幅掛件,隨時能聞聽眾生念動「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音,我們掛出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過年到現在還在市主道兩邊人行道上高高飄揚,絲毫無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乾膠鮮豔奪目常常貼一年無損。

我心裏明瞭,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師父做的,師父只是借用我動動手腳而已,在常人社會裏一個五十多歲人,純粹不懂電腦知識,在沒有經過訓練的情況下能做甚麼呢?記得有一天,我丈夫突然推門進我房間看見我正在貼二零一一年神韻光盤貼,他驚呆了:你那麼聰明啊!這些都是你親自做,我原來以為是別處送來的,好!從現在起你這房間誰也不能進!(他在保護我)我心頓感欣慰,師父真讓我在大法修煉中超凡脫俗啊!只要我們助師正法行的正做得穩,常人都是敬佩認可的!

二、注意安全 珍惜師父的巨大付出

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師父要的。我們是在反迫害中修煉,不是在承受迫害中修煉。師父常叫我們注意安全,我們就得聽師父的,不能我行我素。為了珍惜師父的巨大付出,更為了不讓師父為弟子安全操心,我停用了手機。

關於手機問題,師父說過:「這沒啥講的。你帶著個竊聽器。不光是間諜、政府,任何人隨意的都可以監聽你,非常簡單。」[2]我五年裏沒用手機,因為不帶手機,初期丈夫一時不能理解竟然生氣摔壞了他兩部手機,為了保存好這顆正法粒子,我頂著來自家人與同修不理解的壓力,幾乎斷了和同修的來往,我知道我肩上的份量,我必須做好。

儘管如此可我還是被同修有意無意的爭論被邪惡手機竊聽,成了監控對像。二零一七年我市很多同修因訴江被邪惡綁架關押,不法人員揚言幾次要綁架我去洗腦班迫害,找到另一同修,這同修為了保護我一口擔當了所有的事,結果他沒有被綁架迫害。而那些出賣同修的學員,卻成了邪惡長期騷擾監控的對像,有的甚至放棄了修煉。終因查不到我任何行蹤而無空可鑽只好放棄對我的監控。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慈悲的師父在看護著。

十二年來我緊隨師父正法不鬆懈,我只和一同修合作,大部份時間都是單獨行動,各類真相小冊發出一萬多冊,《九評》發出三千多冊全部送到家。還不時發真相信、掛曆等,我們把真相小冊不時的發到公檢法、各派出所,希望師尊的洪大慈悲能喚醒迷途眾生。

師父恩賜的家庭小花就一直健康地開到現在,我要加倍珍惜恩師賜給我的無上榮耀,在正法最後時期做的更好,精進實修多救眾生才是師尊所要!以上所做的一切如與明慧網其他同修相比真是相差萬里,交流不當敬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