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農婦拿起了鼠標 建立家庭資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

一、老年農民拿起了鼠標

就在去年,突然有了想學電腦這一念。因為我們這一片大法弟子大都是老年同修,總是去別的地方拿回大法資料,如:小冊子、小粘貼、光盤等,然後再到各處的大小居民區、樓道、集貿市場等地去散發。可是,有幾次該拿資料時卻沒有拿到,大家就得等啥時拿來資料,啥時才能派發。所以我想如果我們自己也能做資料,那該多好呀。

可是同修說,做資料,不是誰想做就能做的來的,想做就得會用電腦,還有打印機,上網下載等等,這得有文化才能做到了,沒有文化的我們敢想嗎?誰又會呢?我雖然不會用電腦,可不能去學嗎?於是我就想學電腦,學做大法資料,成立一個家庭式的資料點,開朵小花試試看。

就這樣,我和甲同修、一位退休工人,與協調同修一說,想學電腦做點正事。很快協調同修就找來了技術同修。就在最熱的「三伏天」,高溫都在三十八、三十九攝氏度的大熱天,不管颳風、下雨,高溫,技術同修都來教我們學電腦。怎麼開機、關機,怎麼打印,學得真叫費勁,有時上午學會,下午就忘了;今天學會,明天又忘了。只要我和甲同修哪裏不懂了,不會了,一個電話或口信,技術同修就趕過來再教一遍。不知道學了多少遍,總算學會了。

在這得好好謝謝我們的技術同修,是那麼的善良和耐心,從來不急不躁的,說話都是句句那麼穩重。特別是我這樣一個中老年農民,沒甚麼文化,不會幹細活,就這樣在技術同修的耐心指導下,一遍一遍的終於學會了拿起鼠標,開電腦,下載週刊、小冊子、不乾膠粘貼,供我們這片的幾位老年同修們走出去發真相資料,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做著自己應該做的正事。這也符合了師父要求的大陸資料點遍地開花。

我們這朵小花已開放了近兩年。再次謝謝師父!謝謝我們同修的幫助!

二、「您說的我相信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未來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負著救眾生的歷史責任。為了完成好這重大使命,大法弟子一定要學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時才能做好、完成好這一切。大法是宇宙的法,所以大法弟子是神聖的稱號。在救眾生,證實大法中圓滿自己吧!」[1]

看過這篇經文後,我的心真有點沉重,說不出來甚麼味,師父都把弟子們放到最高位置上了,大法弟子的稱號是神聖的。自己修了這麼多年,從來都不知道急,不知道時間的緊迫,總是按部就班的往前走著。和週刊上的同修們比起來是差之千里,沒有可比性,怎麼辦呢?不能趕上去嗎,不能再這樣子,一定要努力,要精進!學好法,走出去突破一切舊勢力的障礙,講真相,救眾生,兌現自己的誓約。

學習了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賀詞》,我悟到:修煉是給自己修,救人也是給自己救。對照師父的法,好好反思自己做的怎樣。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學法要入心。學法提高自己的悟性,才能做好,完成好自己該做的三件事。

不久前的一天,天很熱,在家學法、看週刊也覺的熱,就想:還不如走出去找有緣人講真相呢。出門後往哪去呢,沒有目標,以前去過的一個地方就一直走過去,結果走錯了路,走反方向了。

這也許就是師父安排的吧!就在這時,對面過來一位很有紳士風度的男士,我想救不救他呢,他聽不聽我說呢,我還是走吧。我騎車離開已有十來米距離,心想:這對嗎?肯定不對,這不是大法弟子的風格呀。想起師父講的法,是啊,救人不能挑著救,哪個好救我就救哪個,這是不慈悲,不善的表現。如果錯過今天這好機緣,不知啥時才能遇見。

於是我就拐回來向他問路,拉近距離。萬萬沒想到這位男士非常熱心,他說他不是本地人,對這地方也不熟,可他說他有手機,可以給搜一搜,就知道這是哪裏啦。這時我看到他用的是大平板手機,這樣的手機能和電腦一樣,用破網軟件打開看世界瀏覽的,我包裏帶著呢。一會功夫他給我找到了我要去的地方,我謝過他,我想,這樣的好人,今天能有緣相見,這緣份那可大啦。

於是我就跟他講法輪功是甚麼,是修真善忍的,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是騙局,是政府搞假電視節目騙人的,給法輪功栽贓抹黑的,是中央的那幾個大老虎幹的缺德事,如: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郭伯雄、羅幹等等,都是迫害法輪佛法的報應。還講到石頭會說話,貴州藏字石風景區門票上都有畫面,上天要滅中共惡黨。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千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同化他得福報。

我送給他破網軟件,小冊子。他很快退出了他曾入過的團與隊惡黨組織,並對我說:「阿姨你好!雖說你文化不高,但你有人生閱歷,你說的我相信。」這個生命得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日本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