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當地邪惡 推廣資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左右開始修煉大法的大法弟子,當時十八、九歲,還在上高中,現在的我已經快四十歲了。在二十年的正法修煉中,助師正法,經歷了許多的酸甜苦辣,修煉中越來越成熟,對師父對大法也越來越堅信。

(一)初得大法

記得剛得法時,首先學的是《法輪功》這本書,我用了週末下午半天的時間、一氣呵成的看完了,我是流著淚看完的,我明白了,人應該善良的活著,不應該傷害別人;也讓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在於修煉、返本歸真。

然後,我又自學書中的煉功動作。在學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師父開始給我淨化身體,從頭到腳,一種痛入骨髓的寒冷由內往外推,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感受。當這種寒冷被完全推出來後,整個人感覺一下子輕鬆了,只是頭有點微微的暈,然後吃完晚飯,我就去學校上晚自習了。

(二)遭遇魔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我去過當地省政府信訪辦,去過北京上訪,希望中共當局能停止迫害大法。期間,多次被非法關押過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與精神病院,遭受非人的折磨與精神摧殘。每一次跌倒了,又爬起來,爬起來,又跌倒了,然後再爬起來,一路坎坎坷坷的走到現在。因為沒能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大學期間被強迫休學、退學,導致後來找不到好的工作,生活也比較緊張。

記得第一次要去北京上訪,還沒出發,就被學校非法拘禁在校內招待所。校方迫於中共邪黨的壓力,用學業和前途向我施壓,用坐牢威脅我,還把我父母從老家找到學校,讓我父母一起對我施壓,目地是逼迫我寫「放棄修煉大法的保證書」。我內心第一次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痛苦與壓力,那時我還像一個孩子一樣,對於我來說,真的如同面對一場生離死別的大難(後來看了《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才知道中共歷次運動都使用過這種手段)。

那時,我心裏為了堅定的修煉大法,我準備好了放棄學業,放棄人世間的前途,放棄名與利,放下生與死。可是,當母親在我面前哭泣,哀求我放棄修煉時,我怎麼也忍不住的流下眼淚,幾乎差一點就妥協了。在那最最關鍵的時候,是師父的力量加持我走了過來,那一瞬間,潮水般的能量從我的小腹處湧進來,我感到自己的身體的容量在不斷的擴大,我打定主意給校方寫下繼續修煉法輪大法、一修到底。結果我沒有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但校方強迫我休學一年,讓我隨父母親回了老家。

當時的我,面對這結果,感覺到一種驚喜,因為我原本以為會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那時的我確實有一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師父說:「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但是這個結果,現在我看來,也沒能完全否定舊勢力,畢竟強迫休學也是一種迫害、也是要否定的,這是我當時在法理上沒有意識到的。

(三)從個人修煉全面的轉向正法修煉

1、曝光本地迫害也是在制止犯罪和救度世人

一段時期內,看到明慧網上有許多其它省市的本地真相傳單、《明慧週報》和真相小冊子,而在我們當地這樣大的一個省會城市卻只能找到斷斷續續登出的本地真相傳單和週報。我產生了想編輯本地真相資料的想法。師父說:「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2]

記得好幾年前,我們當地有一位同修用手機發真相短信,被當地國保惡警非法抓捕到某拘留所。我把這則迫害案例也編寫到我們當地真相傳單和真相小冊子裏,同時把知道的參與迫害的當地惡人的姓名也寫在裏面了,還編寫了營救此同修的真相不乾膠。本地同修中,有人向當地民眾散發,有人往各個公檢法司及政府機關郵寄。

由於當地同修當時正念不太足,無人敢去戶外張貼營救此同修的真相不乾膠,後來還是別的地方的同修來當地貼了真相不乾膠,不乾膠上還有追查國際的舉報電話,讓當地有正義感的民眾看了,能夠舉報參與迫害的惡警的姓名、電話、住址、身份證號等。這些做法對當地參與迫害的惡人,形成很大的震懾。後來,這位當地同修被非法勞教一年,到了勞教所,體檢不合格,被退回看守所,後來當地公安局讓其回了家,又返回原工作單位正常上班了。

2、突破困難學習電腦軟件技術,推廣與完善家庭資料點

原先本地同修們基本都不怎麼上明慧網,新經文、《明慧週刊》、真相資料等,都要從外地傳過來,有時還傳過來幾篇假經文。還有的同修發真相資料,需要向別人要。同修們買了電腦,都不敢上明慧網,更別提下載真相資料了,主要是擔心系統與網絡安全。我從其它地方一同修那學會了一般性的安裝和備份xp系統,同修也給我提供了許多軟件,包括破網軟件,還有很多下載的真相資源,給了我很大的幫助,節省了很多的時間。

後來和這位同修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了,許多軟件上碰到的問題需要自己來解決,有時想一個問題真的憋的腦子生疼,有時忙了一晚上,甚至幾個晚上沒睡覺或睡很少的覺。許多時候,是師父給的靈感,使我在系統安裝與安全設置、防火牆安裝與設置等方面都越來越熟練,還學會了做加密盤,單雙加密系統,虛擬機等等。後來,在給同修安裝系統的過程中,我根據明慧網上的技術資源,列出安裝步驟,這樣有條不紊的按順序安裝,保證不會遺漏甚麼,有同修說我安裝的系統更好用。大法弟子的技術論壇,為我們提供了許多寶貴的技術資源,縮短了學習摸索的時間。

於是,我們當地同修一個帶一個的購買了電腦,都能自己獨立上明慧網了,假經文在這些同修中從此沒有了市場。越來越多的同修,自己購買了打印機和刻錄機,經過一番辛苦和努力也逐步的學會了打印和刻錄。其中有七、八十歲從未學過電腦的老年同修,卻在不長的時間學會了,這些都是大法的奇蹟和師父的加持。這些可貴的同修,冒著危險,在自己家裏、用自己的錢製作出一份份可貴的真相資料,默默無聞的去散發給世人,讓我們當地越來越多的民眾明白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明白了中共迫害的邪惡與殘忍。有許多人退出了中共邪黨。

有的同修一個人在短短幾年裏就勸退了幾千人,同修們遍地開花的家庭資料點,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家庭式的資料點,讓每一個同修都得到了鍛煉,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同時,對整體的安全也更加有利。

3、面對面講真相和勸三退

我從小性格內向靦腆,害怕和陌生人開口說話,甚至和自己的父母家人說話溝通也少。後來,離開大學後,我開始找工作了,找的工作都是銷售類的工作。由於銷售類工作都要主動與人說話溝通,我被生活所迫,不得不主動開口和不同的陌生人說話,也給我開口和人講真相帶來一定的幫助。儘管如此,舊有的習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全部改掉的,直到現在,雖然面對面講真相比十幾年前嫻熟了,但是那種靦腆還沒有完全的破除,好像還有那麼一點。

面對面講真相,最最困難的是一開始如何開頭、如何能搭上話,如果第一句話沒說好,可能聽真相的世人下面根本就不理我了,或者對我下面講的話處處有所戒備。經過了許多次的面對面講真相,我發現也沒有甚麼多大的竅門,就是要多開口和陌生人講話,天天堅持和不同的陌生人講話,講的多了,心態和語氣就會越來越自然、越來越平穩,心態好了,講起真相來自然就越來越順暢了。

我還發現,要講好真相,還要多學法,只有學好法,才能保持正念、沒有怕心,保持一種修煉人慈悲與平和的心態,保持這樣的狀態講真相,對方也更願意接受。另外,我發現對自己身邊一些難講的人講真相,要長期一點一點的講,日積月累,終有一天他會明白、會三退的。我以前有的同事,我和他們講了三年左右的真相,最後才表態三退。

記得以前有一個同事,我所在省會城市某名牌大學畢業,他的一些同學在我們當地的省委組織部工作。我和他講真相,講中共歷次運動害死八千萬中國同胞。他卻說,共產黨害死人再多,我也不退黨,共產黨要滅亡了,我和它一起死。我知道,這話不是他的真我說的,是他背後的邪靈控制他的嘴說的,我不把他說的話當回事。在以後相處的日子裏,我依舊堅持見縫插針的給他講真相,在後來一次我給幾個同事放《風雨天地行》真相光盤中,他看完後,自發的喊出「法輪大法好」、「支持法輪功」。我看的出來,他是發自內心的說出來的。再後來,我勸他退黨,他欣然同意。真的不是世人不想得救,而是中共邪黨太壞了,用謊言和黨文化迷惑了世人。

在這近二十年助師正法的修煉中,無法用短短的幾千字就說完,只是寫了幾件記得比較清楚的事,還有許多事已經記得不清楚了。在師尊的看護與點化下,我一路走到今天,感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對學員文章評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