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中的小花把芬芳洒滿人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七日】

一、吃苦受難為得法

我出生在一個生活富裕的家庭,今年六十四歲。從小性情懦弱、內向孤僻,身體也不好,弱不禁風,脆弱的像一朵溫室的小花,總是謹小慎微的像蝸牛一樣把自己深深的藏在殼裏。結婚後,自己也不會料理家務,身體又不好,衣服洗不動,飯也不會做,遇到一點不順心的事就哭。但丈夫對我非常好,體貼入微,關心備至,生活的很幸福。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到了三十歲命運大逆轉,事事不順,屢遭魔難,從優越的生活變成了一無所有的窮光蛋,真象一下從天上跌入無底深淵。身體也就更糟,百病纏身,苦不堪言。

一九九九年,是法輪大法給我帶來了光明,僅短短的幾個月我就變成了一個健康快樂的人。

二、正法修煉 擔起送資料的責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間陰風四起,江澤民流氓集團突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我一下子被驚懵了,恐懼、迷惑、仇恨,亂亂糟糟的攪成一團。我怎麼辦?通過大量的學法和在師尊不斷的慈悲點化和加持下,在經歷了一段剜心透骨的痛苦割捨後,經過冷靜的思考,終於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九日,抱著一顆此去不知能否歸的心,告別了生我養我的這塊熱土和我的摯愛,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車,走上了天安門。

因此我兩次被非法拘留和一次洗腦班的迫害,遭到多次野蠻灌食和非人的待遇,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回家一年後,在二零零二年,惡人又企圖綁架迫害我,在師尊的巧妙安排和慈悲保護下,在明真相有正義的鄰居幫助下,有驚無險的安全走脫,被迫流離失所。

在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協調同修找到我說:「這幾年走出來的同修都不同程度的遭受迫害,聽說你家鄉的同修也都怕心很重,互相之間不敢見面,碰上了也不敢說話。真相資料也沒有人來取,都是這兒的同修送,也不太及時。看你能不能把這事承擔起來?利用送資料的機會回去找同修交流交流,形成整體提高上來,畢竟是你的家鄉。」

我聽後,怕心就出來了,有些為難,因我是被迫離家的,離家後,惡警還多次去家騷擾、找過我,真不敢回去,但又一想修煉沒有偶然的事,既然找到我,肯定就有我修的,我就答應了。

同修說:「那好,明天就送吧。」同修走後,我越想越怕,一個晚上滿腦子都是被抓、被酷刑折磨的景象,排不掉,壓不住,心緊張的透不過氣。我就求師父加持,反覆的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也不斷的發正念,一宿未睡。

到早上,心性還是不到位,就是邁不出這一步,開車的時間快到了,心裏很著急,這可怎麼辦?突然一個親切的聲音:「我領著你!」啊,我一震,是師父!我激動不已,雙手合十,淚盈雙眼。輕鬆走出家門。謝謝恩師!

回想那兩年傳遞資料的修煉歷程,收穫很多,不僅修去了很多怕心,同時增加了責任心,還感受到修煉的神聖和嚴肅性。在那段難忘的日子裏,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不論天氣怎麼惡劣、環境多麼邪惡、自身狀況如何,都沒有耽誤一次,都是按時把資料送到。一步步的走來,艱苦魔難中的錘煉和考驗,使我更加成熟與堅定!

三、風雨中小花綻放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回到家鄉。三個月後,在師父的安排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成立了家庭資料點,解決了當地資料的空白,減輕了外地同修的工作量和壓力,同時也是開創當地修煉環境,共同提高和錘煉自己的好機會。

想當初做資料時難度很大。記的外地同修給我送來電腦和激光黑白打印機的同時,也把怎樣上網、下載、打印都示範了一遍,我就用心一步一步記下來,然後又告訴我怎樣裝訂小冊子,就匆匆的走了,因為都很忙。

第二天就是週五,我就按照同修說的操作,當時心情很緊張,看著這兩個陌生的機器,有點不知所措,隨著機器的響動,我的心也隨著狂跳,恐懼的不行。不停的求師父加持,立掌發著正念,想儘快的把心穩下來。

紙用完了,我剛把紙放上,機器不動了,怎麼也不工作了,我很著急,又不知怎麼辦。這時想起師父講過:「大法弟子的修煉就是在常人中修,這在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要走好各自的路就會有困難,面對困難而上是為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和反迫害。這些事在過去的歷史修煉中沒有過,大法弟子是開創者,所以在修煉中有時會做的好,有時會不知如何做。有困難時大家坐下來多學學法,只要正念正行,就沒有過不去的關。」[2]

於是我就坐下來學法,發正念,求師父加持。過了一會,我起身到打印機前看看,還是不行,我就又坐下發正念,並求師父幫我。這時在我眼前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塑料瓶,噢,是沒粉了,讓我加粉,我馬上把碳粉加上,機器恢復正常了,快樂的工作了,感激的我熱淚盈眶。雙手合十,謝謝師父!

做資料的同修都知道缺粉是不會停機的,那為甚麼加上粉就好了呢?(是現在悟到的)修煉人不能用常人的思維,得改變觀念,是在考驗我信師信法的成度,我就堅信師父,達到標準了,考驗就過關了,事情也變了,修煉真玄妙。

當時環境很邪惡,同修不斷被綁架。一次聽到有聯繫的同修被綁架的消息,怕心就加重了,正趕上週五上網下載,緊張的心都跳到嗓子眼兒,腦袋一陣陣發木發暈,滿耳朵都是警車嗷嗷的叫聲(其實沒有警車),我知道是另外空間的邪惡看我害怕加勁嚇唬我。越害怕越下載不來,老是失敗。我就站在電腦前不斷的立掌發正念,解體讓我怕的因素和邪惡干擾。最後索性豁出去了,啥也不怕了,一切都交給師父了,是生是死都由師父說了算,放下了,反而輕鬆了,緊張的心情冷靜下來了。有些事對別人來說,可能不算甚麼,可對我來說,真是得放下生死,才能闖過來的。

聽同修說:「有一種監測車在路上走,就能知道誰家在做資料。」我家就在路邊,所以打印資料時,我也很害怕,但怕也擋不住我,我就做我該做的。我認為在修煉的路上,在過關和魔難面前,就是哆嗦著往前走,也不能輕鬆的往後退。突破一次,執著就會消去一些,不斷的消減也就是不斷的提高。最主要的我們有無邊的大法和無所不能的師父!

一次,外地同修來看我打印的資料說:「這樣的機器能打印出這樣的資料來真是奇蹟。」打印機是同修不用的,硒鼓是一次性的換不了。我也不懂這些,我的辦法就一個:遇到麻煩就是求師父,學法、發正念、向內找去執著,心性提高了問題也解決了。師父講:「大法無邊,全憑你那顆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3]我想只要我用心修,師父有的是辦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

那段時間確實很忙,要做真相小冊子、刻光碟、做《九評共產黨》的書,發三退聲明,還要協調一些事情。但不管怎麼忙,我都必須保證學法、煉功、發正念,看《明慧週刊》。經常吃不上飯、熬通宵。這樣默默做了兩年。

經過這兩年的魔煉,覺的自己心性和技術都成熟了很多,心態也穩了很多。資料點要求「遍地開花」,我不能總一個人忙啊,得跟上正法進程,整體提高,都成熟起來才是師父要的。但怕心又出來了,原來自己做資料,是忙是辛苦,但沒人知道我,覺的安全。去教同修不就把自己暴露了嗎?同修再不修口,怕自己遭迫害,壓力很大。

一天,在煉靜功時,腦中顯現出一個景象:平靜的大海中掀起一個很高的大浪花,我穩穩的坐在浪花尖上打坐。我悟到是師父在安慰我:不要怕,大海是平靜的,就是坐在浪尖上也是安全的,我就放下心來做我的事。

先從同修的修煉環境和自身的修煉狀態找適合的人,然後再單獨的找同修耐心的交流,在法上提高上來,通過交流,有四位同修同意了,我很高興。然後就開始準備耗材,開始教同修技術,每天往返在同修之間,都保持單線聯繫,他們之間也都不知道誰在幹啥。雖然很忙,但我很欣慰快樂,因為我做了該做的。在教同修技術的過程中,也暴露出了不少人心:如責怪、抱怨心、急躁心、歡喜心、顯示心、煩心和證實自我的心等,有的同修接受的快,有的同修怎麼說也不懂,真是磨心的過程,也是提高的好機會。在法光照耀下,幾朵小花開了。

我一直遵照大法和明慧網的要求,資料來源必須從明慧網下載,堅決不做也不傳不是明慧網發表的東西,不管遇到多大的阻力和干擾,都堅持這一原則。保證資料的純潔和打印的質量。平時注意修口,不該說的話絕對不說,保護其他做資料同修的環境。

要說的話很多,在十九年的風雨考驗中,經歷了很多的艱險與魔難,配合的同修也遭受過不同形式的干擾和迫害。有時只剩一花獨放,但我也不氣餒,我就是要走好我的路,做好我該做的事。

當我看到明慧網交流文章建議做資料的同修最好做大冊子時,我犯愁了,是啊,把最好的高質量的真相資料展現給世人,不僅有利於救度眾生,同時也更能展現大法的美好和師父的慈悲,大法弟子的善良與智慧,多好啊。可我一個人是做不到的,很著急。後來外地一同修知道後,就給我送來一個打印機,是雙面打印的,非常快,滿足了當地的需求也符合了標準要求。可是後來機器壞了,沒修上。

怎麼辦?我想還是走「遍地開花」的路,這是法的要求。然後,我就找同修到一起交流,我想每個人都給機會,讓他們自己去思考,想做的就來找我。可交流兩次也沒回應,我就找條件合適的同修單獨交流,鼓勵同修增強信心,破除障礙,在法上提高上來後。幾朵小花陸續綻放了,同修們都很用心,認真負責,我也很感動,我們互相配合,攜手走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正法修煉路上,共同完成史前大願,兌現誓約!

如有不妥,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回覆秘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