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資料點小花十三年綻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七十六歲(女),老伴兒今年八十一歲。一九九七年,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回顧這二十年的修煉歷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平穩的走到今天。

一、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修煉前,我有多種疾病,尤為嚴重的是心臟病,有一次差點離開人世。修煉後,我無病一身輕,心情愉悅。我們全家共計十一人,看到我的身心變化,老伴兒和兩個女兒相繼走進大法修煉。不修煉的女婿和外孫女兒也都相信大法好,支持我們修煉大法,自己也都做了三退。

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家人都不同成度的都得了福報。大外孫女兒在讀大學三年時,由於成績優秀,得到國家獎學金,但是因為她明真相,不聽黨課,不寫入黨申請書,學院給降到學院的一等獎學金,她少得六千元。作為一名學生來講,這是個不小的數目。可外孫女兒說:我不在乎,師父給我的更多。真是這樣,我大外孫女兒還沒畢業,就在校園招聘時,直接被一個國家級的單位錄用。而且工資、待遇都非常好,是學院學生難得的機遇。我們全家人都說這是大法師父給的。

二、突破自己建立資料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澤民集團瘋狂的迫害法輪功,操控國家的整個宣傳工具,大肆造謠誹謗,顛倒黑白污衊法輪功,毒害全國民眾。大法弟子為了講清真相,讓世人了解大法,我們就用真相資料的形式,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當時我們這裏沒有真相資料,都是同修定期坐車到縣城去背,背回來,就放在我家,我負責給同修分送,自己留一部份晚上出去發。這樣同修經常的大包小包的背資料,很辛苦,也不安全。背來的真相材料不足,老伴兒就主動到私人複印部去多複印一些,他說:我不怕,我去印。解決了資料緊缺的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我曾有過做資料的想法,只是沒說,這時協調同修找到我,讓我做真相資料。我想可能師父看到我有這顆心,是師父安排的,儘管當年我已是六十多歲的人了,我想到我是大法徒,大法需要我做啥,我就應該做啥,雖然有難度,但我有師父呢!我做大法的事,師父一定會給我智慧的,我一定能行。當時答應了。

幾天後,同修送來了複印機和耗材,就這樣,我們的家庭資料點就建立起來了。從此,我地結束了去外地背真相資料的歷史,那是二零零四年的年末。

三、堅定正念去除怕心

資料點建立後,我就認真的做資料,心態也很好,同修也鼓勵我,說做的資料好,取送也方便了。可是沒有多久,因當時邪惡很猖狂,不斷的傳來資料點被破壞、同修被綁架等等負面消息。一下子我的怕心就上來了,看到這些救人的法器,我就覺的放在哪裏都不安全。總是怕有人敲門,就怕有人看見,同修來了也怕,樓道裏有走路聲也怕。

當時我的兩個小外孫女兒都是剛上小學,她們的父母都上班,放學後,直接到我家來,因為我怕敲門聲,都讓他們放學時,脖子掛鑰匙自己回家。很長一段時間心裏就是怕。

後來在師父的點化下,我想這麼怕肯定是不對勁,一定是自己有問題了。但是問題出在哪兒呢?認真向內找,我明白了。自從資料點建立以來,心思都用在做資料,研究如何做好資料,讓同修滿意,虛榮心上來了,幹事心上來了,學法少了,而且學法時心不靜,這哪行啊!這時師父的法打入我腦中,「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師父還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對照師父的講法,我從新調整心態,是呀,有師在,有法在,我怕啥呀?我這不是把邪惡看大了,而把自己看小了嗎?我是大法弟子呀,我是在做全世界最正的事,是天上的神想乾而不能為之的事,我怎麼會怕呢?原來我是把做大法資料救人這麼神聖的事當作常人的事在做,這不是沒有正念了,常人心出來了嗎?所以才怕呢。

問題找到了,身心輕鬆了,同修來了,也不怕了,樓道裏的走路聲也聽不見了,真是師父說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3]

通過這次去怕心的過程,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一再強調大法弟子要多學法、學好法的重要性,確實是大法弟子學不好法就會正念不足,就會人心多,就做不好三件事,明白這個道理後,我每天把學法放在首位,多學法、多發正念、多清理自身空間場,這樣心性逐漸在提高,救人的真相資料也就越做越好。

四、資料點小花在我家綻放

根據救人的需要,靠複印機印真相,滿足不了眾生的需要,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們的家庭資料點走過了從舊電腦、黑白打印機、彩色打印機的路程。現在我家能正常運作的打印機有三台(已有五台完成使命退休了)、兩台電腦、一個刻錄塔、兩台刻錄機及很多配件等,能保證及時供給同修用來救人的各種真相資料。每當同修滿意的拿走資料時,我的心很感動。

說起來容易,做起真相資料時,要用電腦下載、再打印,我不懂英文,漢語拼音也忘的不剩幾個,怎麼辦呢?當我犯愁的時候,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呀,我求師父幫我,我在心裏默默地求師父給弟子智慧,幫弟子過難關。真是在師父的加持下和技術同修耐心反覆的幫助下,我很快學會了上網、下載、製作各種大法資料,供給同修救度有緣人。在這過程中我悟到,只要有正念師父就幫助,甚麼問題都能解決。

為了救更多的人,後來我們又購置了彩色噴墨打印機,做出的真相資料很漂亮,再加銅版亮光紙做期刊大小冊子的封皮,救人效果更好。同修反饋說,當面送給一個女士,她高興的說:這麼漂亮的書啊,我一定好好看。聽到世人滿意的話語,我們真是從內心感謝師父。

我一個人忙不過來,老伴兒同修除了承擔了所有家務,有時間就裝訂小冊子、大冊子,購買耗材,這樣既節省了同修時間,又減少了資料點人員流動量。

為讓更多人了解邪黨的本質和歷史,在保證每週必做的真相資料和週刊等外,其餘時間全部用來製作《九評共產黨》和少量的《江澤民其人》、光盤、真相幣等。救人需要甚麼,我們就製作甚麼。再根據同修的需要,老伴兒無論是真相材料,還是師父的新經文,都及時送到同修手中,如果有甚麼大法資訊,老伴兒會及時轉告同修。

按著師父的資料點遍地開花的要求,有的同修不能上網,老伴兒就用U盤的形式每週下載後及時傳遞,發揮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的作用,共同做好,多救人。自從建立資料點以來,我們沒有停過一週應該給同修用來救人和同修看的資料,一年四季,暑往冬來,克服各種困難,保證週週都讓同修及時看到明慧網上的文章,以跟上正法進程。

在這段可喜的歲月裏,我們走在修煉的路上,我們在實現自己的承諾和久遠的誓約,為的是讓更多的人明白這場迫害的真相……我們無怨無悔。

五、在做資料中修煉自己

我們做的真相資料全部從明慧網上下載,同時考慮到同修在一線救人不容易,所以,我們儘量的滿足同修的要求,如有同修面對面講真相要同時送一本大冊子,也有同修方便發送,多要小冊子,還有看某單張救人效果好多要,根據一線同修的要求我們都給以滿足。但是要達到都滿意也不容易做到。

如有一次同修讓我做一百份真相大冊子,說有同修去農村救人,當時我就放下手中的活開始做,當一百本大冊子做完,裝上塑料袋捆好送去後,又說不要了,我啥都沒說拿回來了。路上想:不要也不告訴一聲。

有一次,也是這位同修說要十七份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給她送去後,又說不要了,說別的同修給她了,這時我聯想到上次趕做的一百份大冊子的事,很不高興的說:你既然告訴我了,就不應該要別人的,一百份真相大冊子不要了,我們可以發出去,這是師父的法呀,你不要我咋辦,就要長期保管了。心想今後怎麼跟這同修辦事?我很生氣的走了。

心性沒守住,完全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師父說:「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4]師父還說:「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5]

對照師父的法,我很愧疚,同修兩次拒收材料的事能是偶然的嗎?一定是我有要修去的心。在師父的點悟下,我認真向內找。這一找,還真是嚇一跳,找出了很多執著心。有時和同修為一件事爭論不休,總是用常人心看待發生的事,只看對方不足,不找自己,因此傷害了同修,造成間隔。在家裏也總是想自己說了算,聽不了別人的意見,這不是明顯的爭鬥心、埋怨心、怨恨心、面子心和證實自我的心?同時也摻雜著強烈的好勝心嗎?同修的表現,不正是師父看到我這些強烈的執著心遲遲不去而安排的嗎?是讓我增加容量,早點提高上來嗎?

明白之後,我首先找到拒收材料的同修,向她表示歉意,我說是我沒修好,缺乏善心,傷害你了,對不起。同修也說:沒關係,你也不容易。觀念轉變了,我找到過去為一件事爭論而都不愉快的同修,我倆幾次交流,我也主動承認自己有人心,我們各自都向內找,很快消除了舊勢力製造的間隔,提高了心性。家庭也和睦了,沒有不愉快的,解決不了的事情了。

這些事,在我後來的修煉路上都有促進作用,每遇到矛盾時都能先忍住,再向內找,基本上能在法上修了,找自己修自己,心性不斷的昇華,身體也越來越好。在此,謝謝為我提供提高心性的同修,更謝謝為弟子操心的師父!

六、機器有問題要找自身的問題

打印機是有生命的,它是我們的法器,我們不能只使用它,也要愛護它,和它友好相處。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打印機工作時間久了,往往也會出現一些問題,如搓紙輪磨損太厲害了,不能正常進紙等都屬於正常現象,當然在打印機工作時也要考慮它的勞逸結合,不能一味的讓它工作,看它累了,也要休息20─30分鐘,常與它溝通,順利的幹完活,說聲你辛苦了,謝謝!我們共同為大法做貢獻了,記住法輪大法好,你會有美好的未來。

但有的時候也不是法器有問題,而是使用法器的修煉人有問題了。如,有一天我急於要打印一期新從網上下來的明慧期刊,電腦設置好後準備打印,可是這台打印機怎麼打印幾張紙都有道子,因心急,不用它了,用第二台結果卡紙,我想還有一台,用第三台,通上電打開不動,出現6502錯誤,雖然毛病不大,但是我想不對勁啊,甚麼原因呢?三台打印機同時出現問題還是頭一次。我想不能幹了,一定是自己有問題了,坐下來向內找,發正念,原來是剛剛和老伴為一件事生氣,滿肚子是氣,還沒消氣,就來幹活。這法器看我,不著急嗎?心性那麼差,還要幹這麼神聖的活,能不幫你提高嗎?法器能聽你的嗎?

找到問題了,我對打印機說:你做的很好,幫我修心了,不怪你,是我沒修好影響你情緒了。你好好工作吧,同時我也向老伴兒承認錯誤對不起。一個多小時後,打印機工作了,類似的事情有過多次,所以打印機有問題我們先找一找自己的問題,正像同修說的,修機器要先修自己。

七、師父就在我身邊

我深有體會的是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刻刻看護著弟子、保護著弟子。

我地區有段時間邪惡極其猖狂,到處抓捕大法弟子,送勞教所、送洗腦班迫害,就在十二月份的一個早晨六點多鐘,我正在打坐,就聽到急促的敲門聲,我甚麼都沒想,起身就去開門,剛走到門口時,就聽到對面屋我女婿出來了,我從門鏡看到他們五、六個人同時向對面屋看,並問我女婿(他們不知道是我女婿)看見對面屋老太太了嗎?我女婿說:沒在家,出門了,這時我才清醒過來,原來是派出所街道的來抓我去洗腦班,聽女婿這一說,他們半信半疑的,又呆了好長時間才走。好懸呀,師父看到我不悟、還去開門,就讓我女婿出來應付一下,從而保護了弟子沒受迫害。

還有一次,是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天,我在家,正看著兩台打印機打真相資料,正在這時惡警敲門,並喊:「大姨開門。」我以為是樓下小張,走出裏屋帶上門,伸手就把門打開了,一看是兩個警察、兩個街道人員,我立即求師父不讓他們進來,我一步就站在門口,問他們有事嗎?一個警察問我:還煉法輪功嗎?寫過告江澤民的信嗎?我說:還煉、告過,並向他們講了真相,然後讓我簽字、按手印,我都拒絕了,他們真的沒進屋就走了。很後怕。如果不是師父的呵護,要是真進到屋裏,看到正在打印的兩台打印機,後果不堪設想,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弟子。

我們的城市、鄉間到處是真相,那將是人們得救的希望。我們家中的資料點小花沐浴著佛光綻放,長的、圓的、薄的、厚的、大的、小的,五彩繽紛,飛向有緣人的身旁。在大法中修煉的我們歲月金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