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分明就是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前段時間,學法組裏有兩位老年同修,經常抽出時間,到另一地區去看望一位出現病業狀態的G同修。一個多月前,在從那裏返回的途中,其中一位同修遭到綁架,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此事使我地區的同修們都在反思自己,因為師父說:「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1]

我修煉多年了,「向內找」三個字早已銘刻在心。但由於執著心的作祟,常常是找著找著就去找別人了。神奇的是每當找別人後,我就難受的不得了,知道自己又錯了。我明白看不上別人是自己境界不夠的表現,是法學的不夠。當我把同修當作是自己以後,再出現堵心的事時,就趕緊找自己。我悟到那是因自己沒做到「時時修心性」[2],師父在用這種方式點悟我,是我的偏得。

由於本組同修一直牽掛著G同修的事,因此當再一次說去G同修那兒時,我說也一起去。我覺的這件事與我也有關,不然不會常聽同修說起G同修的情況。當一行四人到了G同修家後,看到那邊的A、B兩位同修也在。

見到G同修,知道了她的一些情況:就是打坐時,身體總是不自覺的慢慢歪向一側;視力也受到干擾,看不了書,只能聽A同修給她讀法。A同修說:「讀法時她坐的可直了,一點都不歪。」我問G同修:「打坐坐直了會怎樣?」她說不舒服。我問:「怎麼個不舒服?」她指著另一側的胯骨說:「象有個東西在那支著,難受。」

交流中,我得知G同修一直盼望著同修們來發正念,幫她消除病業假相……以前她們有個四人學法小組,因G同修與另一老年同修都出現了病業狀態,小組就散了。而B同修也是小組中的一員,這是幾個月以來第一次到G同修家,結果我們相遇了。當B同修激動的說出自己對G同修問題的看法時,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因為我也經常上演這一幕。

為同修過不去關而著急,這是難免的。現在我明白了著急不會起正面作用,因為那也是人心。儘管說的話往往有道理,但一摻雜人心就變了味;而被說的同修也是人心在起作用時,就不容易接受,容易造成間隔。遇事就聽師父的話,首先歸正自己,用善心對待同修,才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

當A同修說為了幫G同修,耽誤了許多同修救人的時間時,我說:「看到同修的問題,我是要向內找的,你們說的話怎麼都像是在說我呀!」同修們都笑了。

其實我真的感到句句都是在說我,心裏還想:同修們咋都這麼厲害?不認識的都能看到我的執著心。

回家後打坐時,我的後背自覺的不再靠沙發了,因為我想到了在G同修家的收穫:同修們都在歸正自己,我也得趕緊歸正。

個人所悟,如不在法上,敬請同修們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真修 〉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