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學員修煉大法一年多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一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一名新學員。在一年多的修煉過程中,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走過來,帶著對師尊的感恩,寫下這篇體會與同修交流,共同精進。

一、喜得大法 相見恨晚

二十年前,我在國內一所著名高校讀書的時候就聽說過法輪功,不過當時受邪黨造謠宣傳毒害,聽到的都是負面的消息。之後的十幾年中,我在美國求學工作,或多或少也接觸到一些關於法輪功的消息,不過也沒有太當回事,由於自己是搞科學研究的,聽到「修煉」兩個字,從心底覺得可笑。

在這十幾年中,我在工作上倒是走得很順利,可是家庭環境每況愈下,丈夫經常發火,我也與他爭吵,鬧得全家雞犬不寧。外人看我總是投來羨慕的目光,覺得我是人中的強者,年輕有為,生活得一定很幸福。可我卻覺得這人生真是沒啥意思,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二零一七年,在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一個法輪功老學員給我講了大法的真相並幫我做了三退。以前我只是聽說法輪功,並沒有深入的了解,這次我決定去讀一下法輪功的書,看看到底在講甚麼。

在大法網站上,我找到了《轉法輪》,剛看第一講「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1],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是通過修煉返本歸真。人生中的苦難就是要還的業債,所以不管你是哪個階層的人,你多有錢,多有才能,只要是人就是在迷中,在苦中。常人都追求過好日子,以為自己通過努力就可以改變人生軌跡,求得幸福。可是,個人奮鬥再成功,再有錢,還是在迷中、在苦中。我認為當人太苦了,同時發出一念,普度眾生挺好的,我決定要修煉這個大法。

我用了兩個月的時間讀完了明慧網上刊登的李洪志師父的所有講法,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和必須要做的家務,就是在學法。

二、去掉對時間的執著和歡喜心

認識到正法這件事情的意義重大,又知道現在正法已經走到最後的最後了,我就想我怎麼得法這麼晚啊,自己要怎麼樣做才能趕上正法進程啊?由此而產生了對時間的執著和歡喜心。

家人不理解我為甚麼每天都抱著這個法看,其它的事情好像都不顧了,而且說出的話好像都不正常了。在此期間我還做出一些不符合常人狀態的事情,被家人誤解,家人反對我學法,更不要說煉功了。在難中,我很迷茫,我是抱著「普度眾生」這一念來學法的,怎麼越學越不對勁了呢?怎麼甚麼都變壞了?比修煉以前還要糟糕了呢?

但我心裏知道,不管我身上發生的事情有多麼離譜,多麼糟糕,一定是魔在干擾,如果有魔,那就一定有神佛,只有繼續學這個法才能救我。所以不管家人怎麼反對,我必須學法。

開始的時候,由於有很強的恐懼心,只能是背著家人偷偷學法、煉功。後來覺得不對勁,這麼偉大的宇宙大法,怎麼能用偷偷摸摸的方式來學呢,而且講真相救人這麼偉大的事情,怎麼能偷偷摸摸的背著家人做呢?師父說:「要堂堂正正的修煉。」[1]我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求安逸的心,和不敢面對矛盾的心,其實都是私心。

首先是要把自己的執著心去掉,修煉環境才能改變。於是,我決定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大法弟子,不管面對的是甚麼困難,都要堂堂正正的走過來。丈夫撕書、打罵、鬧離婚,拿家裏年幼的孩子威脅我,我都不管,心裏想著,師父告訴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不管你怎麼鬧,對我來說也都是清風拂面,要來你就來吧,我不怕你,謝謝你幫我趕快還債。

每當遇到看似過不去的關時,我都在心裏說:我師父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的,我也不承認,我的一切交給李洪志師父安排,我只走李洪志師父安排的路,如果是我應該承受的我就認了,如果不是,絕對不承認。這一路走得跌跌撞撞的,好幾次都是有驚無險,感覺自己是死了好幾次,但是每次在最危險的時候都被師父救回來了,看來是命不該絕。每一次的魔難都讓我更加堅定了信師信法、實修大法的信念。

我講真相有時會跟人說,好多的法輪大法修煉人都有這樣的體會:要是不修大法我早死了,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所以不管江氏流氓集團怎麼造謠誹謗瘋狂迫害打壓,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是永遠都不可能放棄信仰的。

是啊!「朝聞道,夕可死。」[3]無論怎麼樣,等待大法弟子的都是最好的,常人中的一切在修煉者眼裏甚麼都不是,在生死面前,我是能放下一切追隨師父的。師父在法中講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4]邪黨無論表現得怎麼邪惡,都會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中解體,大法一定會流傳得越來越廣,邪黨註定是要完蛋的。

終於,在師父的看護下,我走過來了,現在不僅每天堅持煉功,而且當著家人的面堂堂正正的學法、背法,家人也都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認清本質,破除觀念修心

在學法的初期,我有個關於天目的問題老是弄不明白。師父講:「我們大家通過天目看到那個法輪並不一定是這種顏色的,這個底色會變,但是圖案不會變。我給你下的小腹部位的法輪在旋轉的時候,你天目看到可能是紅的,可能是紫的,可能是綠的,也可能是無色的。赤橙黃綠青藍紫,他的底色在不斷的變化著顏色,所以你看到的可能是其它顏色,但是裏邊的卍字符、太極的顏色圖案不會變。」[1]我沒有看到過法輪,但是聽有的同修說看到的法輪是無色的,我就想為甚麼師父說法輪裏邊的卍字符、太極的顏色圖案不會變呢?那法輪圖形裏的顏色圖案不是彩色的嗎?

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終於有一天我悟到:每一個法輪都是法輪圖形畫的那種彩色的,只有底色在變。只是我們修煉人層次不夠,看到了法輪,但是看不到真相。不管你看到法輪是甚麼顏色和顯現,其最根本的本質還是法輪圖形那種顏色的。師父的講法真是天機盡洩,一語道出根本和實質啊。我以前是用人的思維在看法輪圖形,認為「裏邊」是圖上畫的那個圓圈裏邊,但我現在悟到,「裏邊」也可能指透過層層宇宙空間的那個「裏邊」。人看問題是平面的,所以往往被表象所迷。我的理解是大覺者可以看穿事物的表象,一眼看到本質。

師父傳給我們造化宇宙的根本大法,法裏邊講的都是本質,並且教我們看到本質,用超出常人的思維來看待這個紛繁複雜的世界。

四、學好法、煉好功、發好正念

由於生生世世的輪迴轉生,我們造業無數,加上在現在這個變異的社會中浸泡,我們後天形成了很多不正確的觀念和思想業力,再加上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壞東西對我們學法、煉功、發正念的干擾都是相當大的。

當我要學法煉功時,經常會遇到各種念頭往我的腦子裏邊蹦,目地是干擾我,讓我學法但是得不到法,誘惑我跟它們走。干擾我,讓我發正念的時候注意力不集中,不能最大限度的發揮神通法力。師父講:「人在世間法修煉當中,修煉到中層以上的時候,就是在世間法的高層次上修煉的時候,人就開始出元嬰。元嬰和我們所說的嬰孩是兩回事。嬰孩很小,歡蹦亂跳的,很淘氣。元嬰不會動,元神不去主宰他,他坐在那兒不動,手結著印,盤著腿坐在蓮花上。」[1]我現在的理解是,我們的真我是宇宙大法造就的新生命,是完全符合新宇宙標準的,他坐在那裏是不會胡思亂想的。只是由於我們人的這一面還在常人社會中,還有執著心,不能完全符合法的要求,所以有些人還不能完全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但是,我們修煉最終是要達到師父的要求的,要無漏無執著的,而且師父也多次說過:「你只要能夠修煉,我給你安排的這條路最後都是圓滿。」[5]所以,真修弟子是一定能夠完全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的,所謂不能完全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那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和思想業力在騙我們,因為它們不想死。我們應該相信自己是一定能夠達到標準的,排斥一切覺得自己不能做好的想法。

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我在學法的時候,知道自己的真我本質上要的是法。所以不管各種思想念頭有多麼誘人,這些想法看似能幫我解決亟待解決的問題,我都一概的排斥它們,不理它們,因為我的主意識知道自己是在學法,我要的是法,在宇宙大法面前,這些無論看似多麼好的念頭,都不是我要的。背法就更是如此,我常常需要花很長時間才能背一小段法,但是在背法的時候,絕對是注意力高度集中,不然背不下來的。能夠全身心投入的背法,也是在魔煉意志,修心性。

我很重視煉功,不是因為我是新學員需要多煉功,而是因為煉功也是在修心性,非常重要。師父明示:「完整的一套性命雙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煉。」「煉功得重德,我們在煉功的時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夠想壞事,最好是甚麼也不想。」[1]要想完全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這要有堅強的意志才能做到的,這是一個修心性的過程。

我平時每天不到四點起床發正念,然後煉五套功法,第二套功法煉半個小時,全部煉完六點多鐘,並不耽誤正常的生活。週末和節假日,也是不到四點起床,發正念,煉五套功法,第二套功法煉一個小時。凌晨很清靜,基本沒有甚麼外界干擾,剩下的就是堅持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不想好事,也不想壞事,逐步從各種雜念中超脫出來。

五、認清本質,消除後天形成的觀念,多救人

師父講:「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佛法在不同層次中有不同的體現形式,在不同層次當中有不同的指導作用,層次越低表現越龐雜。空氣微粒、石頭、木頭、土、鋼鐵、人體,一切物質中都存在著真、善、忍這種特性;古代講五行構成宇宙中的萬事萬物,也都存在著真、善、忍這種特性。」[1]

我現在的理解是,這個宇宙中所有的物質和生命中都存在著真、善、忍特性,包括宇宙中的所有人,最本質上都是真、善、忍的。無論眼前這個人表面上表現出來多壞,多不可救要,多麼的變異,他最本質上都是真、善、忍的,只是他後天形成的觀念把他掩蓋了,埋藏得很深。在中國,惡人對大法弟子行惡,還有好多世人不明真相同流合污。在西方社會,同性戀、吸毒、各種怪異的裝束和打扮,讓人看了覺得難受。其實這些人變異表現的背後,明白的那一面都是渴望得救的。師父安排這些人以各種身份各種機緣來和我們見面,就是為了救他們,同時修好我們。我們講真相、救眾生是不應該挑人的。

師父講:「這個善的力量是相當的大,只是常人社會的人往往告訴別人好事的時候也帶著自己的觀念,甚至於有怕自己受損失,維護自己的那個心理。有許許多多方面的東西摻在裏面,所以講出的話,聽起來就不是味了,就不純了,往往還帶有情緒。如果你真的發自善心,沒有任何個人的觀念摻在裏面,你講出的話真的會感動人。」[6]所以我每次講真相的時候都提醒自己放下後天形成的一切觀念,不要被世人的表象所迷,一定要看到本質,眾生本質上都是真、善、忍的。如果他們對大法有誤解,我要做的事情是找到他們誤在哪裏了,然後解開他們的心結,讓他們與真、善、忍溝通上。

在常人社會中,我們不但形成了對別人的觀念,而且還形成了對自己的觀念。有的同修說自己一會兒精進,一會兒不精進,有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這是觀念和思想業力在作怪。師父說:「你只要能夠修煉,我給你安排的這條路最後都是圓滿。」我們完全信師信法的話,就應該對自己有信心,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到師父所要求的。

我剛搬到A地,本地西人同修就跟我抱怨華人同修,說他們多麼的不符合法,有怕心,有求安逸的心,而華人同修說這個西人同修想問題做事情走極端,跟她無法交流,我們都不想理會她了。作為新學員的我有些詫異,這些同修好多是修了至少十幾年的了,怎麼是這種表現啊?而且西人同修每次見到我都要向我抱怨,這種情況持續了大半年。我想,師父說:「有問題出現後要向內找」[7],從法中明白,即使你不是當事人也要向內找,為甚麼別人的執著被我看到,一定是我有甚麼問題。

首先,我告訴自己,無論同修表現如何,他們本質的那一面都是最好的,不管他們誰對誰錯,有甚麼恩怨瓜葛,我都要放下對他們的一切觀念,用正念來對待。再有,西人同修和華人同修的確存在語言溝通的問題,我在中間只能起正面的作用,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任何問題麻煩和負面情緒在我這裏只能終止,而不能傳向另一方,只能用善的辦法來化解隔閡。同時我向內找,發現自己也有怕心,求安逸的心,做事情走極端的問題,同修們的表現不就是在提醒我要修去這些心嗎?

當我把自己的這些心去掉,發現同修們變了,在幾次較大的講真相活動中,大家都配合得很好。西人同修也不跟我抱怨華人同修了,她說要放下妒嫉心和爭鬥心,我覺得我們都是悟對了。感謝師父給我們提供的這些修煉機會!

在修煉的路上沒有榜樣,只有這個法作為指導。師父也多次說過修煉的形式,修好的那部份是隔開的,而還在常人中的部份可能會表現得很執著。無論新老學員都是在修煉中的人,都是有執著心和沒有修好的那一部份。所以無論新老學員,我們凡事都應該用法來衡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從我自己的例子來看,在過去的一年多裏,我的確修得跟頭把式的,但是我堅定的信師信法,每次都從魔難中闖了過來,回頭一看,這些東西都不算甚麼。

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有系統安排的,一切都是在師父的安排和掌控之中,師父安排我在正法走到最後的最後的這個時候得法也是有原因的,我有我自己要做的事情,作為大法的一個個粒子,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無論是新學員還是老學員,只要現在還是正法時期,我們就必須把自己當成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來做好三件事。只要正法沒有結束,大法弟子們都是有機會修成圓滿的,包括那些得法很晚和那些曾經走過彎路的同修們。師父有能力為大家做一切事情的,只是看我們能不能下決心放棄一切執著心,包括對自己的一切不正確觀念,精進實修。

結語

我也曾是個見了大法弟子就躲開,拒絕聽真相的人,我也受到欺騙說過大法的壞話。是大法弟子一次次傳遞的正面信息和師父安排在我人生中的各種機緣,使我破除了對大法的不正確認識,選擇了光明的未來。

作為一個這麼晚才明白真相走入大法修煉的人,我謝謝大家二十多年來在講清真相中做出的各種努力。「大法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8]。我感恩師尊沒有放棄我,沒有放棄眾生,特別是還在迷中的生命。我唯有在修煉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每天做好三件事,才能報答師恩。

個人淺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