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剛到位 師父就把弟子業力拿掉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我在銀行做前台工作,每天的客流量相當大,營業廳整天像趕集一樣人來人往。一上班就忙的不可開交,有時連喝水、去洗手間的時間都沒有,心情稍把握不好就會產生急躁不耐煩情緒,當情緒控制不住時就會對客戶大喊大叫,此時此刻心根本就不在法上。也沒去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完全陷在常人中。

其實工作真的是修煉的場所,最能檢驗出一個大法弟子的心性高低。

去年八月份,在工作時發生了這麼一件事:我正在給一位客戶點錢,該客戶存的全是零錢,滿滿一桌面,有一角、五角、一元的紙幣,殘破不堪。我正在忙著點錢、連頭都不願抬起時,另一個女客戶專門跑到我窗口問我,她前幾天申請的查詢回執單出來了沒有。當時我正忙著點錢,如果回答她手裏的一把錢就要從頭再點,因是手工點,又不能過點鈔機,心裏有點不悅,急躁心和不耐煩的心就冒出來了,語氣有點生硬的反問她:誰給你打的查詢回執單啊!她說:你們這裏的一個男員工打的。我說:他今天不上班。明天你過來吧。此時她一下子就急了:啊!老讓我跑啊!你知道男員工的電話嘛,男員工叫甚麼名字?!我給他打電話。我說:電話不知道,他姓畢。可能是隔著玻璃吧,她也聽不清我說甚麼,只聽見一個「畢」字,她就破口大罵,聲音非常大,罵的很難聽,整個營業大廳的客戶都圍上來了,此時我被她罵的有點懵了,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心裏隱約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讓她罵吧。就不再理她了。

就在她罵的最解恨時,我的腰部像抽筋似的疼了兩次,持續兩三分鐘,那種疼就像快窒息一樣,有點坐不住凳子了,因桌面還有一大堆錢,我又不能馬上離開座位。只有一念:我還要堅守崗位。

就這樣疼了兩三分鐘過去了,真真切切感到師父給我拿掉了兩塊業力。此時外面的大堂經理也把客戶叫走了,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就在我旁邊的同事也沒發現我有甚麼變化。但我內心深深的知道,是師父幫我消業了。

通過此事,我向內找,發現我有一顆長期在黨文化毒害下形成的急躁心、不耐煩心,回答客戶時帶有急躁的心情,語氣不善。雖然表面是由同事的姓「畢」字引起誤會,客戶以為我在罵她,而實質是我有一顆急躁的心、不耐煩的心、不善的語氣造成的。當客戶罵我時,我才隱約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應當按照師父說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去做,才剛好做到罵不還口。儘管這樣師父看我有一點點進步,看我此時此刻在我所在層次中,心性剛好到位,師父就幫弟子把業力拿掉了。

我也把去掉急躁心、不耐煩心提上日程,每天發正念清除滅掉它們。現在急躁心、不耐煩的心大大的減弱了。

我深深的感謝師父,師父就在弟子身邊,時時刻刻保護著弟子。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