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解開婆媳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俗話說:「婆媳是天生的對頭」。對於剛剛踏入社會、初為人妻的我來說,也是無可避免的面臨這千古難解的婆媳難題。

我和婆婆解不開的結

丈夫弟兄三個,他是老大,溫和孝順。初嫁到婆家,儘管我每天上班站著工作十幾個小時,回到家我也處處小心,笑臉輕聲,不敢有怨言。丈夫切菜我剝蒜、丈夫炒菜我端盤子,盛飯、盛粥伺候一大家人吃飯。常常一大家人快吃完了,我和丈夫炒完最後一道菜還沒上飯桌。殘渣油盤子、髒碗,毫無疑問,五冬六夏都是我一個人洗刷。過年擦門窗、擦牆磚、地磚也是我個人的「專利」。我說:「快過年了,吃完午飯咱們擦擦窗戶吧。」誰知道吃完飯「呼啦」一下,所有的人橫七豎八的佔滿了沙發和床都午睡去了。剩下一個傻了眼的我,打掃完殘羹剩飯,光窗戶玻璃我自己就擦了兩個下午,我無可奈何的忍氣吞聲,還不能說。

清早不管幾點,只要聽見婆婆起床的動靜,我不敢貪睡,立馬起床,晚上待婆婆睡下,我才敢睡覺。 同事們背後也感歎的說:「你看她就像誰家的小媳婦一樣。」我自己也覺得心苦、心累,好在我和丈夫只是在那兒吃飯,偶爾住上一晚,多數時間住在自己的小家,幾年來還算相安無事。

我和丈夫都在國企上班,我是計時工資,工資低,不能遲到、不能早退、不能請假,工作很辛苦。兒子出生,休完半年產假必須去上班,六、七個月的孩子沒人看,幼兒園不收。我自己也是急得火燒火燎的,恨不能不上班在家看孩子。婆婆、公公從國企退休,才五十歲,說甚麼也不願意看孫子,我想請保姆,婆婆要面子也不同意。

婆婆勉強接過孩子,背著丈夫摔盤子摔碗的給我臉色看,當著丈夫的面,對我就又關心又照顧的。背著我又給丈夫挑撥說我壞話還讓我聽見了,表面上我忍下了,可氣得我午飯也沒吃就上班去了。日積月累,矛盾越積越大,終於有一次在大年初一的中午,婆婆挑事指桑罵槐的指著孫子罵我,我沒忍住,和她吵了起來。婆婆氣急敗壞的指使小叔子來打我,被丈夫和公公攔住。我帶著兒子離開了那個家,從此和婆婆家斷絕了一切往來。

大法改變了我

一年多以後,法輪大法洪傳到我們縣城,我幸運的得到了萬古難遇的法輪佛法。我見縫插針如飢似渴的學法、煉功,不知不覺我這個風一吹就倒的「林妹妹」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我的胃炎、關節炎、貧血、眩暈、內痔、囊腫等各種頑疾都消失了。

隨著不斷的學法,和同修們交流,我明白了吃虧不是壞事的道理。我的心態在變,心性隨著佛法修煉在昇華,工作中兢兢業業,也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也許哪一世我曾經同樣傷害過婆婆,這一世要償還。

轉眼婆婆公公的生日到了,很巧,他們是同一天生日。適逢月底,我用家裏僅有的五十元錢給婆婆、公公買了一個高級鮮奶蛋糕,又帶上家裏僅有的一條高級煙(不知丈夫從哪得來的中華煙),去給兩年不來往的婆婆、公公過生日,婆婆拉著我的手激動的直抹眼淚。

又快過年了,我自己在北風呼嘯的院子裏擦窗戶,一下午的時間,兩隻沾滿涼水的手背被北風吹的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口子,一連擦了兩個下午,我沒有一絲怨恨,相反心裏卻無比的快樂,感恩師尊的眼淚在眼睛裏直打轉。婆婆告訴鄰居:「法輪功叫人光做好事,是行善的!」

迫害中堅持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風雲突變,邪惡的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一手挑起對法輪功的迫害,株連九族式的殘害政策,使所有不明真相的親朋好友、同事、街坊鄰居都人人自保,紛紛遠離我們,唯恐被牽連。精心策劃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毒害了所有的人,甚至我的親生父母、兄弟姐妹也都紛紛表態與我斷絕關係,一時間天像塌了一般。

在我第二次被非法勞教期間公公離世。我是大兒媳,婆婆曾請求公安局要我回家奔喪,得到的是「不允許」。婆婆是個要面子的人,覺得在鄰居、親戚朋友面前抬不起頭來。尤其是在這十幾年對法輪功的誣陷造謠、抄家等等的迫害中,每次都牽扯到我的丈夫──婆婆的大兒子。

一九九九年冬天,我依法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邪惡的「六一零」在找不到我的情況下,把我丈夫非法關押到我單位保衛科好幾天,揚言:甚麼時候找到我甚麼時候放我丈夫。

當丈夫的大姑打電話告訴婆婆我在北京她家時,婆婆第一時間就舉報了我的行蹤。婆婆不敢恨政府,只有恨我。每次見到我,她的怨恨、嫌棄顯而易見,婆婆在得知我丈夫有外遇時,竟不陰不陽的說:「娶誰當兒媳婦都是兒媳婦。」。甚至在她住院期間我去護理她時,她當著我的面就對丈夫說:「你叫她來幹甚麼?!」

講明真相 老人康復

師父說:「還有一個問題,你們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嘛,面對不修煉的家人這個問題,一直處理不好。當然還是那句話,冰凍三尺可能非一日之寒,開始沒處理好積怨太深,久而久之造成了一種間隔,好像根本處理不了。這些問題會給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造成困難。是凡出現這些問題的,還是錯在大法弟子,是開始沒做好才使其變成這樣。其實很多事情你能夠協調好、安排好的話,不會耽誤做大法的事情。就是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忽略了這一點。」[1]

我告訴婆婆那個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政府為迫害法輪功而編造出來的。中共歷次運動都是這樣搞的。給開工廠的、做生意的有錢人扣上「資本家」的帽子,就可以搶人家工廠、商店;給農村有地的人扣上「地主」、「富農」的帽子,就可以搶人家的土地;給老師扣上「臭老九」,就可以活活打死,就連國家主席劉少奇不是也被扣上「叛徒、內奸、工賊」的帽子而被害死了嗎?同樣,現在中共是在利用全國媒體造謠說甚麼「法輪功自焚」、「自殺」、「殺人」,挑起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利用群眾鬥群眾,從而把法輪功學員抓到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非法關押、做奴工,甚至把煉功人的器官活著挖了出來高價出售,牟取暴利,邪惡至極。蒼天有眼,善惡有報。這些年,迫害法輪功的壞人,遭報應死了的有的是,我原單位和現單位的書記都遭惡報死了。

我還告訴婆婆:我老家的親大爺因患腦梗,躺在床上,不會翻身好幾年了。我回去才知道大爺的事。第一天到,我就告訴大爺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好起來的。大爺點點頭。大娘讓我第三天去她家吃午飯。第三天中午,我去了,和倆堂妹坐在院子裏說話,只見大爺自己扶著牆走到院子來了!我問大娘怎麼回事?大娘說:「你來的第一天下午,你大爺就扶著牆在幾個屋子裏轉,第二天就能扶著牆在院子裏面走了!今天是第三天,你大爺知道你來了很高興,到院子外面來見你來了!」過年的時候,大爺給我爸爸打電話拜年,說:「我現在已經滿大街跑了!」

我又順便給婆婆舉了幾個世人明白真相得福報的例子,婆婆聽後滿口答應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一大早,大夫來查房的時候,告訴婆婆:「沒事了,可以出院了!」婆婆見了我直說:「還真這麼神奇!」

實修與昇華

回想修煉這麼多年了,由於自己對大法修煉的認識不足,使自己有很多事處理的極端。比如:一修煉了,就像出家了一樣,甚麼都看淡了,認為與親戚朋友禮尚往來,那是執著親情,把有限的修煉時間浪費在不必要的地方了;修煉了,認為不應該講究穿著打扮了,認為那是執著,一天到晚不修邊幅,隨隨便便,夏天穿著短褲、拖鞋到處跑,冬天穿著幾層厚的棉襖,心不甘情不願的去參加宴請,能不去最好,逃不掉能遲到就遲到等等。

師父說:「中國人說我就願隨便,越隨便越好,邋邋遢遢,這多方便啊。我就覺的這不好。大法弟子應該給別人一個好的表率,堂堂正正的像個人的樣。我在中國大陸講課講法的時候,我從來都是穿的很正式,我實際上就是給你們看的。(鼓掌)因為有的人覺的言教不如身教,這話對不對且不說,有的人就是要學師父,說師父穿甚麼我穿甚麼,(眾笑)那我就注意一點外表,那麼大家都注意點。」[2]

對照法向內找,我發現那恰恰是我自己對錢財的執著、沒修去的怨恨、懶惰、愛面子、怕心、極端的黨文化等等障礙著自己。自己修不好,怎麼救別人。

從師尊的法中我知道:我們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可是被謊言毒害的世人並不知道。這些年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使親戚都遠離、嘲笑和冷眼看待我。要想救人,就不能自己關起門來朝天過。就得和人接觸,誠心搞好關係,把我們的好、大法賜予弟子的才華和智慧展現給人們看,給他們了解大法弟子的機會,從而使他們得到大法的救度。

婆婆家經常也有很多串門的老太太。每次我都儘量安排好時間,穿戴得體,儘量隔一天就去婆婆家一次,給婆婆買些新鮮水果、魚、蝦或日用品等,從不空手去,幫她做點家務,陪她和老太太們嘮嘮家常,講講傳統文化,每次去,婆婆都樂呵呵的。

親戚家裏有需要我幫忙的,我也都盡力而為:丈夫表姐家生孫子,人員排不開,我主動去醫院陪護;丈夫表姐夫的牛仔褲口袋破了個口子,讓我幫他縫上,我在口袋上畫了一幅蘭花草繡上,表姐夫很驚訝我的技術和速度,直誇我是巧手;丈夫的表哥家裏改裝暖氣,三伏酷暑中我連續三樓、五樓的,來來回回跑了四、五趟幫他家找工具、遮蓋家具、打掃衛生等等,表哥說:「就你幫的忙是最多的了,等哪天有空,我得請你吃頓飯,好好謝謝你。」

我對親戚們的關心和所作所為,很快在親戚們之間就傳開了,對我也都改變了態度,刮目相看了。

每年婆婆的娘家都有兩、三次家庭聚餐(十個小家庭,三十人左右)。如今,我都會穿戴得體,適當的搭配點首飾提前到場,找些共同的話題跟親戚們聊聊,親近親近。

前天,丈夫自豪的說:「有你這樣漂亮的才女送我上班,我也非常榮幸!」

上個月我給婆婆買了一隻刻著「好婆婆」字樣的純銀手鐲,婆婆眼神裏透著感動和佩服,舉著戴手鐲的手高興的說:「你說我是『好婆婆』,我得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好兒媳婦!」婆婆很珍貴的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護身符放在貼身的口袋裏。

我把婆婆當親娘,婆婆有面子了,我們的關係更融洽了,婆婆也願意和我說心裏話了。後來在很多家庭風俗問題的處理上,婆婆都是暗暗幫助我。

後來我兒子買婚房,婆婆一次性就給我丈夫五萬元錢資助,婆婆對我說:「等孫子結婚時,我給孫媳婦一萬元見面禮錢,也給你一萬元!」

結語

在這世風日下,道德一日千里往下滑的十惡毒世,在無神論邪惡黨文化假、惡、暴的侵蝕中,人們已經不知道怎樣做人,以及做人的道德規範了,沒有忍耐、不會感恩,極端自私,使人人為近敵。一句話不對自己的心思抬手就打,舉刀就砍,從不知道報應就在眼前。如果不是至高無上的師尊把我從苦海中撈出,用佛法來幫我洗淨靈魂,還不知道我會有怎樣悲慘的結局呢。

師父給我一個溫暖和睦的家,健康的身體,純淨的心靈,讓弟子們在哪兒都要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對誰都好、比好人還要好的人。我一切的美好都是師尊賜予的。

感恩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