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埋藏心底的七、八十年的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現在婆婆八十六歲了,臥床不起整整七年,平日裏由保姆照顧。但一有師父的新經文,我都給她讀。

幾年前師父《洪吟四》剛發表,我就給她讀,當讀到《洪吟四》〈正在救度機緣一霎那〉中的這一段:「望長空天宇大 無限繁星恆河沙 肉眼看不見漫天神佛在廣廈 無神論是騙人的謊話 進化學說在把人糟蹋 科學換來的是外星控制人類代價太大」,婆婆插話說:「別看我當單位書記,我就不信無神論。就是從來不敢說有神。」

接著她講述了她童年時的一次讓她永生難忘的經歷:在她七、八歲時,一年春天在遼寧岫岩老家,河冰解凍,河水暴漲。她和一小朋友,帶著小她兩歲的弟弟到河邊玩耍。弟弟不慎滑入河水裏被水沖走了,她不假思索地縱身跳入水裏,兩個孩子隨著河水往下游衝。另一小朋友趕緊回去喊大人救命。當大人們趕到時,兩個落水的孩子已被救起,平躺在地上,但不見救人者。問誰救的?婆婆說她和弟弟被衝下來的時候,有一黑衣黑帽的老人正站在水裏刷鞋,就一手一個把姐弟倆拎起來了。

我問婆婆:「你咋那麼勇敢,你會游泳嗎?」「不會。」 「那你咋想的?」「我想弟弟沒了,我也活不成了,父母也不會饒過我,就跳下去了,結果被黑衣黑帽人救起來了。父母聽到消息趕來,到處打聽也找不到黑衣黑帽人,就到縣裏請唱詩班、演皮影戲、擺桌,宴請鄉里人三天,感謝救命恩人。整個縣城都找遍了,也沒人見過黑衣黑帽人。誰能說清?唯有神佛!無神論打死我也不信。單位大會小會講無神,我心裏才不信。」 這是婆婆埋藏心底七、八十年的話。

我剛一結婚,小姑子就悄悄告訴我:咱媽的外號叫「小辣椒」,言外之意是很厲害,別招惹、欺負她。我說:你放心吧,我是修大法的,跟誰都能處的來。我們婆媳相處的很好。我心裏一直很感激我的婆婆,是她幫我找到工作。她一個人很孤單,我上街就帶上她,一起在外邊吃點飯,她也挺高興。有時晚上她也跟我學法,在家煉煉功,可是從來不去洪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造謠污衊鋪天蓋地而來。我因出外煉功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回來後婆婆逼迫我離婚。還好婆婆的女兒僑居美國,婆婆幾次美國之行,看到大法在國外的洪傳形勢,看了超市裏免費領取的《大紀元時報》,婆婆改變了很多對法輪功的負面看法。我們又復婚了,婆婆也沒說甚麼,只是擔心我的安全。

一次,我給婆婆讀《九評共產黨》,讀到邪黨殺人的歷史,我問她:「八九年天安門廣場殺沒殺人? 」「沒殺!」婆婆堅定地說。我說:「到底殺沒殺?」婆婆再次否認:「沒殺。」我說:「你姑娘學習那麼好,為甚麼不往北京考?」「殺人啊!」婆婆帶著哭腔說。一切都明白了:婆婆和千千萬萬個中國老百姓一樣,懼怕共產黨!人民被邪黨糟蹋的懼怕到不敢講一句真話,死到臨頭都不敢說真話。

自從婆婆臥床以來,我已經連續八年沒有回娘家過年了,都是留下來陪伴她。保姆一般是臘月二十八走,正月初六回來,期間由我來照顧婆婆。我倆除了做飯、餵飯、餵水果、換尿墊之外,就是抓緊學法,多學法,讀累了,就聽師父講法。今年過年我倆學了一遍《轉法輪》和師父三本各地講法,讀一遍《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和披露活摘的《死刑犯撐不起的蘑菇雲》。每讀完一本書,婆婆都說她好像明白了許多過去不知道的。有一天她居然說自己好慚愧,好像白活了這麼多年。

最為期盼的是從大年三十除夕夜到初二。我倆給自己放假,連續看三遍神韻的「二零一八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聆聽了三遍「二零一七年神韻交響樂團」的音樂會。真的是太震撼了!感謝神韻藝術家們的精湛表演、演奏和歌唱!感謝所有為神韻的成功而付出的人們!感謝最最慈悲偉大的創世主的造化和大智慧!感謝新唐人電視台的創建者和導播們!感謝大陸頂風冒雪安裝和調試新唐人的無私同修們!我和婆婆在有生之年能夠不辦護照、不買機票、省下門票、免了飲料,足不出戶就欣賞到世界最高級劇院才會上演的世界最頂級藝術家們的神之韻美,此生太幸運啦!有了師父,有了大法,生命足矣!別無他求,此生無憾!

婆婆感覺自己在世的日子不多了,我總鼓勵她好好吃飯,好好活著,等待大魔頭被繩之以法的那一天;等待神韻回到神傳文化故鄉的那一天,等待師父回到大陸家鄉的那一天,我們是大法的見證人,最終我們跟師父一起回到美好的天國家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