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沒有捷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得法那年我剛二十九歲,還很年輕。修煉至今已二十年了。真是太快了!一路磕磕絆絆走過來,做過很多事。曾經三次進京證實法,也因為發資料、講真相被非法拘留、勞教過。曾經邪悟走過彎路,後來在同修的幫助和師尊的點悟下,走回到大法中。後來又在本地區做協調,學技術,組建資料點,轟轟烈烈的做了一些事。

一、做事不是修煉

那時候,就覺的自己能做很多事,常常是白天奔波,晚上熬到深夜。不知不覺中,自我越來越膨脹,幹事心、顯示心、爭鬥心、證實自己不讓人說的心越來越強,和同修間的摩擦也越來越大。因為有很多事要做,又不能靜心學法,同時同修又不能很好的配合,我的怨恨心和不平衡心也越來越重。師尊一度在夢境中點化我「憤憤不平」,我也明白,可就是苦於不知道怎麼去掉。

一方面,我心裏明白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是身負使命的,應該擔當起自己的責任;另一方面,因為學法不夠,不會實修,做不到無條件向內找,很多執著心都沒有修去,心性沒能真正的得到提高,同修之間的摩擦、矛盾越來越尖銳,一些根本的執著和隱藏很深的東西暴露出來。有一段時間同修們對我好像都很有意見,我一度有被修理的感覺。我的修煉狀態越來越差,疲憊、倦怠、怨氣沖天。訴江後又遭到邪惡的騷擾、迫害,怕心又加重了。

我感覺我快走不下去了,覺的身體發沉,無論怎麼使勁就是提不起勁來了。自己也很著急自己的狀態,有時候甚至會想,算了,修到哪算哪吧。

二、被棒喝

我地有一位年輕同修,年齡差不多是我的小輩了,比較注重心性的修煉,後來這位同修也勇於擔當了一些證實法的事情。之前也一直聽到個別同修在我面前提起她如何如何,我也和這位同修有過幾次接觸,交談中也感覺這位同修在向內找和修心性上挺用心的。可是,這位同修說話很尖銳,性格是比較有稜角那種。自己當時還放不下身段、面子,根本做不到用心和同修交流,更不可能把自己內心的困惑和問題說出來,讓同修給分析分析,甚至有排斥和妒嫉的心理。心裏想她才多大,能悟多高,當初證實法、走出來也沒見著她呀……

一次偶然的機會,師父安排我和這位同修見面。當我非常沮喪的說出我的迷茫和困惑時,沒想到這位同修竟然非常嚴厲的數落起我來,言辭尖刻,不留情面。她說她觀察到我根本就沒有修,根本就不會修。「別看你修煉了二十多年了,只不過是個常人中的好人罷了!」同修說了很多。

這些嚴厲的話一句句打在我的心上,我竟覺的好痛快啊!難道不是嗎?一直以來無論是同修間的摩擦還是家庭中的矛盾,我不是都沒有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去對待嗎?不能包容有不同意見的同修,把批評、指責都當成是挑刺,甚至產生怨恨和不滿;在家庭中還是以我為大,一遇到衝擊心性的事,就在丈夫面前大發雷霆,和婆婆之間,婆家姐妹之間的恩怨,還深深的埋在心裏,經常憤憤不平……我哪裏像個修煉人啊,我失去了多少次向內找、提高心性的機會啊!我怎麼這麼執迷不悟呢?我真是悟性太差了啊。難道做事能代替修煉嗎?師父說:「不修這顆心,誰都上不去。」[1]自己為甚麼就不能真正的實修呢?說句嚴重點的話,我這是假修啊!

回家後,我大哭一場。那個痛啊,我真是後悔啊!覺的自己真是白白浪費了這麼多年的寶貴時間,我發自內心的覺的對不起師父,我怎麼會這麼愚鈍呢?自己沒修好,也沒有把這一地區的同修帶好啊,這不是有罪了嗎?

三、踏踏實實的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

修煉沒有捷徑。我意識到我浪費的時間和機會太多了。我要修自己啊,我不能再混下去了,我要把住心性一顆心、一顆心的去修啊。

比如去爭鬥心。我的爭鬥心太嚴重了。和同修之間經常爭論不下,經常覺的自己的意見是對的,是站在整體上考慮問題的,而對方的意見則是片面的,有時還奇怪怎麼對方就不理解呢?關鍵是過後還會在心裏糾纏一段時間,甚至心懷不滿和怨恨。後來我意識到這是強烈的爭鬥心和證實自我的表現。師父說過:「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2]師父也多次說過天上的神也要商量、協調的:「他們是甚麼心態呢?是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的去想別的生命。」[3]我為甚麼就沒有容人的雅量呢?

就從放棄自己的意見,不與人爭辯做起!有一位老年同修對我一直有看法,總是對我意見很大。在我的眼裏看這位同修黨文化嚴重,怕心重,非常執著自我等等,我們在一起商量甚麼就是戧。有一次不知為甚麼事,這位老同修當著一位同修的面對我大發脾氣,我意識到我的辯解只會使他更加惱火,於是,我選擇不再辯解。聽著聽著,我突然意識到人家這不是在幫我提高的嗎?我那點人的意見有甚麼可說的呢?我早就應該高姿態了啊!我第一次很平靜的聽完了同修的指責。過後,這位同修對我的態度有了很大的改變。

還有一次,我們幾位同修一起說一件事,只要我一張口,這位老年同修就立刻嚴厲的制止我不要說話,讓我聽另一位同修說。可是幾次我都覺的那位同修說完啦,好像輪到我來說說啦,這位老年同修就突然惱火的制止。一連幾次。我趕緊打住,在心裏笑自己:怎麼就不長記性呢?過後,聽別的同修說,這位老年同修也覺的當時那樣對我挺不好意思的。後來和這位老年同修在配合協調上也不那麼擰勁兒了。都是自己沒修好造成的啊!

還有怨恨心。我這個怨恨心可太重了。早年,我在婆婆家受了很多委屈。幾十年了,和婆家三個姑子的恩怨都沒解了。一想起年輕時她們欺負我的事就恨,一想起二姑子的利害勁和她說的那些霸道的話就放不下,有時想著想著就恨起來了。也很著急自己,怎麼就是不會反過來看問題呢?一到事上就心血沖頭。不行,得修掉這個怨恨心!一次家庭聚會上,二姑姐突然又對我出言不遜,說我不聽話的話要搧我耳光,還要「挖我一臉蘿蔔絲」(就是抓臉)。要知道這可是當著眾親友的面說的啊!要在以前,我可要惱死了。可是奇怪的是那天我很平靜,我控制著自己不動心,就是不動心,這是要過關啦。這不是去面子心的好機會嗎?

還有修口的問題。我這個人性子很直,說話就不愛繞彎子,自己知道的事還憋不住,好實話實說。自己也認為這是優點,不拐彎,覺的自己真。很多同修也喜歡我這個特點。可是我可真在這個問題上栽跟頭了。早幾年,因為看不上一位同修,又不修口,在同修間學話,導致這個同修和家人同修之間鬧了大矛盾,以致這位同修非常怨恨我。我起初沒認識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性,其實就是不想正視自己的問題,還有掩蓋和面子。後來這位同修被綁架,我心裏非常難過,覺的自己對不起同修。再後來這位同修出來了。突然有一天,這位同修又對我不滿了,而且不願意見我了。我覺的好突然!覺的我已經很小心了,而且覺的心裏跟這位同修很親(其實是同修情重),根本沒心傷害她呀,怎麼又怨我?而且別的同修還捎信說人家惱死你啦!我真的想不通,委屈、憋氣。後來,我明白了,這是不同的觀念之間造成的矛盾。自己是直性子,自己覺的很正常的話可能在她聽來就很重了,自己還是沒有替人著想啊。這直性子的背後其實是一個自我。為甚麼委屈、懊惱?是因為面子受傷害了。唉,全是心性問題啊!還有妒嫉心和不讓人說的心也修的不好,還有很頑固的色慾心。這些都是有待我抓緊精進去掉的。

四、重視學法

重視學法的問題,師父在各地講法中不知千叮嚀萬囑咐了多少遍,可是我就是重視不起來。以前總以大法工作忙等等為藉口不重視學法,後來狀態越來越差了,感到好像學法也沒有多大作用似的。總覺的自己滿心的怨氣和不平,還有各種矛盾好像也不是通過學一講法就能去掉的。其實,這已經是嚴重的不信師不信法了,已經很危險了。

記得前幾年有位同修要出國,可能會見到師父,問我有甚麼話要跟師父說,我突然哽住了!我真的不知道該跟師父說甚麼好,只覺的自己做的不夠好,對不起師父。晚上夢到兩個同修在看《轉法輪》,我也湊過去看,竟看到滿書都是師父的形像啊!我心裏想,我也得回家多看看書啊。醒來後知道師父是點悟我要多學法!可是,我就是沒有重視起來。再後來又玩起了微信,更糟糕了。頭上經常像灌了鉛似的,昏沉沉的。

去年放暑假,我就想我得有個計劃,暑假最好把《轉法輪》背下來。可是假期過去一半啦,我還在那磨嘰呢。我想這樣不行啊,我必須在學法上有個突破。我以前是背過法的,斷斷續續的有三遍吧。可是那時候背法很多時候好像是為了顯示自己也能背法,比別人背得快,並不是真正的為了指導修煉而背,背法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這次因為有了以前的基礎,背起來也不覺的有多難了。我想在開學之前背完,於是時間抓得很緊。有時候,上午背,下午背,晚上還背。這次是試著一個小標題、一個小標題的背。有的一講連著背完,有卡殼的就翻開書看一眼,加深記憶。我從來沒有這麼大密度的學過法,這是第一次。

這次學法讓我真正認識到多學法太好了!二十來天時間,我就是這麼每天擠時間背法背過來的,覺的怎麼時間過得這麼快啊。通過背法,對法的理解加深了,才明白師父為甚麼經常強調要多學法。師父說:「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這部大法中,你只要學你就在改變,你只要學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學到底你就能圓滿。(鼓掌)」[4]覺的自己以前真是悟性太差了,奇怪自己以前怎麼會老覺的自己修的不錯呢?

背到第二講的最後,看到師父說:「每個班上總是有那麼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的人跟不上。」[1]以前老覺的是說那悟性不好求師父給看病的人的。現在覺的自己就是那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的人啊!背到第八講「誰煉功誰得功」[1]這一節時,師父說:「這麼好的功法,我們今天給你拿出來了,我已經捧給你了,送到你家門口來了。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你要能行呢,你就修下去;你要不能行,你要修不了,那從此以後你再別想修煉了。」[1]我難過的流淚了,覺的如果修不好,真是對不起師父啊!這是萬古機緣啊。

這一段時間在加強背法,好像心裏也沒那麼多鬧心的事了。很多時候,一遇到問題,馬上就能想到師父法中說的話,自然就知道如何做了。當然也有很多明明知道是去甚麼心的,還是做不到。但是畢竟比以前心在法上的時間多多了。

還有,很多心裏過不去的結或者是執著心,在堅持背法的過程中漸漸的看淡了,看開了,覺的不就是那麼點事嗎?算了吧。我想起師父說的話:「人就像容器一樣,法裝多了,特別是這是宇宙大法,他就會使人有正念,使人在起正面作用,肯定是這樣。」[5]

最近看到海外一位同修寫的一篇體會《學法和背法的一點修煉體會》的文章,感觸很大,覺的這個時候看到這篇文章絕非偶然。同修很注重學法,特別是同修背法的體會對我下決心背法、下決心背下去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同修背法一直在繼續,而且專門用心整理容易出錯的地方,加以比較。背法使同修溶於法中的時間明顯大於陷於常人中的時間,而且學法的時間明顯增多,很多零碎時間能用來學法,有時甚至一覺醒來就開始背法。同修說:「背法狀態特別好的時候,我只要大腦一閒下來,不需要用腦的時候,頭腦中自動就開始背起法來。那時候心態也很好,感受到溶於法中的快樂!」同修的做法使我大受鼓舞,我想說的是背法真好,我決心也要一直背下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