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向內找 從實質上形成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近期我地協調同修A因遭受嚴重病業迫害,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被家人送至醫院,本地許多同修參與幫助同修A,針對過程中出現的一些現象和問題,部份同修進行了交流,現整理出來,以期共同提高,幫助病業中的同修早日走出魔難。

一、向內找真正形成整體

多年來同修A一直是本地區的主要協調人,這次遭受嚴重病業迫害,有其自身原因,很大程度上也有整體的原因。鑑於同修A病業表象很嚴重,時而清醒,時而迷糊,同修川流不息的來幫其向內找,大家在不同修煉層次上的認識,並且有的夾帶著各種人心,使同修A產生抵觸心理,所以周圍同修付諸的努力,並沒有太明顯的效果。

在這種情況下,大家漸漸意識到不能只在同修A身上下功夫,一味的想改變同修A。每一位參與的同修都應該靜下心來向內找自己,在這個問題的認識上整體提高上來,真正的與同修A形成一個整體,發出強大的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與同修A共同闖關。

長期以來當地許多同修對同修A的依賴性很強,把她當成修煉中的依靠,甚至用常人中的人情關係維護著她,事事都找她,所以她自己整日裏很忙碌,基本不能靜心學法。也有的同修認為其做法有問題,凡事頂著來,不能做到很好的溝通,所以形成很大的間隔。也有同修對其不能完全認同,嘗試溝通又沒有明顯效果,於是就處於一種漠然的心態。

同修A出現了魔難,周圍出現了許多不在法上的認識和想法。各種人心,各種想法,都說明了大家對同修A的事情都動了人心。

師父說:「這個問題呢過去我已經講過多次了,很多學員其實也都明白。學員出現病業嚴重,它無非是為了兩個目地。一個是讓他出現這個狀態,看周圍的人怎麼看。看你的心怎麼動,看你動不動心,不就這問題嗎?」[1]「再有一個目地就是他本人。出現病業的本人修的怎麼樣?他能不能夠在這樣狀態下正念那麼強的走過來?真正把自己當神一樣,根本就甚麼都不在意?」[1]

當同修A出現病業嚴重時,很多同修首先想到的都是同修A的問題,於是都來找同修A交流,幫同修A向內找,殊不知一味的幫別人向內找,其實質是自己在向外找,每個人都在向外找,而師父讓我們形成的卻是一個整體向內找的修煉環境,人人都能做到向內找,才能形成一個真正的整體。

如何理解修煉人的整體?不是像常人那樣,大家湊在一起,互相幫幫忙,關心關心,就是整體了。修煉人的整體是同修們在法上共同昇華形成的整體,是超乎於每個個體而形成的溶為一體的統一體。怎樣才能達到這一點?師父告訴我們的法寶就是向內找,遇到問題都看自己,找自己的問題,而不是盯著別人、找別人的問題。

作為整體中的一員,看到同修出現問題,該怎麼找?「甚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作為修煉人,遇到問題咱都得向內找,我確實發現自己有很多執著心,爭鬥心……,真該好好修修自己了,但是……」這段話幾乎是好多同修交流的開場白了,之後談的幾乎都是別人的問題,似乎冠上個向內找的帽子,有了向內找的形式,就可以理所當然的向外找了,即使向內找,也只是泛泛的找一下,籠統的找出幾種執著心,說說也就完事了。

真正的向內找要有針對性,比如依賴同修A的那些同修,是否該找找自己為甚麼會依賴協調同修:是因為自己心中沒有法,遇到事情不知道該怎麼做;還是因為自己思想上的惰性和安逸心,自己不願思考,跟著協調人圖省事;還是自己怕出頭,不願擔當,怕被抓,跟著協調人隨大流,反正出了事有高個頂著。種種心態之下,都有各自的執著隱藏在其中,不揭開它,曝光它,又如何能修去它?

師父說:「做到是修」[2]。向內找是實修的開始,而不是結束。問題找到後,還要在今後的實修中,在剜心透骨的去執著過程中修去它。同修A在此次魔難之前也遇到其它的一些魔難,難中自己也向內找過,也曾經說過不能只忙著做事,要靜下心來學學法,好好實修自己,周圍的同修也悟到不能總是依賴協調人,要走出自己的路,可是魔難過後,在慣性的作用下,又回到以前的狀態。

對我們修煉人來講,問題一出現,反映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看自己,找自己的問題,同時善意對待他人。一個同修做到了,這個同修的修煉狀態將發生質的飛躍。一群同修做到了,將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令一切邪惡膽寒,迫害也將不復存在。

二、大道無形的整體形式

同修A是一個協調人。多年來本地在整體協調方面出了很多問題,協調同修被迫害的情況也很嚴重。面對這諸多的問題,我們真的應該靜心想一想。

在迫害初期階段,面對嚴酷的迫害形勢,很多同修茫然不知所措,在這種情況下,有一部份同修主動的站出來,組織大家反迫害,講真相,救眾生,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由於同修整體和協調人個人在修煉上都不夠成熟,過程中也出現了許多問題,致使協調同修被迫害的情況很嚴重,往往是一批協調人被迫害,就會站出另一批協調人,就這樣延續到現在。

走到今天這一步,正法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儘管迫害依然存在,但邪惡的力量很弱了,同修們普遍成熟起來了,每個大法弟子都要走出自己的路來,不能再有事就去找協調人,習慣於在協調人的安排下做事,似乎沒有協調人就不會修了。

作為協調人來講,更要成熟理性,本著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為自己的修煉負責的心態來對待這一切。當年大法需要站出來協調,那就要站出來。今天,如果法中需要放棄這個協調人,那就要毫不猶豫的放棄。不能為了協調而協調,以整體的名義,為了協調的形式,去影響修煉的實質。

我市有的地區的協調人就把握的很好,從幾年之前就開始按照師父的要求,和當地同修一起走出一條大道無形的修煉之路,在同修中淡化協調人的概念,放手讓各學法小組的同修自己組織去做好三件事。出現事情,誰能協調誰協調,需要誰協調誰協調。人人都是協調人。同修經驗不足,需要幫助的,他們默默提供幫助,默默補充、默默圓容。真有需要他們出面協調的,他們就出面,與其他同修協調一樣,沒有區別。

我市也有的協調人強調自己做的事別人都擔負不起來,或者沒有人出來擔當,其實這恰恰說明這一區域的協調人沒有和同修走出大道無形的修煉路來,才造成現在的這個局面,再不調整,路只會越走越窄。

這裏不是在刻意的強調一個地區到底要不要協調人的問題,這需要根據各個地區具體情況而定,不可一概而論。但是作為該地區的協調人和同修,大家都應該站在為法負責的基點上考慮問題,放下所有個人的觀念和執著,一切視大法的需要而定,視修煉的實質而定,不能讓形式成為修煉的阻礙,正如師父告訴我們的:「無論大家集體做事還是自己單獨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樣的事,這就是整體。都在講真相、發正念、學法,具體上做事不一樣,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為粒。」[3]

三、從根本上全盤否定舊勢力

同修A被病業迫害已經持續了幾個月,期間前來探望、交流的同修持續不斷,許多同修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當提出通知大家為同修A集體發正念時,有同修說大家對集體發正念都有些疲塌了。想想也是,有同修被綁架了,有同修遭到嚴重病業迫害了,出現亂法的了,邪惡又要搞事了等等,都要通知大家發正念,這些年就是這麼過來的。

師父告訴我們連舊勢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認,而我們卻在圍繞舊勢力的安排疲於應付,不僅承認了舊勢力的存在,而且被舊勢力拖著走在舊勢力安排的路上,這又怎麼能否定了舊勢力呢?可是同修被迫害了,我們又不能不管,該如何平衡這一切,問題出在哪裏呢?

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看重迫害,害怕迫害。我們否定迫害,不是懼怕迫害,而是不承認舊勢力對正法的安排和干擾。明白法理,達到境界,我們就不會輕易被帶動,不會過分陷入具體事件中看問題,從而具備修煉人應有的智慧。

二十年的迫害,給我們留下太多的陰影,舊勢力,也成為很多同修心頭揮之不去的夢魘。可是大家別忘了,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有慈悲偉大無所不能的師父,經過了二十年的正法修煉,師父早就把我們都推到位了,我們為甚麼沒有在大法中修煉出的自信,為甚麼不敢再往前邁一步,真正的神起來,面對區區的舊勢力,孰強孰弱,何懼之有!

當然,修煉是嚴肅的,堅定的正念源自於平日紮實的實修,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每一次正念的選擇,都是在神路上邁出堅實的一步。有時候我們沒有自信,是因為我們人的觀念太多,限制住我們的智慧和能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 ,我們只管按法的要求一點點的提升自己,做好自己該做的,一切師父都會有安排,不能被人中表象嚇住,就像《愚公移山》裏面的愚公,心到位了,神把山給移走了,而智叟,用人的思維考慮問題,理所當然的認為山是不可能搬走的,如果讓智叟來負責移山,那山確實永遠也移不走。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