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沒有過不去的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修煉之前,我性格內向、不善言語,可說話愛衝撞人,是個爭鬥心非常強、得理不饒人、沒理也能爭三分的人。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喜得大法。學法後,我懂得了爭強好勝是非常不好的執著心,後來也知道這是黨文化的東西。我開始改變了我做人的觀念,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在修煉的路上磕磕絆絆的走了二十一年,由不會修到漸漸的學會向內找。

向內找,是我不對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上午,一個同修跟我說,有幾張二十元的真相幣,用手摸著很粗糙,可能是假錢,用驗鈔機驗又是真幣。這種錢發給世人,世人要說是假的,會給大法帶來負面的影響,這幾張錢同修就沒有發出去。我說那就自己用吧。當我到A同修那裏去,C同修對我說:這幾張真相幣是假的。我一聽就不耐煩,說:「這種錢我們已經驗過了,不是假錢。」C同修就說:「這種假錢我拿著沒事,如果拿給世人影響很壞,世人會說法輪功發的真相幣是假的。」C同修氣憤的在我面前說了幾遍。我也沒和她多說。A同修說:「她們既然懷疑是假幣收回來就行了。」我說:「錢是真的我為甚麼要收回來,發不出去自己用。」撂下這句話我就走了。

集體學法後,我馬上就去買了一個驗鈔機,目的是弄個你對我錯。我把所有有懷疑的錢過一遍,沒有一張是假錢,只是有的錢比較陳舊,看似假錢。我還是不放心,把所有的真相幣都重新驗一遍,確認沒有假錢。我心裏那個怨恨、抱怨,恨不得立刻罵C同修一頓。

第二天又聽到有同修傳說真相幣有假錢。當時我心裏就攪得慌,心想:同修怎麼不修口,一知半解的傳謠,所有的真相幣都驗過了,你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就到處說。我們修煉的人應該守心性,應該修口,不應該順便亂說。這一說,世人今後還要不要我們的真相幣?這是給大法抹黑,這不是在破壞真相幣的流通嗎?這不是在破壞真相的傳播嗎?

我越想越氣,爭鬥心、氣恨心、委屈心、忿忿不平的心全起來了。我馬上就給協調同修發了一封信:「不是常人罵我們,而是我們同修在不了解的情況下胡說的。今天同修還在傳真相幣有假錢。我們自己都在傳假錢,常人還要嗎?可能被舊勢力操控了。還以為抓到人的把柄了。剛才我問了做真相幣的同修是怎麼回事。他說:我們的錢在做的過程中都是用驗鈔機驗過的。為了把事情澄清,不被舊勢力間隔,建議你還是把那幾張有問題的錢拿回來。我再驗鈔一遍。以免破壞了真相幣的傳播。因為真相幣是師父肯定的一個救人的項目,不要做了讓舊勢力高興的事。」我發完這封信,關掉信箱,心裏覺得解恨了,終於很隱晦的把C同修罵了一頓。

當我沾沾自喜的瀏覽著當日明慧網上《向內找才是真修》這篇文章時,突然引起了我的警覺,意識到,我這個總愛對同修發火的狀態,是我多年來沒有在法中歸正而遲遲不改的。為甚麼我老這樣?為甚麼總也忍不住?總是事情過後再後悔?我明白了,那個總是想發火的東西不是我,是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加強放大了我這個執著,我把它當成是我,把它當成了自己,承認了它,養肥了它,它就在我空間場中不斷的壯大,遇到問題它就興風作浪。誰高興?舊勢力高興,邪惡高興,這不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

再想到對同修發火的原因,也意識到,那是我自己沒有做好。雖然那幾張真相幣不是假的,但是它表面摸著很粗糙,這種錢是不能做真相幣的。這種錢發出去如果沒有驗鈔機只憑感覺是不容易分辨出真假的。我怎麼會抱怨C同修呢?C同修對法負責,對同修、對眾生負責,多好的同修啊!我怎麼看不到同修的這些閃光點,還一味的責備,總以為她和我過不去,找我的茬呢?我怎麼向外去找呢?

找到自己的這些人心,但是要放下可不那麼簡單,真的是剜心透骨。我不斷的排除這些不好的心:它不是我,我不要它,請師父幫我拿掉。漸漸的,我的心平和下來了。

我馬上又打開信箱,把上封信刪除,用很平和的語句,給協調同修發了第二封信,真誠的向同修說出了自己對這件事的看法和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並且請同修原諒。

再向內找,還是我不對

我們的資料點當時有三個人,平時還覺得處的很融洽。當我們在明慧網上看到師父二零一八年在華盛頓DC講法時,我們三人都說,這次師父講法打印版在明慧網發表出來後,我們要儘快的打印好,用最快的時間發到同修手裏,如果需要熬夜,我們就在這裏住一晚。可是等到明慧網打印版下來時只有我看到了,因為沒有電話,我好不容易通知到了一個同修,可是還有D同修通知不到。時間這麼急,我決定自己到資料點先做著,他們上網看到一定會來。

我一個人到了資料點上,開始打印師父的新經文,心裏在盼望著兩位同修早點來。中午,一個同修來了,我問:「你看到D同修了嗎?還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新經文下來了。」同修說沒看到。我說:「那我們加點勁,今天爭取做完,發到每個人手裏。」我倆忙忙碌碌做了一下午,幾百份經文做出來了。這時D同修趕來了,就聽她在埋怨:「你咋這樣呢,說都不說一下,一個人就來了,我聽著人家說師父經文下來了,我就到你家等你,才知道你一個人來了,你獨斷專橫,你想咋樣就咋樣?!」我很平靜的對她說:「當時找不著你,想你知道肯定會來的。」她很生氣的大聲說:「不准解釋!」我馬上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這關一定要過好。不解釋,不動氣。無條件的找自己。D同修埋怨了有半個小時才停止,她裝好幾十本經文生氣的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靜靜的找自己:矛盾來的這麼突然,是我哪做的不好,才會叫同修這麼生氣?我想到自己平時在處理一些事上很強勢,一般是我說了算,的確是一種獨斷專橫的樣子。如果當時我多走一段路到D同修家通知她一聲,我們一起去資料點做,這多好呢,好好的一件事,因為自己的懶惰叫D同修生那麼大的氣。回想D同修這段時間和我配合的很好,她吃苦耐勞,不怕髒,不怕累,不顯示,默默的做事,甘當配角。這麼好的同修在我身邊默默的配合我,我卻不知道珍惜。是我做得不好。我心裏默默的想以後一定做好。

第二天,D同修一早來到我家,我主動向她認了錯:「我們三人是個整體,有事要三人協調去做,不能我行我素,我說了算,我不應該脫離這個整體,更不應該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上。我沒有做好的地方請你原諒。」她說:「我也沒做好,不該發那麼大的火,以後我們要配合好。」

通過這些事,我發現自己一遇到事情往往把握不住人心,陷在人的對錯中。在今後的修煉中,一定要把握好自己,在法中歸正自己,早日去掉各種人心和執著,做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早日隨師父回家。

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謝謝同修對我的幫助!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