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習以為常的黨文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黨文化在中國大陸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存在著,領導階層尤為突出,人的思想長期被黨文化灌輸浸泡,潛移默化、習以為常而不自知。以前我在單位是分管黨務工作的,是一個黨文化比較嚴重的人。修煉二十幾年來,因我沒有認識到黨文化的危害性,所以沒有重視修去它。去年,通過幾件事情的心靈觸及,我才如夢初醒,覺察到黨文化是我修煉路上的嚴重障礙,不光阻礙我提高,還影響到大法工作的整體配合及家庭的和諧。

下面我把修去黨文化的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妥之處,請指正。

一、在幫助同修中修去黨文化

去年春天,得知某村A、B倆同修矛盾很大,幾年都不搭話,周圍同修勸說無效,很為他們著急。於是我就主動和幾個同修去幫忙協調一下。先把A同修找來,讓她說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她一開口就氣不打一處來,憤憤不平,說B自私、貪婪、欺負她,專佔她的便宜等等。越說越氣,很激動,還說B是壞人,還不如一般常人。我有些聽不下去了,就打斷了她的話說:她是同修啊!你怎麼這麼說話呢?難道你就沒有問題嗎?出現問題要向內找啊!她很不服氣的說:我沒有問題,我是受欺負的,她做的壞事要遭報應的!我期待她遭報應!

聽到此言,我很震驚,聲音有些嚴厲的對她說:你怎麼這麼不善?還期盼同修遭報應?同修有問題你要給她指出來,不能把她推出去,你這種向外找,不修自己的做法是很危險的,趕快找找自己吧。這不是修煉人的狀態啊!A好像沒有聽到我的話似的,繼續說:B想和我和好,但我一直不容忍,不想和她來往,永遠都不原諒她。

從A同修的一番話中,在場的同修都看出了她有不讓人說的強大執著,這可能是她倆矛盾的主要方面。於是,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想從法上和她交流。當她看到大家都沒有說她好、順著她說話時,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大發雷霆,快速離開了,使交流中斷,不歡而散了。此時,我們認識到了是我們心急了,使同修不能接受。一同修坦率的給我指出,說我說話生硬,語氣缺乏善,帶有指責埋怨的因素,觸動了同修惡的一面。

晚上回家後,我很沮喪,有點委屈,覺的好心沒好報,也自責幫了倒忙。我問自己:為甚麼會這樣呢?我的態度不善根源在哪裏?夜裏躺在床上,經過認真的反思,我看清了自己的問題:是在單位上班期間,邪黨那一套領導作風一直存在我身上。那時批評指責別人是家常便飯,制定企業獎罰制度的是我,執行制度的還是我,只要誰違反了規定定罰不饒。為此曾得罪了幾個人,曾有好心的人對我說:你人是好人,就是太認真了,得罪那些人幹甚麼?當時,我在單位是分管黨務工作的,執行的是邪黨的方針政策,管理方式是強制、鬥爭那一套邪黨文化。這些惡習帶到大法中來是行不通的,是大法弟子必須要去除的。

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1] 對照師父的法,我很慚愧,我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同修是一面鏡子,她身上反映的問題是對著我來的,自覺清高、強勢、爭鬥、報復等人心我都存在,只想自己痛快,不想他人的感受和接受能力,這不和大法扭勁了嗎?我清楚黨文化不去掉是修不出慈悲心的,一定要修去自身的黨文化。

A同修惡的表現,讓我也找到了自己惡的表現。幾年前,我對曾舉報我的人遭惡報,也有幸災樂禍的心。今天看到A同修希望B同修遭惡報的心,引起了我對舉報人的負罪感了。她之所以對大法犯罪,是因為我沒有給她講明真相,沒能救了她,雖然我也和他們夫婦倆講過幾次真相,因自己修的不好,層次不高,沒能真正的救了她。如果她明白了真相,就不可能出現她家遭惡報,我家遭迫害的悲劇了。想到這些,我從心裏覺的舉報我遭惡報的那對夫婦是很可憐的。我儘量的彌補自己心裏的遺憾:詳細的給她講了善惡有報的法理,在日常生活中多幫助和關心她,幫她幹一些她幹不了的活。她知道自己做了虧心事,對不起我們,還怕我報復她,在我面前很拘束。現在,她真的變了,再也不幹那些缺德的事了。

二、在營救同修中去除黨文化

去年五月份,我市有個同修被綁架到異地看守所,我們去找家屬,希望他能配合大法弟子去要人。但不管我們怎樣勸說,他就是不答應叫大法弟子參與此事,避開我們,自己偷偷的走後門,托關係送禮,給我們營救同修造成了一定的難度。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營救工作沒有甚麼進展。後來,參與營救工作的一個同修,就在大法弟子中發動徵簽活動。當徵簽表集中在一起後,我們發現其中有幾張紙上的名單全是一個筆體,不難看出是一個人代簽的。後經查對,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此事也被簽上了名字。這種不真實的名單是背離大法原則的。在幾個參與營救工作的同修湊在一起交流時,我嚴肅的提出了這個問題,並和同修分析了其中的利害關係,明確表明要立即停止這項徵簽事項。我的話引起了在場那位提出徵簽同修的強烈不滿。各執己見,最後也未能達成共識。

回家後,我心煩意亂,寢食難安,認真查找自己:為甚麼又把事情辦炸了?想來想去,還是身上沒去掉的黨文化作怪。簡單的工作方法,批鬥式的交流,黨八股的點題方式,哪一樣不是黨文化的東西?不但事沒有做成,反而挫傷了營救同修的積極性,同修的熱誠被我一盆涼水澆到底,今後可怎麼配合啊!我心裏難受,同修那裏可能更難受。我決定去掉面子心,親自上門向同修賠禮道歉。

兩天後,我去了同修家,她一開門,我真誠的告訴她:我是來負荊請罪的,對不起,我身上的黨文化太重了,傷害了你。同修也滿臉堆笑的說:我在家也難受極了,兩天兩夜的向內找,我這個人太強勢了,不願讓人說。我說:你別生氣了。她趕快說:生甚麼氣啊,謝謝還來不及呢!咱倆的性格正好相反,如果經常在一起碰撞,才能提高的快呢。

就這樣,我倆的矛盾在向內找的法理指導下很快的化解了,心性也昇華了,我覺的心裏像開了一扇門,身心從未有過的輕鬆愉快,像破了一層殼似的。我心裏感恩師父,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們心性各異的人溶在了一起。因我們整體配合達成了共識,本來家人得知要判刑的同修很快安全的回家了。

三、在家庭中修去黨文化

通過和同修的幾次碰撞,我認識到了我身上存在的黨文化毒素,也認識到了儘快去除黨文化的重要性和緊迫感。我希望能得到老伴同修的幫助,就真誠的和老伴說:我這些日子讓黨文化攪的到處碰壁,我也真認識到了它的危害了,我真想趕快去掉它。你看我在家裏是不是也有黨文化?老伴平心靜氣的說:還不少呢!都像你這樣的,日子還過不過?修煉了,甚麼也不幹了,哪有女人味!掃地、搞衛生、洗衣服你幹過嗎?上班期間你工作忙,哪樣活不是我幹的?退休了你還讓我幹!飯也不會做,只能糊弄事,炒菜甚麼味也沒有,像豬食。我跟你過的冤死了!找你這個老婆甚麼用也沒有。看人家一個個吃的胖乎乎的,咱一點也不長肉。最後,他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當時聽到他說的這些話,我還有些不服氣的為自己辯解,對他說:修煉人吃甚麼填飽肚子就行了,還執著吃啊!你是太挑食了,你也太會過日子了,不捨得花錢,巧媳婦難做無米之炊。他看我不接受也就不再說了。

後來,我靜下心來,回憶了一下自己在家中的行為,覺的老伴說的都是事實。確實我不會幹家務活,有時,有空閒著也不願動手去收拾一下衛生。東西亂放,都得老伴給收拾。早晨起來,我想背段法,老伴就把地掃乾淨了。他的衣服都是他自己洗(長期養成習慣了),做飯三下五除二,不管好吃不好吃,吃不來就吃鹹菜,他真成家庭主婦了,站在他的角度來看,也真是太委屈他了。

想到這些,我不由的問自己:我為甚麼會這樣呢?問題還在黨文化上。我從結婚以來,思想經常出現「婦女翻身得解放」、「婦女能頂半邊天」、「男人能幹的事情女人也能乾」的黨文化詞句。在人中爭強好勝,老想當女強人,出人頭地。把男人當成了配角,老想壓制男人,推翻傳統文化。在家庭中忽視了女人應盡的責任和本份。我在家庭中的行為,正是符合了當今世上「陰陽反背」背離傳統文化的變異行為。連兒媳婦都看不上我,埋怨我不會照顧她公公。

通過大量的學法,現在我認識提高了,觀念也轉變了,開始學著做家務活。我和丈夫是同修,做事我要多為他著想,多給他點時間學法,因他文化低,學法慢,跟不上,為此,他經常情緒低落自卑,這與我對他的關心幫助不夠是有關係的。平時,我只管自己搶時間學法,家裏的瑣事大多是他幹,佔用了他很多的學法時間,我卻熟視無睹,心安理得。我真的太自私了,感到很對不起丈夫,也很後悔。

經過認真向內找,發現我身上還存在不少的執著心,一切也都源於毀人的黨文化,我一定會修去它,以謙卑的心態對待一切,真正以法為師,做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感恩師父的教誨!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