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證實法中體悟法之內涵(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接上文)

三、細細微微法粒子

作為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利用自己的所長做著助師救度眾生的事情。我想師父讓我讀了這麼多年的書,就是為了今天證實法所用,自己要擔起自己的責任。迫害發生後,技術同修最缺乏,從那時開始,我就開始做技術方面的事情。

早期,邪惡就開始封鎖網絡。在師父的安排下,一位外地同修教會我利用信箱接收明慧網的文件,我就將這個方法教給本地資料點的同修。在那艱難的歲月中,信箱一直穩定的搭起了本地與明慧網間溝通的橋樑。

後來,我學會了用突破網絡封鎖軟件上網,就將這些軟件及使用的辦法傳播給其他同修。有時上網非常困難,需要多種方法才能突破封鎖,看到明慧網。在我了解的區域,這些年來,明慧網的資料基本沒有斷過,本地同修都能及時獲得師父的新經文,通過《明慧週刊》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也與明慧網建立了單獨聯繫的方式。

電腦系統與系統的安全一直非常重要。早期會裝電腦的同修很少,我也不會。因為早期的系統安裝起來非常麻煩,很多術語全是英文的,而且還要安裝各種驅動程序。一位同修對我說:你學啊。我想:是啊,這些事情我不承擔誰來承擔啊。我讓一位同修教我,我很認真的記下了整個過程。第一次安裝系統的時候,完全不是想像的那麼簡單,同修的電腦被我弄的徹底癱瘓。經過第一次的教訓,我就借來一台筆記本電腦,想自己先好好練練,再去給別人安裝。就這樣,整宿的摸索、練習,反覆安裝了三、四次,最終我掌握了系統安裝的原理和過程。從那以後,我就開始為同修做系統,並維護系統的安全。

技術論壇為我們提供了非常好的技術支持,一切都變的不那麼難了。我邊學邊給同修安裝系統,保證系統的純淨與安全。因為我接觸的用電腦的,很多是老年同修,我就想辦法讓安裝後的系統操作起來既方便、簡單,又易於維護,即使電腦出現狀況同修也能應對。我做了一個圖片式的簡單教程,方便同修操作。我讓他們大膽使用,有問題了,就恢復系統。我負責安裝的系統,基本都能使用到系統到期需要更換其它系統的時候。

天地行論壇提醒需要更換系統的時候,我都主動為同修換安全性更高的系統。有位老年同修,幾年前我為她安裝了WIN7系統,現在這個系統要淘汰了,我就去找她。老年同修非常高興,我在幫她換系統的時候,發現她的電腦配置太低,磁盤數據傳輸速度非常慢。安裝系統的每一步阻力都非常大,連最初的U盤啟動都無法完成。我靜下心來找自己,發現自己有急躁心、顯示心,覺的自己安裝了這麼多的電腦,自以為是的認為甚麼問題都能處理,看重了自己的經驗。找到這個念頭,我趕緊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弟子錯了,我把「自我」放下,不去執著所謂的經驗,純純淨淨的為同修負責。師父馬上點化我問題在哪裏。接下來,系統安裝的都比較順利。等我回家,反覆考慮同修的電腦運行的實在費力,我就把自己另一台電腦(幾年前配的高端機)安裝好後,送給老同修用。老同修看到系統運行的如此流暢,非常開心。

修煉無處不在,只要用心,就能發現自己的問題。我與同修配合做一個項目,我的經驗真是少之又少,這一路走來,經常是一邊查資料學習技術,一邊立即用於項目中。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並沒有覺的這些技術生僻,卻總感覺有一種水到渠成的順暢。心中暗暗生出了歡喜心和顯示心。後來同修直言指出,我非常羞愧。從那以後,我做項目的時候,都認真審視一下自己:我是在表現我自己呢?還是純淨的在救人。項目配合中,一有問題,就是修煉的好機會。而且我發現很多人心最終都落在了「私」、「自我」上面,這是很多人心的發源地。當我把「自我」放下的時候,智慧就源源不斷,心也越來越純淨,做事的效率也非常高。

同修有問題找到我,我都竭盡全力為同修解決。有的是打印機故障,有的是真相手機、有的是mp3播放器、有的是需要特殊資料、有的是需要真相光盤、有的是需要寫真相信等等,各種各樣的事情。有的我會,有的我也不會,不會的我就去找資料學,然後幫助同修把問題解決。有時因為需要,經常忙到後半夜,甚至通宵。

做著師父安排的事情,我一點也不覺的苦。有一些與我接觸時間長的同修說:不管誰求你幹甚麼,你總是樂呵呵的,從來不推辭。我說:這是我的責任啊。師父賦予我能力,讓我在技術上、在項目中成長,漸漸的走向成熟。我就是大法中細細微微一粒子,哪裏需要我,我就去做。

四、魔難中想的是救人

我來到工作單位的時候,正是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我直接就告訴單位領導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單位領導考慮我是個人才,決定錄用我。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對不了解大法真相的常人來說,我的形像和所作所為就是證實大法最好的驗證。十多年中,我從來不把自己當作被迫害者,始終面帶笑容,坦坦蕩蕩。從不為利益、功名爭執,領導及同事私下都對我稱讚有加。

因為起訴江,當地派出所找到我的單位,單位領導想處分我。面對來勢洶洶的魔難,讓我感覺到令人窒息的「怕」。我知道這是「怕」心在作怪,但是這「怕」的背後到底是甚麼呢?我很快發現,我怕被警察抓,怕給家庭造成影響,怕失去工作,怕同事另眼相看等等,「怕」後面隱藏的安逸心、利益心、顯示心等等很多人心。而這些人心的背後還有根,那就是大大的「私」、「自我」,它千變萬化。師父說:「過去的基點是為私的,而大法造就的一切是不執我的。」[2]師父要我成就的是新宇宙的生命,完全為他的生命,我就要放下「自我」,把眾生放在心裏。當明白這層法理的時候,頭腦一下就清晰了,不斷發正念解體「私」,很快人的一切小到看不見,也想不起來了,唯有對眾生的慈悲一波一波的向周圍盪開。

我心懷一顆純淨救人的心,給單位領導寫了一封長信,講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被迫害的真相,以及人面臨的「善」與「惡」的選擇。在信的結尾,我寫道:「如果單位執意要處分我,我可以提前離開,並不是因為我想離開,而是我不願你們做不好的事,每一個印章、每一個簽字都是迫害善良的罪惡證據。」兩週後,單位領導決定不處分我,只是工作崗位調整了一下,一切如常。我後來才知道,市裏原本想把我弄成一個典型去邀功,單位保了我。我內心非常清楚,這是師父看護著我。

後來,保衛處人員找過我,我都善意的給他們講真相。今年,市裏「六一零」通過單位想找我進行封閉式談話(後來明白其實就是洗腦「轉化」)。這一次,我心中真是不怕了,不為所動。剛開始,我想:是不是「六一零」的人想來聽真相呢?保衛處處長也誘惑我:看你倆誰厲害,你能把他(「六一零」的人)說服了,你就厲害了。我一聽:哎呀,是不是我有爭鬥心啊,趕緊滅掉。師父的法突然出現在腦子裏:「我這個人不願意跟人鬥,我也犯不上跟他鬥」[1]。我一下就明白了邪惡的伎倆,這是想騙我先陷入泥潭,再試圖把我淹死在裏面。「六一零」的人想了解真相的方法有很多,用這種封閉的方式就是在試圖迫害我。我馬上回絕了。保衛處處長說,那就再和市裏商量商量。

我回家後,思來想去,事情發生在我身上,要修我哪方面呢?師父點悟我,徹底放下「自我」需要看透生死,師父說:「神也是一樣,循環往復的,他不是不死的,但是他的死他是知道的;出生他也知道的,但是他不會帶有原來的記憶。」[3]我悟到生命是不滅的,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生命唯有求得正法大道才有真正的喜悅。如今我喜得創世主親臨救度,何其幸運,生死又算的了甚麼。

當心中連生死的概念都淡化的時候,一切又都不同了。師父說:「作為修煉人呢,你們要修的是為他、為公,生命都變成正法正覺的生命」[4]。我頓時感覺自己作為大法弟子,坦坦蕩蕩行於天地間,就為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我需要救與這事相關的人。學法小組的同修也幫我發正念。

經過和單位書記的多次接觸,師父讓我抓住了他被障礙的癥結,就是「愛國」與「愛黨」不分,「中國」與「中共」不分。救人就要落到實處,以前給他的真相信沒有真正把中共的皮扒開,不想讓他反感,如今看來,這個真相必須要說清。我花了五、六天的時間,非常用心的給單位書記寫了一封很長的真相信,在師父的加持下,把這些問題全在信裏說清了。我把信交給書記後,又給了他一個真相U盤,裏面有翻牆軟件,有許多真相視頻。我也給保衛處處長寫了真相信。「六一零」的事情就再也沒有提及,師父將邪惡的因素解體了。

單位書記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他非常佩服我:一個女子能頂住這麼大的壓力,堅持自己的信仰,並在工作中實踐自己的信仰,做好自己工作,行的端,走的正。不久前,單位書記又找我,他說:這不是七十週年嗎(邪黨的),派出所想和你聊聊。我說:我真是很忙,如果能回絕了就回絕,如果不行我再和他聊聊。我心裏對師父說:我不是怕和派出所接觸,如果是有緣人,就讓他來;如果不是,就不見。結果書記把這事就擋回去了。

後來,我想派出所的警察既然知道我,也是一種緣份。我就寫真相信給這些警察,我把真相和慈悲都灌注在這小小的信箋上,讓這些真相信帶著希望救度迷中的生命。

五、珍惜同修間的法緣

生命之間是有緣份的,而大法弟子之間是一種更為神聖的法緣。這些年,有的同修在某一段時間頻繁接觸,項目過後,再見一面都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我很珍惜和每位大法弟子相處的日子。我們都是攜手從美好的天國下世,在一起就要相互提醒,相互促進,共同精進。

小組裏有一位同修,可能與我的淵源很深。十多年前,與她還不是很熟悉,一位與我熟悉的阿姨在發正念的時候,看到她境況非常危險,被幾個不好的生命差點淹死在黑泥潭裏。我頻頻去找她,找到她後,才知道她是同性戀者(其實有更深的因素)。為此我多次和她交流,她也在努力的糾正。前兩年,她身體出現危機,子宮肌瘤越來越大,面無血色,全身無力。

有一天,她找到我,將自己這些年的經歷和內心的想法告訴我,我才明白她境況極其危險,隨時都有可能被舊勢力拖走。與她交流的時候,我體會到她生命的無助與無奈,心底的最深處在求救。我一邊在法上和她交流,一邊持續的發正念。後來,其他同修也一起為她發正念。我全身疼痛、發冷,我知道邪惡正在解體。回到家後,我開始發高燒,全身連骨頭縫裏都疼,雖然人躺在床上,腦子卻非常清醒,一直持續發正念。就這樣疼了三、四天,發正念卻一直未斷,就是不承認舊勢力對同修的邪惡安排與考驗。我從未考慮自己身體的難受,彷彿自己和同修是一體的,共同消滅邪惡。等到第五天,身上的疼漸漸退去,頭卻疼的欲裂。我絲毫沒有退縮,依然不停的發正念,在睡夢中都在發正念。身體哪都不疼了,邪惡徹底解體了。

當再次集體學法的時候,在小組中,我交流了這次正邪大戰的體會。我對該同修說:師父幫你把以後的路改了,你修還是不修?同修擲地有聲的說:修!就在她剛說完這個字時,立即起身去了洗手間,兩個瘤子排了出來。時間過去一年多了,該同修的修煉狀態起起伏伏,因為不精進,舊勢力抓住她不放,子宮肌瘤又長起來了,而且更大。不久前的一天,她又找到我,再次向我吐露心聲,有點像交代遺言似的。望著她,我的心中既糾結,又難過,修煉的路需要每個人自己走啊。回家後,我始終在想:我還能做甚麼呢?我有些迷茫。

這時師父點化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恰巧師父《致加拿大法會》的經文發表,當我看到的第一句:「舊勢力用火與血建立起來的邪惡沒想叫大法走出來」[5]。師父的法深深的震撼了我。這次師父沒有用「大法弟子」,而是「大法」,我頓時明白了自己該如何做了。我們都是師父挑選的生命,每位大法弟子都是獨一無二、缺一不可的,每位大法弟子所走的路、所正悟的一切,組合在一起就是大法在人間的體現,所有大法弟子是一體的。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慣用的手法,就是先離間同修,再單獨迫害,以達到其邪惡的目地。

明白法理後,我立即去找同修。還未等我說呢,她先告訴我:這幾天有一種力量在拉她脫離大法弟子的群體,而且她越來越不願意接觸任何人。我一聽,和我悟到法理的那天幾乎是同步的。邪惡就是想把同修封閉起來,置於死地。接下來,在她家,和她母親一起,我們每小時持續發了三天正念。舊勢力的計謀也被我們不斷的識破了,舊勢力安排同性戀是想假借一段惡緣毀了同修,讓同修今生以女身來還前世的債,導致同修自出生後性別意識發生錯位,做了許多錯事。我們徹底否定所有的一切,並解體從上至下安排這件事情的一切相關生命。三天後,同修感覺輕鬆很多,也不再像以前那樣不願學法、煉功了。我也不再把眼睛放在同修修還是不修、精進還是不精進上面,我就是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同修是師父的弟子,誰也不配插進一腳,只要有時間我就發正念。

小組中還有一位同修,因照顧外孫、外孫女去了外地,因與女兒間發生強烈爭執後返回本地,修煉狀態不好,身體幾乎命懸一線。她找到我的時候,步履艱難,我體會到修煉人迷在人中的苦,想精進卻又放不下人。我緩緩的和她交流,幫她找回修煉的信心,找到真正的她自己,並和她一起發正念清除舊勢力的迷惑和干擾。

為了時時保持正念,我建議她上網看明慧網。我幫她買了電腦,裝了系統,再一步一步教她使用。過程中我後背像被斧子劈了一樣,特別疼,睡覺翻身非常困難,發正念胳膊舉起來都費力。我心裏非常清楚,舊勢力不想讓同修修上來,我就持續發正念解體邪惡,解體由各種人心、觀念、業力等組成操控她的邪惡生命。很快,同修的狀態調整過來,非常精進,每日就是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上個月,她女兒帶著兩個孩子回來,無論女兒如何刁難,她都能守住自己的心性,不和女兒發生衝突。經過這幾個月的實修,她說:「以前這麼多年都不知道向內找,甚麼事情都是別人的毛病,是別人對不起我,現在我才明白如何向內找,全都是我自己的問題,現在我一思一念都不放過,發現甚麼人心,馬上就滅掉它。」看著同修信心滿滿,精進實修,我真心為她高興。

我參加的學法小組,老年同修較多,她們踏踏實實的堅持做「三件事」,很多動人的經歷令我感動。我鼓勵她們把這些故事寫出來,向明慧網投稿,也讓她們積極參加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雖然她們講的時候非常好,寫出來的內容就略差,有的文章基本需要重新整理修改(因為她們講的時候,我都在認真聽,對故事的過程都了解),我用心認真修改後,再發給明慧網。有時修改一篇文章需要好幾天,但我非常開心的在做。我覺的這些點滴的小故事,都是同修實修後所得,都是非常珍貴的。其中有些文章明慧網很快就發表,同修們受到鼓勵。

回想起來,這二十多年是如此珍貴,我的每一步都蘊含著師父無盡的慈悲與付出,想向師尊表達的感恩太多太多。師父說:「其實我對你們的珍惜,比你們自己對你們自己還珍惜,因為你們與師父同在,是未來的最偉大的神,是新宇宙的典範,人類將來的希望。」[6]

法中的無限內涵,我們只有在真修的過程中,才能體會其中的點滴。我知道自己不只是此生為法而來,或許我最初的生命就是因這次正法而生、而造就、而成的。在漫漫時間的長河中,得師尊一直看護,在正法時期錘煉成熟。弟子無以為報,願做法中一微塵,救度眾生為此生。

以上是我在個人層次上的一點小小體會,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請指正。

感恩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加拿大法會》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