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在師尊看護下成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我是個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三歲。不過從三歲起我就和媽媽一起學大法了。

媽媽說我三歲前經常發燒,加上奶奶有病,每週都要去醫院做透析,所以那時我們家生活不寬裕。我三姨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當她知道我們家的情況後就讓我媽媽修煉大法,三姨說:修大法你身體好,孩子也好,就不得病了,沒錢也不怕,有師父保護著!媽媽就開始修大法了。

每次我發燒,媽媽就讓我聽大法弟子製作的語音節目。我聽著聽著睡著了,醒後就退燒了。媽媽每天讀《轉法輪》這本書,我就在一旁靜靜的聽,我天生骨質軟,所以從小能雙盤打坐。每次我都陪媽媽一起發正念,再大一點可以和媽媽一起學法了。

學法時師父會給我調整身體。大冬天我會感覺很熱,穿著背心吃雪糕也不冷。鄰居們看見都替我擔心,說我這樣會感冒。我不但一點也不冷,還感覺熱,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媽媽告訴我說:修大法身體是有能量的,沒有病毒身體才是熱的。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一點也不冷是學大法學的。

我五歲那年師父就給我開了天目,我能看到許多奇妙的東西。晚上媽媽在煉功時我能看見媽媽身體周圍全是彩色的小點點,仔細一看是很小的法輪。我問媽媽:「你能看見你身體周圍的法輪嗎?」媽媽看看周圍說:「有嗎?我怎麼看不到呢?」然後說,是師父把我的天目打開了。我又驚又喜連忙說:「謝謝師父!」

在師父的看護下我健康快樂的成長!

橡皮泥讓我提高心性

不知不覺我上小學一年級了。我最喜歡美術課和音樂課。一次在美術課上老師讓我們下一次上課時都要帶橡皮泥。我很高興。可下次美術課我把這件事忘了。一個同學問我拿橡皮泥了嗎?我說忘了。中午媽媽給我送飯時,我告訴媽媽今天有美術課要用橡皮泥,我昨天忘說了。媽媽就急忙去附近超市買了一盒給我送來。我在教室吃完飯,把空飯盒給媽媽送去,回到教室發現新買的一盒橡皮泥沒了,老師去食堂吃飯了,也沒看見誰拿走的。

我要老師調監控看看是誰拿走了我的橡皮泥,老師答應了,卻沒再回教室來。因此美術課上我沒有橡皮泥用。同桌同學就給我一小塊。另一個同學一看就管我要,我就又分給他一半。結果老師就認定我是把我的橡皮泥分給那個同學了,卻說自己的橡皮泥被偷了!

因為班主任查看監控的時間,看到的正好是我拿著同桌給的橡皮泥分給另一個同學的那個鏡頭,班主任就認為是我在騙她。第二天老師把我叫到門邊,還有幾個很淘氣的同學一個一個的問。老師不相信我的話,還給我罰站一節課。我很生氣,但又不知道怎麼給她解釋。回家和媽媽說了經過,媽媽告訴我要忍,不和老師計較!在常人這個環境下發生這種事是正常的事情。

第二天,我媽媽買了兩盒橡皮泥,一盒給我,一盒給了班主任,媽媽找到我的班主任說:這盒橡皮泥給你放在講桌上吧,下次再上美術課,如果哪個孩子忘記帶橡皮泥,就用這個分給他們用,教育他們即使忘記帶學習用具了,也不要偷別人的東西,這種行為不好!老師也不好意思的收下了!

我和媽媽要不是學了大法,不會這樣解決問題的,這件事情按照大法的標準妥當處理了。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一張紙單去掉了我的恐懼心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正念也強了。有一次在體育課上,讓我們練倒立,練倒立的時候老師安排兩個同學各站一邊,做安全防護。輪到我的時候,兩個同學沒扶住我,結果我的身體反方向倒在地上,把我的腰扭了。當時感覺筋像斷了一樣,疼痛難忍,心裏立刻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疼痛消失了!可是體育老師當時很擔心出甚麼事情,就讓我趕緊回家去醫院檢查。我回教室收拾好書包由一個同學幫我拿書包扶著我走到了校門口,我進了保安室等媽媽來。

在保安室等待時,我發現保安桌上有一張A4紙,仔細一看是邪惡誣蔑大法,有人要來學校演講的通行證,還蓋了印章。我當時就想把它給撕毀了,可是保安在身邊,師父看我有這個想法,就幫了我──保安起身去廁所了。我立刻把A4紙撕成兩半,串在釘子上,看保安沒回來就拿起一些請假條再蓋上做掩飾,木板上釘個釘子就是專門串請假條用的。

這時媽媽來了。保安光顧著把我送走,沒注意紙單的事。我拽著媽媽連忙走了。

第二天我去上學,中午保安讓昨天請過假的同學都到保安室,保安就把他看見紙單消失之後請假的學生給排除了,他估計在幾點還看見過那張紙單還在,讓從那時到紙單消失這段時間段請假的人留下。

因為門崗的監控器牆上掛不住,就放在了地上,我沒有注意到,結果錄到了我的鞋,在留下的這些人中我那天穿了一雙NIKE鞋,而且移動幅度還大,他們就認為我是那個撕單的人。不過因為上課時間到了,所以他們也沒繼續追究。

回家和媽媽說了這個事,媽媽說:如果他們再追究此事你就如實回答,不然事情會擴大。我說:好的。

第二天他們果然又來找我,保安室裏多了兩個警察,又把昨天的事問了一遍,我就承認是我做的。後來,學校保安背著我調查我同學,問他們我平時都幹甚麼?下課都玩甚麼?說話的內容等等,又派出了便衣跟蹤我。

我感覺到有人跟蹤了,心想:你們跟蹤我,我就遛你們。我經常繞彎子避開他們,發現他們還在跟蹤,我就繞大圈避開他們。回家和媽媽說這事,媽媽讓我發正念清理,我和媽媽同時發正念清除邪惡因素。有時間我就背師父的經文:「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1]。以後我就正常出去玩,大大方方的走路去上學。發現再也沒人跟蹤我了,我在心裏默默的謝謝師父的加持!謝謝師父保護小弟子又過了一關!

身邊的喜事

我媽媽會做小點心,在過元旦聯歡會的時候媽媽做一些送給我們班的同學分享,所以我班的同學都知道我媽媽做的小甜點好吃、乾淨。平日裏有同學會給我錢買我家的甜品點心,第二天我就給他們帶去。我就拿賺的錢買文具或早餐,有時候我找零錢就用真相幣,然後借助真相幣講真相

這期間我總是看到甲同學每天買餅乾的時候拿的錢也是真相幣。有一天我問他,他的一張錢上的一個字是甚麼?甲同學借此機會給我講真相,我說:「講的不錯啊,同修!」他驚訝的說:「你也是?」我說:「是呀!」我倆都特高興。

於是他告訴我說,班裏的乙同學也是同修。我吃驚不小,沒想到我們班還有同修,還不止一個!都一起上學六年了咋才知道呢?我簡直太驚喜了!每當週末我經常會去乙同學家學習。

後來我們班級又轉來一個女生,她也是同修,認識她的經過和甲同學一樣,我們真是有緣!

丙同學雖然不是同修,卻是我最好的朋友。當我學會講真相的時候就勸他退隊。他患沙眼,風一吹他就掉眼淚,眼睫毛經常濕濕的,我看了十分難受。有一次我把他帶到我家,我媽媽用第三方的形式給了他一個卡片,告訴他: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眼睛就會好的,還不用花一分錢!

他說:「好的,阿姨!」我這位同學很聽話,沒事就念「法輪大法好」。第二個星期天他又來我家。那天刮大風,他來我家後,我看到他的眼睫毛幹幹的,眼淚也沒掉一滴,他說:「你們告訴我的方法真好使!這幾天眼睛都很舒服!」

這證實了大法的神奇,朋友明白大法真相得福報了!

我和爸爸雙贏 爸爸走進大法修煉

在班級裏我受同學的影響迷上一個手機遊戲,我經常偷偷玩,或者和同學玩,學習成績自然下降了,聽老師講課也不入心了,就想著遊戲中的場景,總想著甚麼時候能再玩遊戲這類的事,學法當然學不進去,上學和同學說遊戲的事,下課也說遊戲的事,甚至上衛生間都說。在我們班裏數我玩遊戲玩的最厲害,我還沾沾自喜,甚至還騙媽媽說去乙同學家,實際我都是到人家裏打遊戲去了。

在遊戲裏殺殺鬥鬥的,不就是增長爭鬥心嗎?這些遊戲玩的把大腦裏面裝的大法都擠出去了。天天不是在想甚麼時候學法,而是想著甚麼時候玩遊戲。媽媽提醒過我好多次,警告我不要被它操控,但我還是改不了。

直到今年正月,爸爸媽媽在飯後聊天,爸爸問我還玩不玩遊戲了?我說:玩。我爸說:「難道就不能不玩嗎?」我說:「不能。」爸爸問:「為甚麼不能?」我說:「玩上癮了,不玩手就癢癢,我戒不了。」爸爸說:「我很佩服你敢說出這話。」大概我的話把爸爸嚇到了。

停頓了一會,爸爸又說:「我現在做一個決定:你把遊戲戒了,以後不再玩了,爸爸就把煙戒了!如果你再看見我在你面前吸煙,你就在我面前打遊戲!」媽媽說:「這是好事啊,兒子,你還不同意嗎?」我看了媽媽一眼後笑了,就答應了。我知道玩遊戲本來就是不好的事情。通過這事能讓爸爸把煙戒了,那簡直太好啦!

此後,我戒了遊戲,爸爸戒了煙,媽媽誇我做了一件好事!這回我的學習成績一下就又上來了。爸爸把煙戒了,不再咳嗽了。

以前每次爸爸身體不舒服,我們就勸他說,學大法吧,身體健康。他都拒絕了。爸爸雖然看到我們三個學大法以後不再有病,也不用吃藥了,特別媽媽改變很大,知道大法好,但由於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他很害怕,一直不敢走進來。

一天爸爸出去和朋友一起吃飯。其中有一人說自己是信佛的,已經七十多歲了,看起來卻比我的爸爸還年輕,身體很硬朗,很健康,臉上皺紋很少,他說他的師父一百多歲了,還講了一些在山裏修行的事情。這一下觸動了爸爸。爸爸回家就和媽媽說了那個人的事,媽媽說:「這回你相信修煉是真的了吧?」爸爸說,他也想和媽媽學大法,又問媽媽盤腿打坐的事。

這下我和媽媽別提有多高興了!爸爸說:「我眼睛花了,不能看書,有沒有師父的講法錄音,可以聽師父講法?」媽媽說:「聽的、看的都有,只要你學,我甚麼都給你準備!」

二零一九年五月,爸爸也走入了大法修煉。爸爸、姐姐、還有我,都跟著媽媽一起學大法了,我們全家都修大法了!都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我家的生活很幸福很美滿!

再次感謝師父!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